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绊劫【六】(1 / 2)

她走过身边的漠然,勾起了白凤心中的丝丝涟漪。若他当时拉住了她的手腕,便能知道她的身体有多冰冷。

那天,他快要到了约定之地,只因看到了一抹无比熟悉的橘黄色身影,下意识就追了上去。无果,却也再无心思赴约。他以为,年轮久不见他,定会回来。却不想,她怕走了,他来了就找不到她了。所以一直等待,未离半步。

白凤不是看不见,年轮苍白的脸色,走过身边时的步伐有些摇曳,但他却没有伸手挽留的勇气。他也曾以为,年轮不会因此而对他视而不见。

年轮在躲白凤,不断接受外出刺杀的任务。不愿看到他,一个月下来,白凤见到她的机会一只手便能数过来。他也算是尝到被人躲着不见的心情了。何时起,已会下意识寻找她单薄的身影。

这次,年轮用了十几天才回来,左臂上还缠着纱布,丝丝血色。她绕开避免走过他的身边,对他的蹙眉无视。白凤从来不知道,年轮也会这般冷漠。也不知,自己会因她的冷漠而生气。想让她只看着自己的念头,第一次从心而生。

目光一转,冷笑道,“你还带了老鼠回来?”随手挥出一支白羽,不偏不倚直逼暗处之人。

“这样说就过分咯,我这不是为了保护年轮姑娘安全归来嘛。”躲过白羽,却又是几根银针刺向他。檀时侧身闪过,含笑落地。

年轮恨得咬咬牙,若非这个男人,她也不会耽误这么久,也不会受伤。赤练倒是惊讶于年轮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她一向温婉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怒色,却不失俏皮。

只见檀时上前揽住年轮,勾唇笑道,“好歹姑娘也是因我而伤,不如给我个机会,让我以身相许怎样?”满眼笑意,说的跟真的一样。闻言,抬起左手便拍向檀时,却被大手握住。男人不怕死地继续道,“大伤未愈可别动气,乖点儿。”

在白凤看来这两人站在一起很是刺眼,正想上前带走年轮。年轮却由着檀时牵引而去,她没有反抗。渐行渐远的距离,他气,也只能在心里气。

年轮怎么会任由着檀时牵引,若不是方才他轻声说,“想不想看看白凤的反应”,她才不会乖乖的呢!余光后督,男人已经离开,又没多做停留。

安顿下来后,一黑一白两个男人站在崖边。“被女人拒绝的滋味,如何?”两指夹着一片绿叶,他早就想看看高傲的流沙白凤吃味的模样了,果真有趣。似笑非笑,居高临下俯视这片崖色,倒也不错。

“无聊。”白凤满不在乎地冷哼一声,迈足欲离。蓝紫色的发丝飘舞着,他抿着嘴,脸上的表情未变。

檀时松手任绿叶飘走,轻笑几声,“这么说,我还有机会?”话音刚落,白衣男子已经离开。

不坦诚,你凭什么认为她会为你一直停留呢?

她对那个男人倾心了吗?白凤不敢去问年轮的答案,回过神是却已来到了年轮的房前。眼一冽,轻步而入。只见年轮靠在窗边,合着眼。年轮心知来者是白凤,却选择了合眼不愿见他。但男人并没有因此离去,走近,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走向床榻。白凤怎么会不知道年轮在假寐,只是拥着她坐在榻上。

奋力挣扎,男人却将手臂收紧,脑袋略显无力地埋在她的颈间。呼吸她特有的馨香,环着她柔软的腰肢,声音有些低哑,“就这样让我抱一会,不要躲我。”他白凤曾几何时这般恳求似的说话,还仅是为了拥她入怀。

原来,他也明白,她在躲他……心头一软,任由他拥抱。这样亲密的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还在生我的气?”男人突然在她耳边问道,心底逐渐的安心,是因为她没有再抗拒他吧。

年轮顿了一会,“我没有资格。”曾经给了自己万分勇气,却不及后知后觉的没资格。生气?他会在乎她的心情?

咬住伊人的耳垂,闷声说道,“明明就在生气,你还说你不会骗我的。”好似在诱人犯罪一般,他的话语何时多了几分轻浮不羁。

抿唇无言,目光不知该放哪里。白凤扳回让年轮面对自己,见她垂眸不肯看他。眯起眼睛捏起她的下巴,袭向樱唇。在她口中掠夺,痴缠着唇舌,扫过口腔的每一处。抵抗的双手逐渐松下,男人仍不放过她。双臂收紧让她紧靠自己,不满足地向她索吻。也许他是要疯了,才会做出这不计后果的举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