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2460 字 8个月前

月白之光打在寂静的林子里,偷窥着亭子里修长的蓝色身影,忍不住伸出柔软的手轻轻抚摸向他,像是要掀开遮着他神秘容颜的白色斗笠,又像是在确定,这个人身上那发自内心的冰冷。

亭子边上有一个小小的湖,湖边只种着一棵柳树,因为银安百姓喜欢在此处送别,这座亭被命名为“折柳亭”。

此刻的柳树下坐着位白衣姑娘,手里不知拿着什么又薄又小的东西,放在唇边吹出了句句成调的曲子。一曲终了,她习惯的回头寻找仙子的身影,自从三百年前的那个夜晚开始,她就一直觉得,月白的光华不是来自天上那轮白皙的月亮,而是来自仙子脉脉含情的内心……

她缓缓放下手里的柳叶,这首曲子是徐锦绮之前教她的,那时候老说她笨学不会,还三心二意半吊子水平,那个家伙虽然讨厌还小气,不过她和仙子一样,现在十分担心他,想他。

徐锦绮被“偷”,他们心下都明白这八成就是冲着徐锦绣魂魄而来的,息桦心里暗自后悔,当初为何会答应那个笨蛋的要求呢,因为是他的要求,才会让自己失策了吗?

现在对方有意躲他们,他们兴许要下不小的功夫才能打听到他的消息。可奇怪的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即便是息桦的能耐,也没有半点消息,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受了很多罪?

究竟,在哪里……

小卉把手上的柳叶抛进黑暗里,与渐渐分明的来者迎面相遇。

翩翩俊朗的地灵小妖在息桦面前总是格外恭敬:“我回王府查看了守淮王的尸身,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与当初被带走时一样,已经离世。”

小卉摇头:“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啊!梅九说过要带他回青丘,而当日我将瓷瓶交予她,她便说要带着那人类王爷先去楚城看看。可是如今那王爷却莫名出现在这里,说明了什么?梅九不见了!她的性子,不是个会罢休的人,若是青丘和楚城她都没有去,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两人视线相交,都不置可否,息桦道:“除了梅九做出的那些事,银安近来可有异象?”

地灵小妖道:“若说怪事,除了前些日子那来去匆匆的怪病,银安一向如往日般平和。”

小卉疑惑:“怪病?”

息桦阖目。

“这件事情小生与仙子提起过,得病的百姓没有其他症状,都是发疯发狂最后惨死。皇帝与守淮王为了这事操过不少的心,不过还没等找到这怪病的根源,它就突然消失了,像是从没有发生过那样。”

“那真是怪病啊……”小卉仰着头,“和那个疯道士一样发癫发狂的病吗?”

息桦蓝眸微睁:“疯魔……魔煞……”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肃然问道,“可有百姓丧生?”

地灵小妖想都不想便道“有,皆是疯疯癫癫,呕血而亡。”

“埋于何处?”

“当初怕有传染,都是在城郊一处荒地草草安葬了事。”

“去看看。”

地灵小妖与小卉面面相觑,都不理解这许久之前的怪病会与徐锦绮的失踪有关系。

银安近郊的荒地吹着阴冷的寒风,夜色下显得格外诡异吓人,毕竟是地灵而化的小妖,马上感应到了怪异之处:“这里鲜少有生灵出没,但是那些尸体都不见了。”

息桦并未惊讶,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处荒郊不但没有一具人的尸体,就连动物或者它们的尸体也没有。小卉闻了闻四周,只觉得有股难闻的味道,等到再仔细闻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闻到。

寂静无声的月色洒在荒地上,明明没有几棵树木,地上却映有盘枝错节的影子,仿佛还随着地上偶尔拂过的冷风摆动几下。

息桦正看着那些过分渲染了恐惧的影子,突然看到一团黑影闪过,它出现的快消失也快,但息桦还是认了出来,那是个人影。

他循着那个方向追了几步,四周渐渐堕入了黑暗,他感到一股狠厉的气息向自己而来,便翻卷衣袖,紫光过后,眼前亮堂了些,但他明显感觉到,那戾气已将自己狠狠包围。

小卉和地灵小妖并未跟来,息桦此刻独自站在黑暗中,周身那紫色的仙障竟像是被点燃的火焰一般,开始熊熊燃烧起来,就像是向着他为中心在燃烧。

借着仙障燃烧的强烈光芒,他看清了周围的黑暗,原本是在没有活物的荒郊,此刻黑暗中却站着慢慢的“人”。他们的脸上面无表情,眼睛也是全黑的,看不出在看着哪里,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骨头,看大小和形状,分明都是人类的四肢骨。

息桦皱了皱眉,才向前走了一步,所有人的手都举了起来,手中的四肢骨指向了同一个地方,看着竟然像是在指路。

息桦循着他们所指的方向走了几步,其实没几步,就看到了。

黑暗中居然有一把玉石质地的长榻,榻上半倚着一个黑衣黑发的男子,那人长相虽然平凡,那双深黑的眉目中,却不知包含了多少戾气,就仿佛这天下的黑暗,都是散发自他的眼睛。

那人怀中还躺着一个蓝衣少年,没有看到他的脸,息桦却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阿琦。”息桦唤他。

徐锦绮分明是醒着的,这样的黑暗里,他丝毫未露怯色,他看了息桦一眼,只是迷惑的一眼,就像小卉在蝴蝶花谷被蝶灵所惑一样的表情。他转过脸冲那男子,迷迷糊糊道:“他是谁?你认识?长得真好看。”

息桦感觉心像是被一根绳子牵着,绳子的另一端就握在徐锦琦手里,此刻他一拉,他便痛了一下。蓝眸冷了几分,这少年前些日子还发着烧睡在他身边,转眼间,便问另一个男子,他是谁。

明知这并非徐锦绮所愿,他还是狠狠心酸了一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