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劫【八】(1 / 2)

离劫[十五]

怎么敢再放开她。

“白凤?”

赤练问道,她是不知道白凤如何救回年轮的,但也能想到有多困难。有些话卡在喉间,又不好问。抬眼看向赤练。淡漠平静的神色,几乎让赤练以为眼前的人与方才温柔待年轮的是两个不同的人。只是未等赤练再言片语,白凤已经无力支撑,疲惫地倒了下去。

昏迷期间,楚南公曾来探望,只留下一句话,“劫已过,去留听心便好。”

白凤只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坑,全身僵硬的无法动弹。明明闭着双眸,脑海中却有一只凤鸟在盘旋,牵引他的思绪。前世的她与他,一切的开头。

夜色幽暮,林下酒阁。树干上坐着一个男子,正绕有趣味地看着树下酗酒的美人。她并非五官极致出色,而是那一双灵透的美眸与自身的气质为她增添了柔和的美感。已经见她喝了不少酒,看着衣着打扮也不是一般人家。男子闲适地倚着树,也不阻拦她胡乱酗酒。

突兀,“你看够了么。”银铃般清脆,软糯又酥脆的声音响起。没想到,她的声音也这般动听。男子勾起唇畔,不言。目光却直直的,毫不遮掩地在她身上流转。轻松地跳下来,落坐在她身边。自顾自的换着姿势,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喝酒的模样。将她脸颊泛起的红晕收进眼里,唇边的笑意不散。

女子心想这也许就是个怪人,可惜生了一张妖孽众生的容颜。一杯接着一杯,颊上虽然已经泛起绯色,可举止之上却不见任何摇晃之态。

男子眸色一转,不知戏弄她一下,是否有幸一睹她生气的模样呢?他的行动不慢于思绪,伸手夺过女子正要送到唇边的酒樽,转而好似无意一般地在她方才印下唇印的樽口,在同样的位置,将美酒琼浆送入自己口中。眯眼间见女子惊讶的神色,也不急咽下美酒。放下酒樽,伸手扣住她的后脑,逐渐靠近。

来不及做出反应,唇上覆着一片温软,巧易地趁她出神,将冰凉的酒液渡入她的口中。女子回神几欲挣扎,却是徒劳。对上男子勾人心魂的双眸,心头一颤。直到男子确认她已经将酒咽下,才放过她。不知何时衣襟微敞,一副慵懒之态,轻挑地开口,“怎么样,这般喝酒是不是很有趣?”存心戏弄她,舌尖滑过唇角,仍在回味。

绯色更深了些,眼底一抹怒色闪过,却在下一刻做出令男子些许吃惊的举动。倒了杯酒,饮入口中,紧接着挑起男子的下巴,向那薄唇袭去。

夜风轻拂,卷起缕缕酒香。酒不醉人人自醉,月下映花掩暗绯。花瓣缤纷而落,抚不散混杂在酒香中的情愫。

不过一瞬的惊讶,并没有让男子出神多久。迅速以眼底的笑意带过,老实地张口让女子达到目的。酒液缓缓渡过到他的口中,即使学得有模有样,技术却很是生涩。疏漏的酒液溜出唇隙,顺着唇畔滑下,滴滴落在了男子蜜色的胸膛上。生涩的举动让女子有几分懊恼,好不容易才将酒液全数渡出,正要离开,却不经意督见男子眸中的魅笑。心头疙瘩了一下,想要迅速抽身。

男子修长的手臂不知何时搂住了她的腰肢,紧扣,接着到他回应了。相比方才的渡酒吻,这个吻来得汹汹,霸道地夺取女子的呼吸,却又轻柔地吮咬着她的唇舌。空闲的手置在她的耳边:摩梭揉捏。

酒香渗入空气中,使人心乱情迷。一层薄汗浮起,男子的思绪依旧清晰,将女子眸中起初的吃惊和怒色,到此时的迷离诱人收进眼底。一个激灵唤回女子的心神,猛地推开男子,摇曳着站起身来,“无耻!”双眸微红,轻易就让这男人占了便宜,她怎能不气,纵然他长得再妖孽,也不可以随便如此。甩甩衣袖,扯起裙摆转身逃离此处。

男子好似没反应的愣在那,因为后坐力一双手撑在地上。看着愈来愈小的身影,酒香未散,触温残留。几声轻笑溢出唇边,整理了下衣着,独自一人将余下的美酒饮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