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劫【二】(1 / 2)

别扭地取出瓷瓶,倒出一粒药丸,两指夹着送到白凤唇边,但人家就是死傲娇紧闭着嘴,静静地看着她。难不成真的要她用嘴喂吗!好腹黑的男人……

贝齿咬唇,年轮迅速点了白凤的穴道,这才将药丸给他服下。只见男人的脸色有些黑,显然是不开心了!几支白羽扔向年轮,后者躲过时白凤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立马察觉,年轮整个身体直接缠上白凤。显然是未料年轮会有这般举动。悄无声息地在男人颈间留下一个印子,几经翻转,年轮便被白凤挣脱开来。

“我都说不会害你的了,你看看运气是不是通畅多了?”眼前的女子像个气呼呼的孩子一样双手叉腰瞪了他一眼。白凤试着运功,确定了年轮没有骗他。身形一闪落足于白凤身后,伸手把玩着白凤的羽带,“我们不打了好不好?”倚靠着白凤的后背,好声好气地与他商量。

男人蹙眉,冷漠绝情的反驳她,“我们是敌人。”话音未落,白凤已经抽身到了几米之外。年轮有些许不开心,侧转了点身子看向白凤。正想要动,却听到白凤身后传来巨响,怕是那边出了什么事。

只见幕侨腰间缠着赤练蛇链被甩到了空中,年轮见此脸色一凝,提气便向那边冲去。是那个笛女啊,白凤眯了眯眼睛,她倒是很在乎伙伴的安全。

原来是卫庄出手才让赤练有机可趁,冷笑一声,数十根银针甩向卫庄。对方余光督见年轮,提起鲨齿挡下银针。只是鲨齿并未停下,继续朝着年轮砍去。下腰用脚裸稍稍抵住鲨齿,一个转身立于鲨齿的剑端。她身上隐隐散发的傲气,与白凤竟有几分相似。

卫庄面无表情地抽回鲨齿,剑一划。年轮随着鲨齿的剑气向后空翻退离了好一段距离。一面躲开鲨齿的攻击,一面用银针攻击赤练,她的动作一气呵成,分明尚有余力。

成功救下幕侨,目光一瞥只见若奚倒在了一旁。没有理会卫庄他们打量的目光,能从白凤身边溜回来救人,抵抗鲨齿还能攻击赤练,年轮的实力怕是差不了白凤多少了。卫庄嘴角上挑,方才他有意试探年轮的实力,让年轮在他的鲨齿下过了几招,她也没让自己失望。

赤练甩着链剑,定定看着年轮身后的若奚,得意的笑着。

身后的若奚突然吐了一口血隐隐发黑的血,年轮微怔,看着她有些发紫的脸色便知不好:她中了赤练的毒。看她们两个的样子,方才的战斗都没占到好处,身上多少都挂着伤。年轮迅速封了若奚的穴道,随即喂给她一粒药丸。

药丸只能钥匙压制住毒性,解药还得回去驻点她才能配。听到动静赶来的其他人都可以继续战斗,萧笙便下了杀意。看着萧笙的神色不太对劲,立马了解了他的想法,赶忙出生阻止,“若奚必须要回去治疗,她撑不了多久!”

萧笙闻言,几分犹豫,看向昏迷不醒的若奚,眼中划过一丝不忍。叹了口气,“多有得罪了!”对着流沙抱拳,带着其他人撤退。

年轮走前下意识往白凤那里看了一眼,这可被赤练和卫庄收进眼底。不想他们流沙白凤招蜂引蝶的本事这么大,这才见了几次啊。赤练收回链剑,没好气道:“真当流沙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下回可不能再这么纵容他们了,卫庄大人。”一转身,像是在对卫庄抱怨不满一样。

随意往白凤那一督,却见他颈间的红印,调侃着,“看来你和年轮妹妹打的很火热嘛,这痕迹也不掩掩。”媚眼莹莹,红唇上挑。赤练扭着腰肢走过白凤身边。

男人不知她在说些什么,冷哼一声,只留下一句“无聊”就离开了。他可没兴趣跟赤练争口舌之快。一支白羽随风飘落。林间枝叶沙沙作响,显得有些寂静,仿佛刚才的战斗根本不存在一样。

白色的发丝在风中飘舞着,卫庄什么也没说,返回鬼谷深处。他不是没看到白凤颈间的印子,但当事人似乎还不知道罢了。

似蓝似紫的发丝,佼好的面容倒映在湖中,水中几只小鱼靠近那倒映。但那人突然皱起了眉头,两指在颈间一抹,沾上了些许绯色。响起年轮之前与自己的近身缠斗,眼神一冽,意味不明。眼前忽然浮现记忆中的那人,他白凤一生只为一人心动一次,这就足够了。

耳边的风肆意地刮着脸颊,萧笙看到若奚的脸色又差了几分,下意识握手成拳。他们中没怎么受伤的鼓师,也就是海晖一直在为若奚运功,压制毒的扩散。年轮一配好了药马上拿来给若奚服下,见她慢慢好转这才放下心来。

一股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努力睁开眼睛,若奚才知道自己在萧笙怀中。只有受伤了才能让你担心,真是可悲。罢了,能在你怀中多待一会也值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