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绊劫【四】(1 / 2)

急忙将玉盒塞给张良,“深的是毒,若是对蓉姑娘没用就用浅色玉盒的解药。”说完便足尖轻点跃于空中。

“这么着急去见小情郎?”赤练不禁调笑道。只见年轮嘟着嘴哼哼几声便不见人了。那谍翅是白凤的吧。那赤练所说的“情郎”难道是那个冷冰冰高傲的白凤?张良扶额,容他缓一缓。

后来卫庄又告诉他,年轮离开〔逆风〕,就是为了白凤。

追随谍翅来到湖边,迎面而来的风夹着阵阵凉意。看见湖中之人一愣神,直直坠下。她才不知道白凤正在洗浴呢!

男人身子一僵,顺手接到的人儿猛地抱住他。白凤不不知年轮不善凫水,才会这般紧张地抱着自己。

舞裳湿透贴在身上,在水中透出隐约的身形。青丝贴肤,两人的身子贴在一起,舞裳有也等于没有。细柔的藕臂环着白凤的脖颈,他仿佛是沉船的浮木。

男人一挑眉,抱着她离湖心远了些,足够碰地。这才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放手?”低头在年轮耳边轻声说着,薄唇在她耳垂边厮磨。引起怀中伊人敏感的一颤。

缓缓开眼,手指穿过他的发间。低头看见白凤结实的胸膛,脸颊一绯赶紧转移目光。只是身体之间的触碰,传来的炽热感是无法忽视的。“我不是有意窥视你洗浴的。”声音软糯而小。

“那就是故意的了?”好在他也洗的差不多了,便抱着年轮上了岸,将她放在平滑的石块上。套上白裳,却见她冷缩着身子,不留情道,“叫你作死!”话是这么说,却将外裳给年轮披上。无奈将她横抱而起,这傻丫头怎么忘了用内力烘干衣服呢。

对于年轮自觉的环住自己的举动很满意,点足轻跃。他不知道年轮心里正狠狠地咒骂着那只“陷害”她的谍翅呢。

但看到了白凤的身材,怎么说她也不亏。

“不用出手么?”年轮站在白凤身侧,既然决定了来帮助墨家,为何现在还不出手挡住阴阳家。白凤抱臂,显然对这场战斗没有兴趣。

反而是卫庄一副看戏的姿态,“没有内力的师哥,能撑到怎样的地步呢?”白发飘飘,那双眼眸给人一种振威的感觉。

风微凉,似乎在为今晚发生的事而颂歌。年轮目光停留在荆天明身上,只靠一个小孩的内力,有趣。

一直到逍遥子与盖聂为了天明而放弃抵抗,卫庄脸上的冷笑丝毫不见有减。年轮看向白凤,只见他一动不动地立在枝头,眺望另一端山峰。年轮顺着望去,只见那站着一个俏丽的身影,乌黑的长发飘动,一身紧致的衣裳。

年轮凑到白凤耳边,“看美女看傻了?”闻言,白凤看着她。脸上的嫣笑把她的情绪藏得太好。

“我对小孩子没兴趣。”白凤漠不关心地回答。年轮不禁发出笑声,她发现,调戏白凤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不再开他的玩笑,目光放回墨家。

这时,一阵笛乐响起,悠扬清婉。笛音在山谷中回荡,所有人的思绪都被笛音吸引。阴阳家与黄金火骑兵一怔,停止了动作。

曲声结尾,墨家所有人化成只只梦蝶飞走。庄生晓梦。卫庄一挥衣袖,迈出步伐,“随后跟上,该去迎接他们了。”在他们刚走不久,星魂盯着年轮与白凤待过的地方,嘴边赫然,一个冷笑。

半刻之后,四周有不少马蹄声,这么说墨家也差不多逃出来了。果不其然,他们刚到,墨家高渐离一伙人便从密道出来。看到流沙,对方也是一愣。

年轮叫架上的蓉姑娘,眉一蹙。卫庄与高渐离他们的争执她听都没听。班大师发觉天明、少羽和石兰可能启动了零号白虎,并且有危险。只是卫庄没有命令,年轮就不能轻易离开。

不好!年轮察觉时那盆碧血玉叶花已经落地。一阵阴凉在背后蔓延,余光紧盯四周。盗跖说是白凤做的时候,年轮直接挥了一根银针招待,控制好了力道,只在他的脚边刺入泥土。

年轮的出手让墨家众人才反应过来,流沙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人。只见年轮又向一旁的树林挥出几根银针,隐于暗处的人聚力抵住银针。几根银针化成粉末散于空中。盖聂随之冲上去,伤了星魂的左手。

知道再占不了上风的星魂只能离开,谁也没注意到,年轮的脸色有些不好。

星魂在离开之前,用了密语只让年轮听到,“我们会在蜃楼上等你。”年轮不曾与阴阳家有过交集,除了上次伤了少司命。显然他们找年轮,还有别的目的。看着星魂步入林间,消失在浓雾之中。年轮下意识握紧拳头,心中的那抹阴寒久久不散。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