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1760 字 8个月前

玉辞目送她下山,便带着狼崽去溪边喝水,遇上墨耀不着寸缕在山涧梳洗,她凝视他颈上的玉石项圈,将狼崽置于溪边,默默回身离去。

走出不远,她突然顿足,混沌的半空中悠悠盘旋着的,不正是方才自己送给弑妖师的青鸟吗?青鸟在她的注视下盘旋了几圈,化成光点散开在混沌中。

玉辞沉吟片刻,听到身后墨耀的呼唤。她转过身去,脸色冰冷,质问道:“你将那弑妖师如何处置了?”

墨耀耸肩,满脸不在乎:“我不喜欢她,扒皮抽筋,灭其意志,无生无还。”

他的意思,便是将那弑妖师灰飞烟灭了。

玉辞心中不忍,面露斥色:“你何故这般待她?她还是个年轻的少女。”

墨耀神色厌恶道:“她当初害我被你误解,扒皮抽筋也是轻的。那几个害我父母的,我也不过让他们如此。”

玉辞薄唇微颤,眸中是深深的绝望,她缓缓抬起右手指向面前从头黑到脚的男子:“墨耀,你怎可如此罔顾天道。”

墨耀将脸撇向一边,因为玉辞的指责而有些心虚:“仙子并非今日才知道。”说完见玉辞脸色惨白,又叹气道,“仙子莫生气,耀儿保证不会如此了。”

玉辞冷笑:“保证?魔君的保证,敢问何时放在心上?不过是一次比一次狠厉罢了。”

墨耀上前一步,却被玉辞仙障所拒:“我终归留不住你,墨耀,如今尽我之力,也要还天下一个清明,还众生一个安定。”

她飞身而起,所过之处魔雾尽散,墨耀神色一敛,不假思索便追了上去,捉住了玉辞的一只手。孰料他回神之时,身边竟已是仙气环绕,不知何时那几位见过未见过的仙子都已现身姜镇上空,众仙凝气而动,堪堪震住了这新来的魔君。

墨耀只觉脖子像是被人掐着,不能动弹,低头一瞧,是那玉石项圈在剧烈发光,长了意识一般使力掐着自己。

这项圈是他小时玉辞所赠,里面有仙子的灵力,用来庇护他。现下玉辞倒戈,项圈也有了意识开始束缚佩带者的动作。

玉辞将他困在自己那一层灵力中,一边向及时到场的众仙颌首:“魔煞之气非六界之力能轻易消除,玉辞罪在受私情蛊惑纵容它长大而危害六界,为今之计,唯有以亲近之人的意念做壁,将其禁锢,玉辞……义不容辞。”

墨耀听了却忘了挣扎,只愣愣看着面前决然的玉辞,不敢置信:“你……当真要这么做?”

玉辞却再未同他讲上一句话,仙障在她周身盘绕,最后与她一起化成灵气,径直向墨耀而去。

“我以意念为壁,将魔煞戾气关在无往之界的那一边,将他肉身埋于银安,意识分作两半,一半封在雪山之下,一半禁于姜镇后山。为弥补对姜镇百姓的愧疚,我将自己一魄留在那里,生生世世轮回,守卫姜镇平安。”

息桦心下明了,想起姜镇平和的风气,想来是有玉辞仙子保佑之故。

“那玉青……”

他问出口后才想起,玉辞是被自己唤醒了意识,她并不认识玉青。

白轻洛应该就是玉辞放在姜镇轮回的那一魄,既然如此,那她所在意和维护的玉青,想必与墨耀脱不了干系。姜镇后山被神秘的大雾缭绕,传说不能靠近,是玉辞浅意识对姜镇百姓的保护。若他没有猜错,玉青小时候进入后山,必定是因某些原因松动了对墨耀那一半意识的封印,她的那些所谓厄运,都是墨耀所累。冥冥之中,这世上终究只有玉辞能够牵制墨耀,即便放在白轻洛和玉青身上,亦是这般解释。

他当初并不知那后山封印着千年前的魔君意识,只道想成全那两个女子,而因他的插手使后山浓雾消弭,难道竟是直接释放出了那一半的意识?原来是他动手铸成了这错误的开始……

他想到此处,心中却还有不明:“你的意识做了壁,为何魂魄还可以好生轮回?竟有能力保佑姜镇?”

玉辞道:“是因溯,她早在天宫烟罗池中知晓我与墨耀之事,她思忖甚多,煞费苦心,用灵气加固‘姻缘网’,‘姻缘网’本是能捕捉无形物什的仙器,它护住了我的一丝意识,幻化成凡人的三魂七魄,投入世间轮回。机缘巧合,竟在此与息桦仙子相见。”

息桦道:“徐锦绣少了五魄,三魄在阿琦身上,一魄被梅九弄丢了,还有一魄……”

“还有一魄,留在姜镇,所以是生来就没有的。”玉辞接道,“你说的被谁弄丢的那一魄,想必是被墨耀发现了,他一定是知晓了我的踪迹,才想突破无往之界前来寻我。如今定是雪山出了状况,另一半意识也回到了他处,他来银安,定是前来寻找自己的肉身,却阴差阳错循着我的魂魄,误以为小绮是玉辞转世,发觉他的魂魄并不完整,凭他的性格,若非找你要那紫琼兰‘炼魂’,便是知晓你有能力找回我余下的魂魄。你此番也是大意,怎能将魂魄寄于小绮身上,陷他于危险之中。”

息桦心头疼痛,像是有刀子在上面狠狠刮过。他皱眉忍着,玉辞的声音却不断传来。

“你此番也是大意……”

“陷他于危险之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