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劫【七】(1 / 2)

脸色愈发惨白,咬着下唇,满眼怒火。此时的卫庄等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如果说这一切都在阴阳家的计划之中,那他们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年轮不言,身体的力量正在一点点消散,看来是阻止不了他们了。

“一个心脏重创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白凤你还不知道吧。”

“星魂你住口!”

年轮自知星魂要跟白凤说什么,可现在不行,还不可以让他知道。见年轮反应如此之大,白凤心中不好的感觉更深了一分,看着她的眼神愈发复杂。那天在蜃楼,他被“弄玉”所伤,心脏的确受到重创。之后年轮是如何救他的,白凤就无从得知了。可是这个,又跟阴阳家有什么关系?

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力的年轮根本无法阻止星魂将那日的事说出来。“二人共用一颗心脏,白凤你觉得自己,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看了看年轮,意示白凤。

共用一颗心脏!这是何等冒险的赌注,不顾一切的付出,用自己作为代价,也要换他一世平安么?仿佛灵魂离身一般,白凤如同置身于冰山之中,冻结了血液无法流动。回过神想要跟年轮确认,可在看到她闪躲的神色时,他很明白这是真的了。

弄玉为了让他活下去而欺骗他;年轮为了让他活着而不顾一切。他何德何能,让她们这般付出?代价都是她们承受,他却什么都不知道的享用她们换给他的生命。白凤,你真是没用!

“可惜这颗心脏是毁了,你是得不到的!”目的她已经达到了,东皇太一所要的心脏被毁,他追求的力量,也不可能得到。

后者却见慌乱之意,直直的看向白凤。年轮马上意识到,东皇太一在打的是被修复好的,白凤的那颗心脏!只见东皇太一迅速结印,凝聚成一只幽绿色的爪型刺向白凤。两人被巨大的冲击力分开,年轮倒地吐出一口甜腥。凝眸看向白凤,从他胸口涌出的一股蓝色光缕,让爪子无法靠近。

东皇太一连忙收招,恶狠狠的瞪着松了一口气的年轮,怒斥道,“你居然用那半颗心脏给他下了封印!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了么?”原以为轻易就能到手的东西,却反被年轮早早设下防备,他怎能不气。但他不能就此罢手,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这样下去不用那些在后面虎视眈眈的人抓住机会来杀他,他自己都会灵魂散尽堕入地狱。

一手捂着心脏处,白凤懊恼,为何自己总是这么无力,老是牵连身边的人牺牲换他全身而退。他的手上,沾着年轮的血液,那么妖艳刺眼。发梢泛起了一层薄薄的冰霜,体内的力量正在四处乱窜,溢出丝丝光缕。

糟糕!没想到竟刺激他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东皇太一的面具突然破碎,面具下的脸第一次在所有人眼前呈现。他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玉润无瑕到松弛衰退老化,袍下的发缕越发幽绿。“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你!”语毕,东皇太一已经结印结束,两只龙爪凝聚从他身后出现,袭向还没回神白凤。

“你在分神什么!”

“白凤!”

几个声音一同响起,似乎唤回了白凤的意识思绪。卫庄、盖聂和张良同时冲上前,挡在白凤身前。年轮在那一瞬间差点忘了呼吸,目光停留在那个男人身上。白凤,你要活着。你做到了弄玉说的在天空自由飞翔,可你也答应过我,要好好活着的……

龙爪被三人的攻击弹开,卫庄乘胜追击斩下一只龙爪。正当星魂和月神打算帮助东皇太一时,一个极快的人影闪过他们身后。那人最后站在卫庄身侧,从他胸口溢出的光缕一路蔓延到右手,所行之处留下几只羽毛,正是白凤。

“看来没有白救你。”卫庄嘁笑一声,他这副模样,才是那人所说的吧。视线放回东皇太一身上,现在首要目的,是怎么解决他!

赤练趁机来到年轮身边,暂时止住了她的血,但只是暂时之策。看向卫庄他们四人的背影,只能期望他们快些解决了。“你不能死,白凤在努力你看到了么?”在为你努力,他不是一点都不在乎你的。

意识逐渐模糊,听到赤练在她耳边说的话语,咬着牙死撑着。白凤现在的模样,跟前世真的好像。一瞬间,她还以为今生都是一场梦,他们还是那个时候的模样。眸光一转,督见暗处的墨色。不禁失笑,他居然出现在这里……

五指划动,绘成数只凤鸟,冲向东皇太一身后的阴阳家众人。每只凤鸟足有七八个人形大小,它们用身躯裹住他们,几声凤鸣,血液从羽隙中溢出。被裹住的人,硬生生被它们绞杀而死,但凤鸟的身躯上却依旧是干净的蔚蓝,没有一丝血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