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1739 字 8个月前

小卉回到客栈的时候,息桦坐在桌前,手撑在额上打瞌睡。她上前打算唤醒他,却难得细心地发现,桌上的茶盏还是他们走时的模样——莫非仙子在他们走后便睡到现在?

她的心里有强烈的不安,她伸手去拍息桦的肩,却几次颤抖没有拍下去,正巧其余二人也回来了。

疲惫的蓝眸睁开,息桦将三人一一扫过,视线落在床榻上的徐锦绣身上,知道已是三日后了。

“此番去徐府,朱管家和周公子除了问小绮可安好,对要将小绮姐姐带走都有些疑惑,可是小卉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仙子,其中是何缘故?”

息桦因小卉的前半句话沉吟了许久,脸色明显不大好,淡淡道:“上回只去了她外层的梦境。”

小卉不解道:“难道还有什么内层的梦境?”

地灵小妖道:“更深一层的不是梦境,是华胥,是梦中梦,是一个人用于寄存的深处虚境。”

息桦点头:“此番要去与真实的她沟通。”

他在无往之界受了重伤,现下竟到了需要金兰晨露帮助施法的地步。小卉见他已开始施法,急忙问:“仙子打算一个人前往吗?”

息桦只来得及点头,便消失在几人的眼前。

小卉撅了撅嘴,将拽着雪狐开溜到门口的地灵小妖捉了回来,恶狠狠道:“哪儿也休想去,为仙子护法!!”

息桦靠着金兰灵力的帮助,径直进了徐锦绣的梦境,一路心无旁骛,随着周围景色的变换,不久便到了一处惨白的地界。他凝神片刻,一个女子在面前低调地出现。之所以说是低调,是因为若不注意看,便真难看出面前有一个人。

女子带着巨大的斗笠,将全身笼罩在神秘里,只露出下半身白色的宽大道袍,和偶尔出现的尖俏的下巴。或许是少了那五魄,看起来很是有些虚弱。

她唤道:“紫琼仙子。”

息桦皱起眉头,第一次为这个称呼而不舒服:“我不是紫琼。”

或许只有那个人,不会将自己比作紫琼,甚至不会将自己当作仙子,而是那个实实在在的称呼——息桦。

他曾经连自己都认为自己是紫琼,那个六界中最风姿卓越的仙子,那个为了成就爱而薄命的仙子,他曾经自己都认为能够被比作他,是多么幸运与美好。他承受着那位仙子的荣耀,承担起琼仙谷的责任,背负起因他而起的故事,为他做着善终。若不是徐锦绮打断了他在琼仙谷的生活,他或许还要负责延续起他的命运与一生。

但徐锦绮叫他“息桦”,不是带着“紫琼”意义的“息桦”,在他的眼里,他只是“息桦”。

但就在几日前,这个人在无往之界问另一人,他是谁。

息桦终究还是心痛了,就像终于发现自己的不同,转瞬之间却被打回了原形,他再也受不了这些。

玉辞仙子的身形在眼前飘忽不定,她渐渐飘到息桦身边,柔声道:“原来如此,那真是对不起,你若不喜欢,我便换一种叫法,息桦仙子。”

即便换一种叫法,还是相同的意义。

玉辞讶异道:“你的情绪……你的体内有魔煞?”

怪不得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想法……息桦自嘲一笑:“我用仅存的灵力将它们封印在右手。”

他攥起右手的拳头,手背上的魔纹显著异常。

“你去了无往之界?”玉辞的声音柔和而惋惜,“他终究打破了我对他的封印。”

“五日之后的无月之夜,是魔君戾气大增之时。”

玉辞笑道:“所以息桦此来,是来问我真相?”

她在息桦身边轻轻飘荡:“真相这种东西,若是放在回忆里,以为放着放着就可以埋藏起来,再次挖掘的时候,却原来一点也未消散。若是可以有最后悔的事情,或许就是当初姜镇中见到他时,将他救下带在了身边。若非如此,也没有后来几百年的纠纠葛葛,他不会伤害那么多人,也……不用受那么深的伤害。

“终究是我的错最大。”

玉辞仙子进行了一番自我忏悔之后,终于说出了当年那场六界之灾的最真实的版本。

元情仙子玉辞,一身素雅道袍,游历于山水世间,捧着满怀的慈悲,为世人化解危难,救赎迷失的生灵。

记不得是多少个千千万万年以前,那时候玉辞仙子在世间还是有迹可循的,世人在遭遇鬼怪妖魔侵扰时,常常会遇到这位身着道袍的仙子前来驱魔降妖。

那时候的某一日,她从姜镇路过,镇上正有妖物作怪,咬死了许多家畜,咬伤了很多百姓。她停留镇上,送镇妖符给百姓,又教他们一些摄妖咒,那几晚姜镇格外安静,却充满了人们的勃勃斗志。

玉辞仙子在镇口等到了那只妖物,化成十岁男孩的模样,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正徐徐往镇里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