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劫【一】(1 / 2)

奢华腐败的韩国都城—新郑,在烈日的灼烧之下使人难受,就如这乱世一般毒辣。

稚小的少年生来便被抛弃,无依无靠四处流浪,也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坚持活到现在的。身着不知从哪捡来的灰旧裳:破烂不堪,差不多遮蔽身子。长期营养不良的灰败双颊也粘着不少污垢。

放眼看过去,他的身子上还有些许被人欺打而留下的的伤痕。瘦弱的身子骨,到底受到了多少伤害。在这乱世之中,与他一样的孩子,可能不计其数。

少年本想趁着包子铺的老板不注意,顺手溜几个包子走,却不想被发现了。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这回却被追赶到了小巷子里。幸而在这地方生活了多年,还算得上熟悉,这才逃脱了追赶。

好几日未进食了,这次又全力逃脱用了余下的动力,现在每走一步都是煎熬。双腿无力的发软,了少年生来的傲骨偏不允许自己就这么倒下。

“嗯…你很饿吗?”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从少年身后响起,藏不住那几分稚嫩的口音。少女身着的华服与少年形成了鲜明对比。水灵灵的眼睛,几分通透;白皙透红的脸颊。双手背在身后,似乎藏着什么。

少年歪过头不吱一声,在他看来眼前的少女也同过往那些贵家少爷小姐们一样,是来羞辱自己的。不想理会少女便打算转身离开,若是在她面前倒下,岂不是更加丢脸?

见少年不理会自己,心里便有些许着急,伸手就抓住少年纤细的手腕。“咕……”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从少年口中传出,少女这才发现他是受了伤的。前者怒瞪着少女,眼中满是防备。

自知错了便松开手,但接着就双手捧着两个比自己手还大的包子。她用一块干净的白布包着,隐隐能感觉到传出的热气。原以为少年会很快接过,却不料他更是生气了。

“你这是在施舍我?”蓝发少年终于开口,不过第一句话却是质问的语气。少女还听出语气中带着一股傲气。他虽然偷,但也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最不喜欢的便是有人可怜自己。看着眼前的少女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低头苦想了一会,她才不是那样呢,但要怎么跟他解释才好。灵光一闪,把抱着包子的白布放在一旁倒放的竹编篮上。抬起头,伸手去拥抱住这个一身孤傲的少年。头靠在少年单薄的胸口上,虽然嗅到了一起酸味,她却一点也不介意。双手环在少年的后背,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躯一震。

抬起头下巴靠着他的胸口,笑吟吟,很是自然地说道:“这算你给我的报酬了,可以吗?”少年虽比她高出一个头,却实在是瘦弱。

不稳地退后几步,带着少女一同倒在了地上,吃疼的皱起了小脸。“你,什么意思?”他一手撑着地,空出一手稍微推开少女,试图拉开距离。这么亲密的与女孩子接触,他还是第一次。

“你不是讨厌被人施舍吗,那你的拥抱就算是给我的报酬了,这样你就可以接受这包子了呀。”别看她这么抱住少年,实际上也是用了极大的勇气才做出这举动的。只觉得脸热热的,八成是红了。

小小的孩子思想尚未成熟,也没考虑太多,就接受了少女的说法。接过少女再次递来的包子,不再拒绝狼吞虎咽起来。在少年看来,本该高高在上的少女,此时却丝毫不介意与他一起坐在地上。

双手捧着脸蛋,很开心的样子看着少年。满脸的油水,引得少女一阵轻笑。从衣袖中抽出一张手帕,为少年拭去脸上的油渍。

刚开始一身冷傲的少年此时也如同一个婴孩,话说回来,这不也该是他本应有的天真吗。少女将手探过去,理了理少年未打理的发丝。对上他蓝得似海的眼睛,轻柔的笑着。

少女看了看天空,大概推算了一下时间,心里暗叫不好。心细的少年发现了什么,有些不安地问道:“你要走了?”他双手耸搭在两侧,不自觉的握紧成拳。

沉默着没有说话,转过身迈开了步伐。少年看着她逐渐走远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而少女则突然停下,回过头笑道,“你要好好活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