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绊劫【二】(1 / 2)

抿着唇,目视前方,迟迟才语气淡淡地开口,“冷得一副快死的模样,逞什么强。”怀中的人儿不安分地动着,眼一冽加重力气压制住年轮。

鼓着腮帮子,想要抓开男人的手臂。她哪有逞强,只是僵硬得动不了了而已。扭动着身子找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白凤怀中。

身子卷缩着侧靠在白凤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像极了小动物在寻找温暖的发源处。鼻间环绕着他的发香,能感觉到他跳动的脉搏。

余光俯视年轮的睡颜,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小心翼翼,将年轮紧紧的护着。

白凤,你再这么温柔,我会变得越来越贪得无厌的。

终于回到竹屋附近,年轮睡得很沉。白凤将她抱回竹屋,放到榻上,顺了顺她的青丝。看了最后一晚便离去了。年轮醒来时已不知过了多久,翻转了下身子。抚了抚白凤抱过的双臂,眼角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赤练见白凤站在一片竹叶上,不知思考着什么,从他完成任务后来后,就是这个状态。难不成是年轮惹他生气了?

夜间的鬼谷除了不时的虫鸣声,没了其他动静。

“你应该再明白不过,‘情’是作为杀手最不该逾越的无形的线。”冷不防的声音响起,她倒是不担心白凤会动情,只是年轮…让她无法确定。

男人睁开眼,“我知道。”闷闷的哼了一声,回到自己住处。杀手,决不能抱有别的感情!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这般不冷不热的相处已有半年之久。年轮总是会端着笑脸跟着白凤,虽然,他再也没有碰过她一根头发。

年轮很清楚,他是白凤,冷酷无情的流沙白凤。但也是她下定决心要守护的人。

已然入冬的鬼谷也是一片雪色。伸手接过飘落的雪花,却在指尖瞬间消散。看到不远处难以分辨的雪色,迈开步伐向那边跑去。男子正在给雪凤梳理柔白的羽毛,只有在对它的时候,白凤的眼里才会有一瞬的温柔之色。

若不是白凤那头蓝紫色的发丝在雪地中显得格格不入,年轮也很难发现他在那。只见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冷声道,“太慢了,上来!”身披白裘羽袍,双手抱臂。

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硬撑着笑容。跃上雪凤的背脊,与他一起去执行任务。

爱情本来就不公平,明知道他心中有人了,就不会对别人心动了,却仍守着。在他身侧偷偷的看着他,时而在他看不到的背后失落。

“凤凤?”试探着开口,可男人理都不理她。年轮好声好气凑到他的身边,“跟你商量个事好不好?”眨巴着眼睛,语气中带着讨好。男人终于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什么事”。

吐了吐舌头,怪她太爱甜食了吧。“你以后天天都买一份糕点给我好不好?”看到白凤眼中的不屑,一时间手足无措,赶忙又说,“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摇拽着他的手臂,像个孩童一样撒娇。

蹙着眉头,对于年轮口中的“要求”没有任何兴趣。“有什么用?”不留痕迹的甩开年轮的手,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很苦恼,有什么用呢?她好像又回到那年他质问自己是不是在施舍他的境地了。上次是抱住他,这次不行了吧。看着白凤不为所动,玉色冷眼的容颜,一咬牙踮起脚上前环住他的脖颈,对准那柔薄的嘴唇吻去。

眼前是放大的年轮,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白凤睁大瞳孔。脑子里一片空白,也忘了要推开她。

这也是年轮第一次吻,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仿佛过了很久,年轮离开那片薄唇,低着眸闪躲又迟疑的不敢与白凤对上视线。不用看也知道,感觉四周又冷了些。年轮心知,白凤生气了。慌乱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一声不吭。

“我不记得有跟你提过这个要求。”无情的话语无形地又给了年轮当头一棒,想张口说什么,却又合上。白凤看她垂着头,抬手捏起年轮的下巴,强制她看着自己。后者则是移开目光,抿着唇。

“呵,你以这般青涩的模样,吻过多少男人?”羞辱的话语从白凤口中说出,年轮不可置信地看向白凤。松手将她的脸甩开,年轮侧着脸,眼里包含太多白凤不愿去了解的情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