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1 / 2)

未辞君煞 宫夷久久 1208 字 8个月前

随州楠夜楼今日大门紧闭,一袭华丽红装的男子站在窗前,盯着东边天空的那道紫色云絮。这前些日子突然出现在天空的混沌,让他想起许久许久之前的那次灾难。说起来,那个总是一身简单道袍的仙子,就是那时候消失于天地间的……

但不知这一次,又是哪一位惹来的那魔煞……

他叹口气,转身端放好楠木琴,修长的手指时而轻点时而撩拨,像是翩翩的蝴蝶,流转在灵光乍现的青草地里。琴声悠扬婉转,像是源源不断的泉水在山涧嬉戏,教人忘却不能释怀的东西。但琴声后期的调子却越来越单乏,像是到了干旱之地,那些甘泉都变得干涸,一曲落下,竟然有沧海桑田的悲怆之感,令声魅——这个房中唯一的听众难得静若寒蝉,未发一语。

天宫堕尘门前,黑色的长靴踏在白色的青砖上,男子一身深蓝长袍,腰上系着深紫的宝石腰带,庄重又简单。他望了一眼天那边的紫黑渐渐褪去,便紧闭了双眸倚在门柱上,双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直到紫黑完全消失,他似是有所察觉,缓缓将眼睛睁开,透过那双眸子,像是有蓝色的海洋扑面而来,他眨了眨眼,平静的海面泛起巨浪。男子对着恢复清凉的天空勾起唇角,看不出是喜是忧,只是笑过后便转身重回堕尘门内。

天宫肃静无声,男子欣然的声音在肃静中回荡了许久。

“你……快回来了吧。”

息桦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看不见墨耀,看不见玉辞,甚至,自己也在慢慢被吞没,他就快连自己都看不见了。他疲累得闭上眼睛,这本就是他决定好的消极应对,别说他已没有力气挣扎,即便他还有能力,也逃不出自己的心魔了。

他连自己都看不见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蓝衣的少年,手中执着画了彩蝶的纸扇,呼啦啦像是可以吹散混沌的黑暗。他看着少年,少年在他跟前对着他笑,他闭上眼睛,少年依旧在他跟前对着他笑。

他索性就这么盯着少年看,少年眼角有流光微转,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绿色的小褂,手中什么也没拿,只是手腕上绕着一只藤做的镯,看那气质,竟和少芹有些神似。

少年笑得甜美,让人看了也像吃了蜜一般,他手腕做了个彩蝶翩飞的形状,口中喃喃:“快快长大,长大了才能飞呢。”

息桦艰难地动了动手指,眸中越来越湿润,使他看不清来人。

“阿琦。”

“仙子!”

黑暗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息桦知道是在叫他,但神志却跟着少年手中的动作翩飞,那人将他扶起带出无往之界的时候,他也是不知晓的。

地灵小妖心性澄明,无往之界中不存在他的心魔,他竟然可以安然进去将息桦就出来,这是连息桦都没有预料到的。

小卉在息桦清醒之后便一直生气,想要发泄,瞥见息桦那发白的嘴唇和毫无血色的脸色,便心中酸楚,把要说的话一直憋着。

息桦可以说话之后,问的就是阿琦如何。小卉拉着脸道:“在隔壁躺着,一直都未起来。”

见到息桦瞬时轻松的表情,她说着说着落下泪来:“仙子为了小绮冒那么大的风险,却从未跟小卉说过一言半语,就没有想过小卉的感受吗?你素来不怎么在意其他人,也不在意自己,即便你也不在意小卉,你却是小卉最在意的。只是若你真的什么都不在意,为何为了小绮这么舍得自己?”

她这些话说得真切,但那“在意不在意”像是绕口令,乍一听让尚虚弱的息桦有些头晕。他感到疲乏,便半闭着眼睛,反问她:“你就舍得他?”

小卉无言以对,小绮失踪的时候她别提有多担心,若是仙子可以救他,她自然是乐意不得的,可是前提是仙子不能因此失了自个儿的平安。就凭息桦,这两者本不该有矛盾,奈何偏偏对方是墨耀……奈何息桦的心里,徐锦绮在自己之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