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之间03(2 / 2)

“师姐。”苏雪并没有给猫爷太多眼神,而是走近了水映遥:“我来是为了一件事情......五年前是我拜托古尘隐瞒你,你要怪就怪我吧,这场决斗我来替他。”

其实苏雪想的是自己已然臻化入境,出手控制的了分寸,而且仗着超灵体的体质也不怕挨上水映遥几招,到时候自己假装输了即可,而古尘和水映遥谁伤了谁她也不好做。

但在水映遥眼里这事情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她的面容染上怒气:“你到如今还帮着他!”

苏雪解释道:“我并不是在帮他,我只是为你好。”

场面一片混乱,也许只有完全是局外人并且实力强大的段飞注意到了其他东西,短短五年不见,残月的境界已经如此可怕,他根本无法探查她灵识的深浅,在她身上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打起来,尴尬的场面以猫爷的一句:“我们一起谈谈吧。”而结束,这个我们指的自然是苏雪、水映遥和他,段飞和宁枫一头雾水的回去了,王诩则跟着猫爷等人回到了酒店,他还沉浸在猫爷推了师姐妹的剧情里挣扎,而眼前这一幕又将他的想法推向了不可控制的境地......

水映遥和苏雪居然都跟着猫爷去了他的房间,王诩看着这一幕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门关上了,王诩呆立在门外,久久不能平静:“好你个猫爷,一上来就玩□□,真不愧是人渣啊......”,而他决定趴在门外偷听......

本来这酒店也是四星级,隔音效果也是不错的,刚开始王诩也听不到什么,但是后来猫爷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大,显然里面已经吵了起来。

“他们该不会要在这儿打吧......”王诩这么想着。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王诩一个踉跄,他刚站稳就看到了一脸寒霜的水映遥。

“呵......呵呵......水前辈晚上好啊......”

水映遥心情很不好,这直接导致了她把王诩揍了一顿。

王诩龇牙咧嘴的送走了水映遥:“现在的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温柔,这一个两个都这么暴力。”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猫爷和苏雪,他决定继续偷听。

尖叫,哭声,里面的声音由大到小,最后沦为安静,过了好一会儿,苏雪打开门走了出来。

王诩虚着眼,他已经做好了再被打一顿的准备了,不过听到这些,也值了。

苏雪揉了揉眼睛,虽然已经洗过脸,但那带着血丝的双眼还是证明她哭过了,她的神情不再似刚才那般冷漠,竟然还对王诩笑了一下:“王诩是吧,我对你很感兴趣。”,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这一个虎式微笑实在是太惊悚,王诩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跟厨子看砧板的眼神差不多......他往猫爷房间里走去,猫爷那厮正一个人坐在床上抽着烟。

“什么情况啊?”王诩道。

猫爷掐了烟,叹息道:“悲剧啊......”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倒一下,看看他们三人在这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说那水映遥和苏雪跟着猫爷回了他的房间,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靠着墙站着,谁也不看谁。在这里我要说一下,猫爷这次苏州之行因为抓到了威廉这个冤大头,所以开的房间是比较好的套房,他一般睡在里屋的那张大床,而此刻他们正在客厅里。

到底是苏雪先开口了:“师姐,当年那件事......”

“那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水映遥冷冷的打断了她,“师父的所作所为我早就知道了。”

苏雪眼皮一跳:“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古尘决斗?”

“因为我们都错了。”猫爷叹息着,“杀死傅定安也好,抢走猫爷这个称号也罢,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她从来都不是怨着这些,她是怪我们瞒着她,自以为是的做着所谓对她好的决定。”

水映遥没有反驳,显然猫爷说对了。

“我不懂......”苏雪道,“我做的决定对于师姐来讲确实是最理想的。”

水映遥生气了,她怒而质问苏雪:“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不可信任吗?!”

猫爷深深的看了苏雪一眼:“我大概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了......你并不比我笨,事到如今我明白了而你还看不破,说明你人格的缺失已经十分严重了,而伍迪确实是来给我下最后通牒的。”

苏雪默然,水映遥疑惑的看着猫爷:“你在说什么?”

猫爷知道这部分不能让水映遥知道,她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而苏雪心领神会,她对着水映遥说道:“师姐,你先回去吧,如果当年我真的伤害了你,我向你道歉。”

“你......!”水映遥被苏雪气了个半死,最终摔门而去。

“现在只剩下我们了,你要说什么就说吧。”苏雪道。

“你还是那么懂我呢。”猫爷笑道。

“这种话就不必再说了。”

猫爷收起笑容,严肃了起来,他知道如果今晚不能改变苏雪,那她就没有未来了......“你并非这个世界的人。”

这个开场如此直白,苏雪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

“你因为某种原因来到了这个世界,五年前你也确实只是个普通人,后来你突然消失,我调查了很久,隐约得出了这个结论,但使我确定却是前几天伍迪的到来。”

“原来如此,你见过那魔鬼了。”

猫爷接着道:“伍迪给了我提示,我推断出你快要出现了,果不其然,你回来了,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人都是会变的。”苏雪道。

“但有些事情是不会变的。”,猫爷坐到她旁边:“如果你真的完全神格化,你就不会来见我。”

苏雪皱眉,这是她回来后的第一个表情:“自作多情......”

猫爷笑的很暧昧:“好好,我自作多情,说出来吧,无法说出口的话,都可以说给我听。”

沉默降临了,苏雪在挣扎,良久,她轻声道:“一直以来,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我接近他人投其所好,因为这是我的任务;我杀人夺命,只因为这会使我更快完成我的任务。对一些人好,注定会伤害另一些人,久而久之,不再同情,不再愧疚,不再后悔......”

“抛弃感情,泯灭人性,会使你快乐吗?”猫爷道。

“你在说什么......”苏雪的平静的面容出现了裂痕:“神格化,怎么会感到快乐,我已经丧失了所有情绪......”

“自欺欺人。”,猫爷这次说的很慢:“那你为什么要哭呢?”

“你疯了吧,我什么时候......”苏雪低下了头。

“你在哭,只不过是在心里。”

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改变?苏雪突然想到了很多东西,第一次面临生死、傅定安死的时候,她哭了很久,是难过吗?是害怕吗?那时候的自己是什么心情呢?再后来,自己已经习惯了一次次的截然不同的人生,每一次都能做最好的算计,似乎可以超离世外,就像曜那般,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苏雪倔强的抬起头,似乎是在说服自己,她说的很大声:“我没有!”,只不过这次,眼前被什么模糊了。

眼泪还是掉了下来,从啜泣到失声痛哭,她靠在猫爷怀里:“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路是他们引导的,可事情都是我做的!我只能向前走,做再多的事也无法弥补我犯下的错......”

猫爷轻轻拍着她的背:“所以,从今天开始,重新学习做一个人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