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轮劫【三】(1 / 1)

闻言,动作顿了顿。年轮灵巧地挣开白凤的手,唇角上挑,“你觉得呢?”踮起脚,身体向前倾斜,似有似无的与白凤相触,藕臂环到他的后颈,整理翻起来的衣襟。一股香味环绕在白凤鼻息间,他很清楚这是年轮身上特有的味道。白凤记起曾经年轮为了替他取下羽毛而靠近他,他却没有任何犹豫的避开与她接触。

如今与那日异曲同工,白凤垂眸,缓缓抬起了手,将年轮紧紧地扣抱住。怀中的人一下就反应过来,迅速挣脱逃离,传唤外面的侍者进来。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突然有人推开门进来。那人身着橘黄色的衣裙,抱着一架做工精致的琴。发带随意绕着几缕青丝,随着她的一步一动而摇摆。女子稍稍行礼,视线滑过年轮,停留在白凤身上。“奴家萝梓,听闻姐姐的客人喜好琴乐,便应了召应。”早闻年轮的一位男客英俊潇洒,样貌不凡,她可是天天盼着能见着。没想到年轮主动找上她,真是给了她个好机会。

白凤自然察觉这个女人打量他的热烈目光,虽是烦人,但他还没有当众侮辱人的兴趣,省的到时候给外人传流沙白凤欺负女人。掩去眸中的寒意,任着年轮牵引自己坐下。而萝梓弹奏的这一曲,不是别的,正是当初弄玉所奏的《空山鸟语》。虽然是同一曲,可弹奏的人是无法相比的,因而并没有引来百鸟。

白凤大概明白年轮的意图了,眸中夹着怒意和不解,看着身边的女子,却怎么也看不懂她。萝梓演奏完自然发觉气氛不对,只见白凤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年轮身上,不禁恼恨。那个女人,是知道会这样才主动找上她,叫她来出丑的么!隐去怒意,双手紧揪着衣裙。

一支白羽毫无怜惜之意的挥向萝梓,白凤是没有下杀手,可足矣给她警告了。白羽擦过她的脸颊,生生划断了颊边的发缕。一旁若无其事饮茶的女子一怔,她也不料白凤会这么生气。垂眸,余光看了眼大惊失色的萝梓,只得让她离开。再看向白凤,缓缓起身,去拾起那支白羽,放到白凤面前的矮几上,没有说一个字。

年轮转身要去点燃香薰,却被突如其来的拉扯力拽回。一个不稳便被白凤抵在墙上,他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可想而知两人之间有多近。“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仿佛不是在询问,而是发泄一般的怒吼。白凤只要一想起年轮找那女人来的目的,心中的愤怒和难过就乘几倍地滋长。

除了那次她告诉白凤她不能救弄玉之外,这还是年轮第一次看到白凤这么生气的模样。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她又何尝不明白他愤怒的原因,清冷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你喜欢琴乐,又何必纠缠于一个舞姬……”可是白凤没有等她说完,便以行动制止了她继续说出让人生气的话。

身躯俯下,迅速钳住年轮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吻上樱唇,霸道的夺去她的呼吸。另一手扣住年轮的颜值,使两人更加紧密相贴。后者的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前,可无论怎么挣扎,白凤都没有松软下来,放过她的打算。为什么,要把他推给别的女人!

白凤的气息窜进她的口中,只是这次年轮感觉不到过往的欢喜,只引来内心的疼痛。若是她不爱他了,白凤还有什么任性的资本!

督见怀中的人儿放弃了反抗,察觉到她的异样,这才放过她。如六月的石榴红浮在双颊,眸色染了一层迷茫。他的心意,无论如何都无法传达给年轮吗?

