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劫【二】(1 / 2)

眸色一转,樱唇冷声道,“星魂大人不会是为了探知年轮的能力如何而来的吧?”这蜃楼上的鸟儿似乎都很喜欢她,时不时就会离开扶桑树飞到她的身边。所谓‘小鸟依人’,她这也算一种吧。

星魂紧盯那些鸟儿,一抬眸,深深的寒意。霎时,鸟儿受惊飞散。才听年轮又言,“你吓着它们了。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小心它们记仇哦。”唇边溢出几声轻笑,那次无心的窥视,她也被那只谍翅算计了一番呢。

身后之人并无心在意年轮所说的,扯开话题,道:“都说解〖结〗之人,会在力量重归后忆起前尘。能有如此强大力量的人,你的前世究竟有怎样的经历?”

蹙眉稍逝,她的前尘往事,只忆起了些许片段,并非如星魂所说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只记得那时,亦是乱世,亦是为护一人而亡。那人的模样始终模糊不清,唯有当她脑海中浮现他的背影时,真切撕裂般的疼痛便会席卷全身。力量再强大又如何,终不是寡不敌众死了么?

年轮抚了抚锁骨上的徘徊花案,漫不经心地开口,“忆不忆起,终究是前世的尘,结局既定,想这么多,也不会有所改变了。”这个劫,是永世的诅咒,逃不掉的。这样就好,她便不会成为他的牵绊,阻碍他飞往这片天空了。

忽刮一阵大风,年轮转身径直走回蜃楼里,她要去准备一下。一会刺杀月神的目标。

这种人,非要带上大少司命么!还说什么会遇到来意不明的人,简直多此一举。迅速让那仓皇而逃的人断了气,突地一道锐利霸道的剑气袭向她。只见伊人足尖轻点,跃身便躲过了剑气。

鲨齿…卫庄!只是来的人,还有白凤与高渐离。看着年轮身上与白凤相似的冷艳,卫庄难得地先开口,“没想到,真的是你。”将鲨齿收回,余光督了眼白凤。年轮稍回身,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便继续迈足。她的目光,并未在白凤身上多停留一瞬。

树叶沙沙作响,今日的风还真多。满天而来的白羽飘落,白凤毫不犹豫地一招羽阵拦住年轮的去路。大司命正欲上前,却被少司命拉住,让她看看年轮如何应对。

抬眼见白裳男子立于一片白羽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他的眼神,分明是在向年轮要一个理由。抬起藕臂,手指滑动着,似在结印却又不同。突一阵狂风卷起,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将白凤的羽阵吹散。这手法,似道非道术,但也绝不是阴阳咒,看来年轮真的与以前大不相同了。

但年轮不知道的是,自己在使用这股力量的同时,白凤身体中的力量也开始涌动,似乎引起了共鸣。情急之下任力量涌出,蓝紫色的光芒抵消掉年轮的淡蓝。只见年轮眼中划过一抹狠色,月神!没想到月神竟解开了白凤的〖结〗,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刚落地立刻提气缠上白凤,一个翻转,以她二分之一的心脏在白凤身上下了一个封印。解了〖结〗,前世的力量自然而然的会重归白凤身上,可年轮不愿……不愿他忆起前尘的种种往事。而这封印,就是为了阻止白凤前世的记忆一同归来。迅速在白凤的唇畔轻吻,才由他将自己甩出。

白凤抿着唇,看着年轮轻轻着地。眉眼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唇角上挑的弧度显出她的心情不错。两人相距不过几米,生生的两顿,让我们彼此站成了对岸。白凤眉间的怒意被年轮看在眼里。轻笑,在心中暗诽:这样就好,从此山水两隔,再不相逢。

我用一转身选择离开你,用我的一生在忘川河上舍去与你有关的一切。是谁先放了手?谁比谁更难受?

她毫不留恋离去的背影映入眼帘,怀中还残留年轮的馨香,唇畔的触感余温尚未消散。从未想过会失去,因为自信的认为她会一直在。心里传来隐隐作痛的感觉,有什么在相互撕扯。

之后张良听闻白凤所使的力量大为一惊,回到小圣贤庄就一直待在藏书楼中,又暗访了楚南公。张良领着一位身着华服,白发胡子毕苍苍的老者而来。白凤愣是给他看了半个时辰有余,楚南公也不做任何举动。若不是看在他是学识渊博的老者,白凤早就转身走人了。

“命中有一〖结〗,前世所求今生所遗,可以最后还是失去了一切。如今一切又到了分岔路口,给了你重新选择的机会。选情,还是力量。”楚南公抚了抚诺长的白须,心里暗叹,原来这小子就是年轮的……

眯了眯蓝色的瞳孔,双手抱臂,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想法。再从楚南公口中得知,〖结〗的由来。说起前尘有什么好的,多痛苦,倒不如忘了这一切,不一样是活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