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劫【六】(1 / 2)

作者有话要说:自备纸巾喲

而让张良犹豫万分的人是年轮,她到底是敌是友,他也分不清了。白凤却突然开口,“能杀年轮的,只有我。”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乘上坐骑离开了。赤练蹙眉,白凤,你真的决定了吗?

手中的纱巾,白凤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不清的情愫。如果逃不掉,那能杀你的,只有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告示已出,欲刺始皇帝陛下的余党将在三日后当众斩首!这告示可真是给张良和墨家一个响亮的耳光,但同时也是最后一个救回高渐离的机会,只是与引蛇出洞的陷阱别无二致。而狱中的高渐离也逐渐习惯“用心”看周围的一切。不得不加快进度的年轮只得今夜送高渐离出去,虽说如此,年轮并没有打算让高渐离知道,救他出去的是她。所以施术使他昏迷一阵,丢下带来的替身,用蛊将那人的脸换成高渐离的模样。

毒哑他的喉咙,熏瞎双眼。做好准备工作,架起高渐离,从狱中离开。

小心翼翼将高渐离放在驻点外,目光在那窗口一顿,便迅速离开。她不能在这里多停留,就算站在他的面前又如何,如今他们只是隔着一层名为〖敌人〗薄纱的陌生人。不想不念,时间自会抚平所有的痕迹。

站在崖边,抬头凝视那轮清冷的银月。指尖抚着樱唇,那是白凤唯一一次,对她温柔……当这一切结束以后,白凤也许会在未来遇到一个能够让他放下心结的女子,像对待弄玉那样,小心疼惜地对待她吧。在这乱世之中,她还期盼着什么一世一双人的可笑幻想吗?

下颚边的泪珠挂在那不肯离去,在月下闪烁着微弱亮光。谁的不言使谁愁;谁的痴情缠谁身;谁的赢,赢得了谁的什么?

高渐离归来让所有人吃惊不解,他只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告诉他们,至于救他的人,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在他身上发生的事,虽然奇异,但经过一番试探,确定了高渐离目前是“用心”而视。

张良在准备期间还暗中招揽了一些有能力的人才,再加上诸子百家所能抗战的协助,他们才不至于只靠主力攻上蜃楼。

无论是谁都已经整装待发,太阳缓缓升起,金黄色的光缕洒在海面,栩栩生辉。从月神口中得知,那日她在蜃楼看到白凤的过去,而白凤则是看到未来。至于内容,她也知道了,白凤会亲手斩断这份孽缘。羽刃会在一瞬间伤到她的心脉,这样,东皇太一的目的就达不到了。这样……他就可以自由了。他们的命运,注定了生死纠缠。

抬手掩那刺眼的阳光,光缕却从指缝中溢出。“白凤……”

当所有人在蜃楼上厮杀时,速度最快的白凤自然是在寻找年轮。迅速消灭阻碍者,只为寻到那伊人的身影。

白凤来到那日看到“弄玉”的房间,终于见到在树下等候的年轮。缓缓落在年轮几步之外,而伊人仍看着树皮上的一个个痕迹,这是时间在它身上留下的年轮。樱唇轻启,“难道你不知道,如果爱一个女人,就千万别让她等你么?”指腹在那些痕迹上轻轻摩梭。

垂下眼眸,唇角上挑,带着无奈和惋惜的语气,“只是,你的心里除了她,再不会多看我一眼了。因为不爱,所以只剩我一人。”只剩我一人,等你偶尔的关心。

出发前,赤练再一次询问白凤,问他真的放下弄玉了么。而白凤没有回答,他还在迷茫,不敢断言。

“爱或不爱,这么重要?”眸色隐隐带着犹豫,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让他有些恍惚。白凤似乎特别不喜提及“爱”这一字的话题。放不下弄玉,又不愿伤年轮,白凤,双赢岂会简单得到。

眼底一阵暗潮,抬起藕臂接过飘落的花瓣。对上白凤冰冷的目光,又移开。“白凤,”轻声念叨他的名字,纤手漫不经心地划动,周围几缕橘色光缕凝聚在她手中。她脸上的笑容,一直未减,“既然是敌人,就该好好打一场。”看向白凤的眼中,带着别的意味。

“我不会与你动手,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双手抱臂,紧蹙眉头盯着年轮手中的光缕。那到底是什么?

“我在蜃楼上可是很无聊的。却不想真的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就比如……当初放在人偶身上的,弄玉的几缕残魂。我去找云中君和月神问过,之前之所以不能直接复活弄玉,是因为没有一个与她生死相关又有灵魂之力的人。”眸色潋滟,好似有水在她眼中流转。她的声音很轻柔,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吹散。

与弄玉生死相关,又有灵魂之力的人,不正是白凤你么?你会怎么选择呢?“不如这样吧,你赢了我就把残魂给你,但要是我赢了,就彻底散了它如何?”是不是很有趣,白凤?年轮的眼中满是笑意,她知道,只要是跟弄玉相关,白凤就不再冷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