稍稍放开年轮,却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唇边还留着淡淡的甜蜜,让人不得不回味。“在你的眼里,我所做的一切都很笨不是么?怎么,流沙白凤好这口?”轻喘着,不慌不忙的顺着刺激白凤的话语。年轮能认出来,白凤现在穿的衣裳,是她曾经为他补的那件。她想,流沙四天王的白凤,还没有穷到这个地步吧。

“笨的女人,不会心计。没有什么不好的。”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可年轮知道,让白凤说情话简直难上加难。一个榆木脑袋若是有一天变成情圣了,那才有问题。的确,白凤紧张的害怕说错一个字。

花言巧语!明明他以前还嫌弃她笨来着!冷哼一声,“白凤,我做这么多到底换来的不过是你的怜悯,我不需要!我不要你的可怜,不要你的过问纠缠,只想从此山水两隔再不相见!”没有半分犹豫,美眸中一闪而过的狠厉,让白凤收进眼底。后者没有任何防备便硬生生的接了年轮一掌,流沙白凤向来以速度与轻功出名。可因为是她,他才不躲。

不由得后退几步,一手捂着胸口,嘴角滑落一抹血痕,也显得年轮是真的下了重手。怜悯?在她的眼中,他的感情就只是怜悯而已么。纵使白凤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年轮毅然冷漠的话语伤到了。当初的她,也是这般心情吗?被心爱的人拒绝冷讽。见年轮转过身背对自己,白凤无措之下心急地跨步上前,握住了年轮的手,“不要这么快就放弃我。”昔日如覆冰层一般的瞳孔如今失了光彩。心中难以言诉的伤痛宛如一条毒蛇,一寸寸地吞噬他的心脏。耳边忽地响起年轮曾说的一句话,“若你爱上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会怎样。”

寂静的僵持着,年轮有些怔愣在那。白凤的话如同一波接一波的海浪在拍打敲击她若坚持的理由,到底是什么,打乱了她的计划。干脆的摆开白凤的手,咬着下唇,“都来不及了。”心生的悲凉,不是一阵春风日照就能抹去的。那份痛,刻骨民心,时刻提醒着她不要再犯那时的错。推开白凤,她必须推开他。

屋外的树叶沙沙作响,却都传不进白凤的耳中。有什么炸开似的疼痛,蔓延至全身。只有简单的五个字,打碎了他的冷静。想要唤出她的名字,声音却卡在喉间,发不出任何音节。都来不及了?都来不及了……缓缓转身,白凤捂着胸口,眸中一片痛苦交杂,余光在年轮身上停顿几秒。凤眸一转,纵身跃出。

直到确定周围已经没了白凤的气息,年轮这才松开紧握的手心,一道道指甲留下的血痕。有些痴愣地看着手心,脸上亦是一片无奈的悲痛。蜃楼上的画面,仍会不时在脑海中回放。白凤拥着弄玉,是那么温柔。她从未得到的,弄玉一出现就拥有了。白凤,若是你真的对我动心了,那一开始就不会失去我……

城郊之外,白凤远离了那片繁华,独自在森林中发泄。悲愤交加的情绪伴随着挥出的内力,折断了了周身十几棵大树。成群的鸟儿惊恐的逃离。踉踉跄跄的向前方走去,他所有的悲伤狼藉,再也没有人替他担心在乎了……

心满意足地尝着盒中的糕点,吃相可爱的像个孩子,唇角的碎屑,她也没有擦拭。白凤挑眉看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说道,“这么笨,以后也嫁不出去吧。”眸中带着戏谑,优雅的抬手拈起茶杯,小抿一口。

一怔,年轮鼓起了双颊,他嫌她笨,还说她以后嫁不出去……敛敛眼中的失落,吃味的小声嘀咕,“你又不会娶我,那管我这么多干嘛。”在她看来,那些什么举止端庄典雅,都是装给外人看的。面对自己人还要那副模样,那也太累人了。

可是,白凤就喜欢弄玉那样的吧。

男子耳尖的将年轮嘀咕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尽,手上的动作一顿,朝她看去。只见她把脑袋埋得低低的,青丝搭垂,遮住了他探去的视线。让白凤看不清年轮的表情。那时白凤没能看到的是年轮眼角挂着的泪花,还假装没事的模样继续吃着糕点。因为无比在乎,所以才会那么痛。

两人的相处总是安静又无趣,年轮虽然有时会主动说些什么,可也会担心白凤嫌她吵,而烦了她。白凤向来就不会主动寻找年轮,这般下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国庆绝对完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