☆、神魔之间03(1 / 2)

草长莺飞,百花齐放。这似乎是片超越自然的天地,春夏秋冬,本应该在四季分别绽放的花朵竟同时盛开,在这一片姹紫嫣红之间两个“人”静静的荡着秋千。

兰笙还是那样华贵的打扮,紫罗兰色的长裙,镶金带钻的发簪,与这美景倒是十分相称。

而她旁边那个男人却十分不修边幅,T恤衫、短裤、拖鞋,活脱脱一副居家老大爷的样子。

“这次似乎不同,以往你们丢进来的时空旅行者多数都烟消云散,只有少数可以站在我们的高度,而这位,似乎要走上第三条路了。”神开口道。

兰笙似笑非笑:“看尽世间悲欢离合,尝尽人间酸甜苦涩,终能摒弃人性,这本是神选拔同类的方式。当初选上苏雪只是因为她长得与那个人很像......现在看来不仅仅是面容相像。”

“如果苏雪不能以神的身份走到我们面前,我会杀了她。”神道。

不是神,即是魔,这是神所不允许的。

“我早就对她说过,强行逼自己神格化早晚会疯掉的。明明不能放弃人性,偏偏又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真是个倔强的孩子。”兰笙道。

“这万年来你们逼疯多少人了。”神冷笑。

“那你对王诩呢?我该感慨你俩基情无限吗?”兰笙说的十分暧昧。

“王诩的事情你们不许插手。”神说着站了起来。

“那我也有一个请求,如果苏雪没有走到你的面前,还请放她一条生路。”兰笙道。

“没有走到我的面前?以她的能力还有这种可能吗?”

“当然有。”兰笙摘下一支兰花,轻声道:“爱情是对么神奇的东西,它可以使人堕天成魔,也可以使人起死回生,人类啊,总能给我乐趣。”

神回道:“我拭目以待……”

......

苏州,某四星酒店处。

王诩和猫爷在宁家豪宅大吃一顿后直接回到了酒店准备睡觉了,对于他们这种吃了就睡的行为,威廉同学只能表示无言以对。

这俩人分别回了房间,却一个也没睡着,王诩虽然掌握的信息有限,却能自己脑补出一整套故事,关于猫爷、水映遥以及残月的爱恨情仇,但是我想如果这三个当事人任何一个知道了内容,都会让他死无全尸……

而猫爷比王诩知道的多得多,经过当年的调查以及对这个世界了解的深入,他得出两个最有可能的推测,第一,苏雪与文森特之流是同一个高度的存在,她或许不是魔鬼,而是与魔鬼对立的某种东西;第二,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无论是哪种可能,事件的调查都陷入了僵局,五年过去了,或许只有他和水映遥还记得苏雪,而这次水映遥的决斗,则是再次把这潭水搅浑。

傅定安的魂灭、苏雪的请求、水映遥的怨,猫爷知道这场决斗承载着什么,所以他绝不能赢。

猫爷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算看看遁甲天书临时抱抱佛脚,免得被水映遥打死,然而在他开灯的一瞬间,镜子中他背后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

猫爷虚着眼转过身:“能接近我还不被我发现也就只有你们这些魔鬼了。”

“嘿嘿嘿......”伍迪还是那个样子,“我顺路来跟你打个招呼。”

“顺路?你们在人间界又要搞事情了,这次倒霉的是谁呢……”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伍迪说道,这消息也是他故意透露给猫爷的,“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或许可以跟你分享一下。”

“哦?”

“嘿嘿嘿......是关于那个小姑娘的,你确定想知道吗?”

猫爷的表情严肃起来了,并不是因为听到了苏雪的消息,而是在伍迪口中听到了她的消息:“你们要对她下手了?”

伍迪怪笑着:“嘿嘿嘿......不愧是我看好的男人,就是这么会抓重点呢……”

猫爷的大脑飞快的动起来,伍迪这一句话就已经透露了很多东西,他那双颓废的眼睛难得认真起来:“那么,你是想我阻止她还是......放任她呢……”

“我的朋友,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嘿嘿嘿......”伍迪的身影化作黑雾消失了。

猫爷的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他一个人静静的抽着烟,就这样直到天亮。

......

决战之日很快到来了,王诩却发现猫爷这厮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而这种现象在他见了水映遥之后愈发严重,王诩邪恶的脑补了一系列故事......

月黑风高夜,今晚不得不说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日子,而沙滩上也确实有人在放火。

王诩搭着烧烤架,而猫爷在一旁用木签串起食材,这俩人来的早,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精神,就给自己来了顿加餐。

“一会儿你就要上战场了,居然还在这儿跟我吃烧烤。”王诩道。

猫爷这时候却恢复了正常,不知道是想明白了还是放弃治疗了:“你懂什么,这场战斗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我怎么说。”

“也是,在于你怎么忽悠嘛.....我看那水映遥似乎对你也有意思,忽悠忽悠说不定你们就不用在这儿打了......”王诩虚着眼道。

“这话要是让她听见,你那份意外保险就可以用上了......”猫爷一脸平静的说道。

“有件事......”王诩还想说什么,却被来人打断了。

“你们......”段飞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诩和猫爷脸皮的厚度是难以撼动的,他们十分淡定的表示东西是偷的,反正明天早上一切都会恢复原状,除了食物会少了些。

宁枫翻了个白眼,她发现无论什么时候,这两人总能刷新自己的下限。

正当他们扯着蛋的时候,水映遥踏着夜色而来,她一身黑衣,面色苍白,神情肃杀。

“好重的杀气......”王诩叼着羊肉串。

而正当这时,异变突生!另一个人的到来注定使事情的走向变得愈加复杂……

“月冷花下香飘零,隐雪三分。”

又是这句诗!王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这女鬼居然追着他到苏州来了!

那人还没现身,王诩却发现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不对,就连那一脸冰冷的水映遥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苏雪从另一个方向缓步而来,故人重逢没能给那张平静的面容带来色彩,她依旧似深海一般:“好久不见。”

“......残月?”那边却是宁枫先开了口,她与苏雪仅有数面之缘,对当年的事也不了解,只是奇怪这个沉寂已久的狩鬼者怎么会出现在此。

“我靠?!你就是残月!”王诩直接喷了,这信息量太大他一时半会儿难以消化。

“我没说我不是。”苏雪道。

“你终于出现了......”猫爷叹息着。

“苏雪......”水映遥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