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劫【四】(1 / 2)

像是在嘲笑她,风刮在她身上仿佛利刃划过一般。年轮再一次从头到脚正视这个男人,他有一双会勾人魂魄的美丽眼睛,结实的臂膛,佼好的身手……以及一颗冰冷无情的心。

“让开!我不想与你兵戎相见。”挥出三根银针,笔直的飞向白凤。而白凤却像是无意识的挥手朝她挥出三支白羽,将银针击落在地。他从不与女人动手,除非迫不得已之时。

眼神一暗,她现在可不能在这里停下。“虎玉留下,我不打女人,你可以离开。”这是他白凤对她唯一的让步,若她不领情,那就由不得她了。双手抱臂,立足于枝头之上。

“不可能!”她不能这么做。〔逆风〕的规律,任务失败回去必须受惩罚,若是她一人受罚她可以不管,可是这是连带责任,一同执行任务的人,一齐受罚。

枝头上的身影瞬间消失,年轮警惕地盯着周围。身后一阵凉意,在背后!她不会伤害白凤,但不代表着白凤不会伤害她。白凤自是背对着她落地,肘击就这么朝年轮攻去。慢了白凤一步,只能硬生生挡下。肘击完了便是回旋踢,年轮弯着腰躲过,对着白凤的胸口就是一掌。却没有任何内力,仅是为了推开他。

“你是真的笨还是在装傻,我一点都不想与你为敌!”两人拉开一丈距离,年轮说道。

只是对面的人脸色不变,“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冷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年轮。不知何时右手两指夹了一支白羽,随时向年轮袭去。

紧蹙着眉头,不等她喘息白凤便再次对她展开了攻击。修长的手指眼看就要触及自己,年轮一闪,而白凤只扯下了她的面纱。看了手中淡蓝色的面纱一眼,松手任它掉落在地上。年轮缓缓回身,清冷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

白凤也是第一次看清她的容貌,一双灵透的眼睛,仿佛有两颗宝石镶嵌其中。小巧挺翘的鼻子。不似赤练那般惹眼的红唇,那是如桃花的唇色。

就这样被他直直的看着,年轮蹙着眉别过头。捉住机会正要提气离开,却再一次被白凤拦下,顺势夺走了虎玉。“还我!”这次年轮反被动为主动,只是急于夺回虎玉,而乱了心神。

他虽然在攻击白凤,可几乎不用内力,甚至避开要害不攻。白凤一个膝顶击中年轮的小腹,让她退了几步。白凤有些惊讶,她之前一直躲开自己的攻击,此时还能紧缠着自己却不用内力,想必她的实力定在赤练只上,可能还高出不少。

年轮此时不敌他,一是她没这个心与他动手,二是她心系虎玉,不然方才那一击她是可以躲过的。

看着白凤,眼里有悲伤,有无奈。足尖一点冲向白凤,看着她的动作原以为是打算用银针,谁料竟是屈身扫腿。

果然有趣,陪你玩玩也不错。

接连甩出几支白羽,年轮全数躲过。却不想白凤也玩真的起来:羽刃!轻如羽毛,却锋利无比。

见羽刃离自己越来越近,年轮不得已用内力朝着白凤的胸口拍去。而羽刃划过她的手臂,留下了一道伤口。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好在羽刃并没有伤到她的筋骨。只是年轮来不及关心自己的伤口,反而先担心的是白凤。着急地跑上前去,却对上白凤冰冷的目光。

咬着唇,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垂着脑袋站在白凤面前。“我不是故意打伤你的。”“但我是有意的。”冷冷的话语,让年轮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你别生我气好么?”小心翼翼的看着白凤,小心的说着。这话不禁让白凤觉得好笑,她是在跟她的敌人说别生气么?真是傻的可以。刚想说什么,从年轮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年轮,让开!”这个声音的男人,正是琴师。他手持着长剑,不偏不倚朝他们袭来。出声提醒是不想伤了年轮,这一剑用了八成功力,就算杀不成白凤,也够让他重伤的了。

耳熟的声音年轮马上听了出来,余光往回看。她不能躲,他很清楚若是这么做白凤一定会重伤。那一刻她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白凤受伤。年轮想要用力推开白凤,刚抬起手碰到白凤了衣料,琴师的剑却已经到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