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1941 字 8个月前

地灵小妖找到小卉的时候,看到了她眼中那彻底的绝望。天火蔓延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小卉听到母亲来自黑暗深处的呼唤,但是另一边,她看到了息桦站在天火之中,正被一点点吞噬,然后是整个琼仙谷,都被天火覆盖了。

她叫着“仙子”,叫着“不要”,可是双手都被匕首扎住不得动弹,天火中的息桦已经只剩半边衣襟。

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在天火中,她心中已经绝望,只想要摆脱匕首的禁锢,牙齿穿透手腕的皮肤,鲜血染红了她的半只爪子。

地灵小妖就是在这样惨烈的情况下救下小卉的,他幻化一场天雨,无往之界中幻象破灭,小卉也瞬间清醒过来。

地灵小妖想她挑挑眉:“你怕火?”

小卉伸出舌头舔着受伤的手腕,别开眼道:“这才不是秘密。”

无往之界中的事不能拿来开玩笑,地灵小妖很识相的转移了话题,将对无往之界的猜测说给了小狐狸听。

小卉听得一知半解,她拿九只尾巴中的一只包住自己受伤的手:“若你的猜想不错,那仙子岂非很有危险?”

地灵小妖道:“仙子无欲无求,莫非也有什么畏惧之事?”

小卉瞥了他一眼:“畏惧之事想必没有,但是无欲无求,说的必定不是我家仙子。你们不了解他,或许这世间,便没有谁是真的无欲无求的。”

地灵小妖点头道:“想来这无往之界的主人这样捉弄我们,一定是针对仙子而为的。”

小卉听了无比着急,他们此刻身处之地回到了那片荒郊,说明已经逃离了无往之界,但若是仙子还困在其中,她势必要回到那里。

两人正不知怎么办,地上的树影中又有人影闪过,他们四下望去,发现息桦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只是此刻的模样,吓煞了小卉。

两人赶到息桦跟前,只见息桦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蓝眸有些涣散地望着虚空,仿佛还没有找回神志。

小卉伸出手,又不知该扶着息桦何处,她斟酌了许久不知问些什么,听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仙子你……你怎么把抹额弄丢了?”

银安城不久前的怪病又一次爆发了,没有人再关心刚逝去的那位爱戴的王爷,也没有人家相信养狐狸的说法了,银安城人心惶惶,街上一下子少了许多人,没有人卖东西,也没有人买东西了,有时候乍一看过去,就像是一座没有人的空城。

所幸还是有客栈开张的,息桦醒来的时候,还是睡在柔软的床铺上,是在一间上房。

小卉就守在床前,已经两日未合眼,这才刚刚有了一丝睡意,趴在仙子的床头打算打一个浅浅的瞌睡,就感觉到息桦醒了。

小卉揉着惺忪的睡眼,心疼得落下泪来:“仙子这一觉……睡得实在有些长了。”

息桦起身,感觉身子虽无力,却舒坦了许多。他揉揉小狐狸的脑袋,柔声道:“只是有些累了。”

小卉扶着他站起来,小心翼翼道:“仙子是否做梦了?”

息桦一愣,随即点头:“做了个长梦。”

小卉拿起毛巾递给他,心里却乱如麻。梦,是凡人意识虚弱时用来寄托于世的东西,仙,是不会有梦的。但是她陪在床侧的几日里,却并未错过仙子昏睡时唤出的那个名字。

仙子,做梦了。

这比直接告诉她,仙子现在很脆弱来得更打击,她觉得自己的双手都开始不住发抖了。

息桦接过毛巾擦拭额上的汗:“齐灵呢?”

小卉回过神,回答道:“银安又开始爆发怪病了,与前些日子的如出一辙,经历过的百姓都怕了,现在整个城都像死的一般。他用灵力炼了些药,虽然那点微弱的灵力真的抵挡起魔煞是很吃力的,但至少能求一个心安。”

“他一人?”

“还有小雪。”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小卉忙道,“近郊回来的时候,小雪来找我们,说是有要事要告知仙子,但是当时仙子……”她咬了一下唇,“他便留下来了。”

息桦点点头:“你去叫他们来。”

小卉知道,这是息桦有事情要他们去做了,没有多问,为息桦倒了杯茶,便怀着惴惴心事出门去了。

本来银安因为这怪病几乎是没人出门的,但听说有神医在狐仙庙发药,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用,都蜂拥而至,有些甚至将家人都带来了庙里,赖着不肯走了。

整个狐仙庙被灵气包围着,小卉在拥挤的庙里找到了灵力之源,只见狐仙塑像前摆满了药罐子,每个罐子下拿小火烧着,也不知烧的是什么东西,但小卉心中清楚,真正有用的,是雪狐无声无息加诸的灵气。

这么慷慨地使用灵力,是要显示他们雪山的灵气有多么无边吗?

地灵小妖手里拿着扇火的扇子,坐在边上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打量的却是那白衣白发的冰冷少年的侧脸,而后者,也不知是太专心,还是因为灵力损耗感觉木讷了,竟是丝毫未发现身边的人一直盯着他看。

小卉走进了,两人都未发觉,等她咳了数声,才将两人注意吸引过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