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绊劫【五】(1 / 2)

心中泛起阵阵苦涩,想要伸手抹去他眼中的泪,却触碰不到。一曲《空山鸟语》,给她太多惊喜,尽知白凤为何会心悦于弄玉了。

墨鸦出声制止了白凤伸出要接过弄玉递来的丝帕。只见纵身一跃,两人一起离开了雀阁。姬无夜为雀阁上无端多出的一把琴而杀了七名当差侍从,以警告众人。

而后见白凤被墨鸦打伤,“我早就提醒过你,可你总是这么任性!”出于私心,年轮是站在墨鸦这一边的,她终不希望白凤为此引来杀身之祸;可站在白凤这边,他向来随心所欲,这是他的性格。

她心疼,却又担心他会做傻事,白凤面看冷漠,可骨子里确实不输于任何人的骄傲。跟随他来到雀阁,弄玉显然对他的出现有些吃惊。

阁外夕阳渐近,艳红夹着鹅黄的火烧云在天边翻滚。弄玉说他没有听懂她的《空山鸟语》,隐晦说出自己的决定。“当你自由飞翔的时候,你会忘了这一切,包括我。”没有明说,同时拒绝了白凤。年轮清楚的看到白凤眼底的失落和悲伤,想也只有弄玉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态了吧。

白凤稍抬头,“《空山鸟语》我认真听了,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相信!”转过身,余光还是忍不住在弄玉身上顿了一下。

她知道,白凤有多在乎弄玉,有多担心。为一个人心动一次就够了,对他来说,这世上怕是再无人值得他这么做了。

将白凤每一个神态,记于脑海。虽然很疼,但也让年轮更清楚,弄玉在白凤心中的份量。她记得,他见她时,只有一眼便不再停留;她记得,他对她出手并未放水;她记得,他不信她。

能得到白凤这般在乎,年轮妒忌不起来,心酸却是在所难免的。没感觉,她做不到。

垂眸沉思,直到弄玉开始抚那断弦之琴,年轮听到心弦之曲才回过神。不自觉靠近弄玉,心里涌起了起舞的冲动。随着琴曲而舞,跃步足尖立于地,弓腰而下似一只即将重生的凤凰。每一个舞步都惊险万分,就如同凤凰的重生之路上的险峻磨难。

最后,倾身后仰,藕臂上的舞带飘动,青丝尽垂。音舞被突然打断而停下,姬无夜在叱骂弄玉在欺弄他。

只是后来弄玉逗的姬无夜欢心,一手横抱起她,向新置的被褥走去。白凤只觉得那是一双野兽的爪子,恨不得立刻冲出去。看到弄玉妩媚的动作,垂下眼帘,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年轮转回身,便看到白凤这般神态。接着目睹姬无夜重伤弄玉,无论墨鸦再怎么阻拦他,白凤都忍无可忍了。冲出去撞上了年轮的虚影,好像有什么被撞散了似的,心里的苦涩,演化成了刻骨的痛意。白凤抱起弄玉时,好像有无数把刀刃在割划她的心脏。白凤的在乎,比任何刀刃更具杀伤力。

泪水颗颗顺着脸庞滑落。查千次,听万遍,都不如自己亲眼所见这般真实深刻。她所依靠的胸膛,也曾属于另一个女子。而这个女子,是白凤最不舍的牵绊。

白凤躲着很是勉强,年轮抬手,却又放下,她不过是个看客,能做什么?看着墨鸦被箭射穿身子,看着他死撑着也要护白凤离开。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看着死亡的到来。

抬头看向铁板外的天空,那是用墨鸦的命换来的。

被无形的力量拉扯走,她知道,再过一会,弄玉也会离他而去。她说,她的毒,没有解药。白凤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无法理解弄玉骗他的理由。

因为想让你活下去,怕你冲动与姬无夜动手,所以才会骗你。只是想你活着,只为护你离开。

另一边的白凤,雾散尽之后,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伸手触碰却穿透了过去。他们好像在说什么,可是白凤却听不到。只见年轮手中有一个橘黄色的东西。另一个白凤在于年轮交战下,用羽刃刺伤了她的心脉。

伤其心脉,后者的脸上却仍带着笑容。但白凤看不懂,只觉得心里揪着慌乱。

无形之力拉扯着他,再回神时,他和年轮,就在彼此身侧。发觉年轮的不对劲,想起方才那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不胜收的蜃楼上,还藏着多少阴谋。看那潺潺细水,绕过碎石细草。

你为她的的两次落泪,让我对于自己长久以来的坚持,起了疑惑。她为护你而欺骗你,为让你得到自由。而我陪伴你,到底是对是错?

自那日从蜃楼回来后,年轮一反常态,时而望着海平面思绪不知飘往何方,时而不见踪影。平日那都不愿去就缠着白凤的她,这段时间可是很少能见到两人一起出现的身影。而于白凤,身边少了麻烦,少了那个总爱粘在自己身边的人,反而生了不自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