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1882 字 8个月前

玉辞惊讶,她突然意识到,她只道那魔煞之气来自被狼崽腐食的那几具尸体,却不知更确凿的,来自狼崽怨恨人类的内心,她不曾想过那怨恨会强烈到这般境地。

她语气坚定,带着斥责:“心怀仁慈则事事安乐,你满心怨恨,见到的便是不公,挂在嘴边的都是谴责,难怪改不了口舌之欲,修不成正经道行。”

狼崽听得发愣,忽而拉着仙子的袖子撒娇:“仙子莫生气,是耀儿错了,耀儿明日不吃肉了。”

结果也只是那一日未吃肉……

姜镇又开始闹妖,这次的妖法力高,百姓前来请玉辞仙子下山捕捉,玉辞应下,却如何也找不到狼崽,想他或许不愿去镇里,便独自一人下了山。

其实当时狼崽就藏在他们不远处,待到完全望不见玉辞的背影,他若有所思得跑向另一个方向。

那次降妖玉辞并未来得及动手,狼崽带着群狼前来,捉住了那只鹿妖,搏斗中勇猛非常,结束的时候,玉辞才发现他的腿受了伤。

回到山中,玉辞用湖边寻得的玉石为狼崽煅了一只项圈,上面注了自己的灵力,保狼崽安全。

那次之后,玉辞便放任他与那些成狼相处,只是短短的时间,他一只狼崽,却成了群狼的领袖,开始有了狼王的担当。

若事情就这么下去,若墨耀是真心在保护姜镇,或许玉辞便会放任他在此处山上修行,成为山狼之王。但随后的事情却又令她放不下心来。

那日群狼出现在镇上,姜镇的百姓都极其惶恐,猎户便在山头到处布下陷阱,很多狼因此受了伤,甚至差点断送了性命。墨耀知晓后,站在山巅望着那灯火阑珊的镇子,每望一次,心中便多一分恼意。终于熬不住心中的气愤,一夜之间,他咬死了所有人养的家畜,皆是当喉咬过,鲜血染红了每家每户的后院。

墨耀在山谷采了一夜的花,用灵力做成一件飘着花香的披风,他将它叠得整齐抱在怀中去找仙子,那时告状的镇民前脚刚离开。

玉辞脸色严肃,看他的眸中是陌生的冰冷。他眨眨黑亮的眼睛,举着手里的衣裳说:“仙子,耀儿昨夜在山谷里采了花做的衣裳,仙子喜欢吗?”

他的衣衫破旧,露出了破了皮的膝盖,嘴角还挂了彩,披头散发的,哪里有狼王的模样。

玉辞心下一酸,训斥的话到了嘴边成了责问:“镇上的牛羊,都是你咬死的?”

墨耀坦然承认:“是我带着族人咬死的,他们害了我的族人,若不报仇,族群中威信不存。何况这也是我自己的意思,那些人是该好好教训才是。”

当初的小小男孩如今依旧稚嫩,玉辞有些迷惑,她日日为他灌输慈念,墨耀面对她时乖巧仁善,她却明显感到这狼崽的身上煞气非但未有半丝减退,甚至日渐浓重,问题出自何处,她也费解。

墨耀胆大得爬到玉辞身后的石块上,为她披上披风,继而伸出双手围住了她的脖子,将头靠在她的头侧,撒娇道:“仙子莫生气,是耀儿错了,耀儿再不这般胡来了,明日便与那帮山狼断绝来往,耀儿只要陪在仙子身边就足够了。”

彼时他短短的手臂牢牢箍住玉辞,玉辞反手抚着他挂彩的嘴角:“为何受伤了?是在山谷伤的吗?”

墨耀笑得天真:“嗯,跑得急了,山谷路滑,摔了一个大跟头……呵呵呵……”

玉辞将他拉到面前,温柔的手掌盖在墨耀膝上,膝盖上的伤便消失了,她五指微动,灵力凝聚成针线,她低着头为狼崽缝补破了的衣服,补到中途道:“还笑……将衣服脱下来,你去池子里洗个澡,这般脏兮兮的模样,仪容不雅。”

墨耀二话不说,将衣服脱得干净,也不知变回原形,光着身子便跑远了。玉辞边补着衣服边想着心事,等补好了,便也向墨耀去的那个池子去了。

墨耀展着四肢在水中嬉戏,他已经越来越不喜欢变回原形了,在玉辞身边修炼的这段日子,他也有了维持人形的足够灵力。

玉辞蹲在池子边,拿池水浣洗补好的衣服,墨耀缓缓游了过来,自下而上打量她的模样。

玉辞将洗好的衣裳挂在树枝上,拿灵力借风将它吹干,墨耀光着身子坐在边上,不知在想些什么,显得非常安静。

玉辞边吹着衣服边道:“你将衣服穿好,我们离开这儿。”

墨耀疑惑得抬头,却只见玉辞将衣服递给他,自己戴上了斗笠。他接过衣裳,一边囫囵往身上套一边道:“仙子为我梳头。”

玉辞带墨耀去的是琼仙谷,要去除墨耀身上的煞气,她想不到比琼仙谷更适合的地方。她与紫琼仙子是故交,托他照管狼崽,寄养在琼仙谷,用琼仙谷的灵气洗涤魔煞,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墨耀必可清心修行。

完成托付之事她便离开了,过程中墨耀就像平时在她面前一样乖巧礼貌,最后玉辞离开的时候,甚至还笑着同她告别。

“仙子要经常来看耀儿。”

玉辞摸着他的头,有些不舍,却还是转身离开了。身后男孩的身影站在花海中许久不动,寂寥孤独。

行善修道的时光总是快得惊人,玉辞依旧会在一些地方逗留许久,看着安居的平凡生活,再默默离去。没有狼崽陪伴的日子,静谧异常。

一百年转瞬而过,玉辞面对眼前熟悉却人畜尽换的小镇,想起了那个理直气壮的狼崽,不知现下长大了多少。她稍作停留,便往寻影山而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