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绊劫【三】(1 / 2)

檀时正要追出,随从却归来禀报,“目标已被死,应该是流沙。”檀时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冷冽,既然白凤已经出手,那他也行还去会一会。

他吩咐让人小心跟着年轮,从窗口看向离去的年轮,嘴角上挑的弧度意味不明。

为什么不愿意白凤找到自己,明明他并无心找她不是么?“你以这般青涩的模样吻过多少个男人呢?”他讽刺的话语回荡在脑海中,比冰雪还要冷漠的眼神,就宛如一把刀在她心口一刀刀的捅着。

不是没发现有人跟着,只是无心理会罢了。她只要不被谍翅跟着就够了。亦是黄昏殆尽时,年轮拎着酒罐在一户人家屋顶坐下。

缓缓起身,将周身的酒罐扔下。檀时来时便看到年轮以足尖立顶,翩翩起舞。周身无曲伴舞,只听见从她口中唱出一曲清歌。菱形的银饰相互碰撞,舞带在风中飘转。

男子在不远处的屋顶坐下,欣赏这清歌弄舞。歌调似在哀叹,清脆反转。只见年轮舞步一斜,倾身后仰甩出舞带。舞姿令人心头一颤,几乎让人以为她要坠下。

后跟一转,身形纤细单薄的伊人翻转几次,一歌尾。或是酒劲上来了,年轮双颊泛绯,止步后几步倒退。檀时连忙提气冲上去,伸手揽过年轮。期间目光转向另一边,轻笑出声。

结实的手臂揽住腰肢,轻浮的笑容印在脸上,男子在年轮耳边轻喃,“姑娘这一舞一歌,真是步步字字勾人心弦。檀时越来越像让姑娘以身相许了。”缓缓朝樱唇移去。

年轮垂眸,双手抵在男人胸膛。正要说什么,檀时又开口,“他看来,一点都不在乎你呢。”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弯,无比淡然地调侃着伊人。

樱唇上挑,他说的她怎么会不知道。白凤,你不是嫌我脏么?那不如就坐实吧。“那,你要我么?”忽转姿态,眉眼一副妩媚。纵是檀时这般万花丛中生的男人,也为之一动。

暗处的男子神色越发冰冷,看着屋檐上的男女,心里一阵气闷。见檀时要吻上年轮,行动比思绪更快一步,向其挥出一支白羽。

白羽划断檀时的发缕,在他脸上留下一道伤口。年轮有些惊讶,还以为他会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白羽落在她的肩头上,檀时眯了眯眼睛,一个反身将年轮推下。“看来,也并非如此呢,呵。”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年轮便被推下屋顶,地上是瓦砾和碎石。

他,会接住自己么?

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被人拥入怀中,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她怎么也忘不掉。在熟悉不过的一袭白衣,蓝紫色的发丝,大海搬的瞳孔。

白凤拥着年轮跃上另一个屋顶,后者万分纠结的想要推开他,但又不舍得。余光督见白凤的手臂,心里暗叹,你是为了流沙,还是真的担心我才来的?

“你来做什么?”垂着脑袋,面对白凤,她总会变得很小心,很害怕。双手不安地揪着他的前襟,目光不知该放哪好。因为在乎,所以才会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白凤也不知自己气闷的缘由,只知那一幕让他冷静淡漠的面具粉碎得彻底。低眸冷视年轮,一想起刚才的画面,语气不禁有些冲,“怎么,我打扰到你的好事了?”白凤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她问那个男人要不要她。

咬着唇,在他的眼里,自己就这么不堪么!眼眶里有什么在打转,不能抬头不愿让他看见这样的自己。

他的存在感就这么弱么?看着对面一个生气,一个委屈却不辩解的檀时,无奈地想着,自己是不是魅力下降了。他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他们都看不到吗。

不过大名鼎鼎的流沙白凤,不就是个只会让女人哭泣的男人嘛。

轻笑一声,跃身来到那两人身后,啼笑着道,“别让一个女人,为你酗酒三次。”最后看了看年轮,挥挥衣袖便离去。

酗酒?白凤这才发现年轮身上有一股酒气。有些迷茫,她为自己酗酒?

年轮突然抬起头,伸手抱住白凤的脖颈,不顾一切地吻上去。不如之前那个胆怯的吻,这次她尝试着去舔舐他的薄唇。睁开眼看到白凤眼中的不可置信,再闭眼。

两次三番被年轮似有似无的戏弄,他白凤可不是这么好招惹的!反被动为主动,手掌扣住年轮的后脑勺,加深这个酒味的吻。白凤这才确信她真的喝了不少酒。

年轮自是招架不住白凤这般猛烈的攻势,可后者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她。半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年轮,这样的不冷静,一点都不像他。

如此亲密的举动,可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