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2031 字 8个月前

没了仙障,息桦撑着那把紫花流苏伞出现在无往之界,比之上次前来,竟是更多了几分世间最甚的仙姿卓卓。奈何魔界鲜有意识清晰的魔煞,真正欣赏到的,也只有眼前这不知是被黑暗吞没,还是吞没了黑暗的男子。

墨耀见到他心情似乎就变好了:“这么快就回来了?紫琼仙子不但守时,效率还很高嘛。”

他其实心下有些惊叹,上回息桦在他面前简直狼狈,毫无还手之力,这一次却有些不一样了,连仙障都没有的息桦,却让他觉得像那座曾吸引过他的雪山,神秘而有魅力。

墨耀眯起眼睛,细细打量面前清爽的蓝眸男子,那双眸子像是带着外界的天空,大地,山泉——灵秀美丽,宽阔无边,滋润心田。在无尽的黑暗中那么久,他觉得自己想念的东西,都在那双蓝眸中看到了。

玉辞……

只想要和她一起……

见他不再说话,息桦只能先开口:“魂魄有,但需要魔君与我交换。”

“交换?”像是听到笑话,墨耀夸张一笑,“你身在魔界,魂魄就在你身上,我不放你出去,你自然也出不去,却敢与魔君谈交换?”

息桦道:“我换的东西于你并不重要,于我却比生命可贵。”

“哦?”墨耀好整以暇,“让我听听是什么我不在乎的好宝贝?”

息桦道:“就如元情之于魔君。”

墨耀沉思,想起之前息桦见到自己怀中少年时的气恼,立刻明白了他要换何物。他面色阴沉:“你既知玉辞于我是何意义,便不该妄想我会答应你。”

息桦道:“魔君认错了人,那少年并非元情仙子,他身上的三魄是我种下,我清楚不过。”

墨耀却不相信:“你作何证明?”

息桦冷冷道:“魔君会无从知晓?阿琦体内有自己完整的三魂七魄。”

墨耀盯着这令他觉得有趣的男子,片刻后转身侧首,黑暗处显出蓝色的衣角来,不久少年已到了他的怀中。

息桦将少年从头到脚细细看了一遍,才轻轻松了口气。再看向墨耀时,脸色更冷了。

墨耀看着他依旧冰冷的表情,不由冷笑:“你不会不知道,进过无往之界的,不论仙凡皆不得善终。这少年即便回去了,也是长睡不醒的,不如留在这儿,与你做伴?”

息桦并不领情,淡淡道:“无往之界以外的事情,毋须魔君操心。”

墨耀也不恼,却不依不饶:“这少年不是凡人吧?若非他身上那被轮回困失的仙气,我也不会将其误认作了玉辞。紫琼仙子,有没有兴趣告知我,他的身份?”

息桦沉默着,明显拒绝了。

墨耀道:“我也只是好奇罢了,不说也不逼你。待我将他身上的魂魄取出,自然由他让你带走。”

话音未落,他已有动作,息桦蹙眉急呼:“慢着!”

奈何墨耀已一掌对着徐锦绮的面门而去,掌心一收,少年身体里窜出几缕白烟,其后,他像是丢弃废物一般将怀里的人往息桦的方向随意一抛,看着息桦急忙接下,动作轻柔。

息桦心中着恼,他体内魔煞的变化墨耀岂会感受不到,冲他但笑不语。

“魔君是故意的吗?”即便只是寄存的魂魄,这样强行取出,对宿体最是伤害。

第一次看他发火,墨耀半是调笑,半是实话实说:“这样最快,最方便不是吗?”

息桦忍下胸中的一口怒气,突然有些明白为何那么多人会因他堕入魔道,这是他不费吹灰之力的能耐。

墨耀道:“将余下的魂魄也交给我吧,我现下心情好,可以即刻放你们离开。”

他看起来真的是心情好,息桦并不认为他在开玩笑,但还是说:“先让他离开,他受不了这儿的戾气。”

墨耀皱起眉头,有些不悦:“不是都说是‘即刻’吗!他在这儿待了那么久,会受不了这一时?”

息桦淡淡道:“拜魔君所赐。”

他这句话说得平淡,墨耀看他的模样,却突然有了别样的感受。他挑了挑眉,向蓝衣的仙子指了一个方向,示意那儿可以离开。

息桦转身背对墨耀,低头检查怀里的人。少年未见清瘦,呼吸也是正常,但那薄薄的睫毛下平静的眉眼,却似是怎么也不愿意睁开。

息桦知道现下是叫不醒他的,但是他此刻多想徐锦绮能够再看他一眼,同他说一句话。他们上一回说话是在多久之前呢?那一日前夜,他在黑幕星盘下迷了多次路才找到苏城,让还在被窝中熟睡的拉面师傅做了一碗拉面,只是因他前一日提及的想念。

息桦认路不行,要记的事情却是怎么也忘不了的。他记得初见徐锦绮的时候徐锦绮说过的一句话,他说,那种被感情牵绊的感觉,你是不会懂得。

当时息桦并未反驳,只是望着一朵被摘下的花,想着所谓美丽与幻灭的几许事情。他想不通所谓‘牵绊’既是无形,又如何被徐锦绮说得如此生生□□。但其实自己答应他的那一句“好”,即便摒弃过往,也已是他们之间很大的牵绊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