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轮劫【五】(2 / 2)

“我原以为这个世界上早已不存在让我害怕的东西,可你是我唯一的变数。”变数?年轮显然没明白白凤的意思。“我怕你对我视而不见,怕找不着你。”白凤没有说谎,他真的怕极了。怀中的人儿怔在那,不敢深想他话中的意味。年轮早已不会再做问他是不是心悦她的这种傻事了。酗酒三日,所谓醉三生,也让她明白解了那忧思。

“相信我一次。”白凤何时没自信到这个地步,怀中的年轮自然能感觉到他小心收紧的怀抱。他的这般狼狈,这般失态都是因为她,可是她不希望他这般改变,更不希望他因此活着。如果自己没有出现就好了,年轮不止一次这么想着。

若是她不曾出现,不曾追寻,白凤便不会像现在这般被牵挂。后背因为紧贴着他的胸膛而让年轮感觉愈发滚烫,好似连绵不断的火烧云一路燃过心口。咬着牙,合上眼眸,努力压抑着快要涌出的情感。她的回应,只会徒增彼此的伤感。

没能得到伊人的回应,白凤的希望越大下沉。随即只能无奈的笑笑,至少她没有拒绝他的拥抱。他是没看到年轮眼中的挣扎,亦是不知她心之所想。

缕缕青烟弥漫开来,幕帘纱上绣着朵朵百莲,挂着几束流苏。夜色正浓,卷来一阵秋凉之风,枝叶相依作响,墨色染上枝梢。流浪的夜猫也知归巢,抖抖身子,迈着它与生俱来的步伐,悄无声息的没入黑暗的一角。

油尽灯熄,夜尽天明,叶落无声。

习惯了早起的年轮在白凤的怀中醒来,似曾相识的场景,过去他们也曾这副模样相拥而醒。只是,早已物是人非。不知何时自己转了身面对白凤,不着痕迹的蹙起了眉头,是她失了分寸。抬起脑袋便可将白凤的容颜收进眼底,他似乎,比以前更加引人注目,勾人心弦了。一笔形成的墨色眉峰,高挺的鼻梁,睫毛轻颤着,淡樱色的薄唇微抿,他的下巴干净得看不到一点胡渣。

几缕蓝发搭在肩颈上,他的睡颜很是祥和。逍遥游,他要的不就是一世逍遥无忧么……他的手臂仍环在她的腰上,就像是怕离开一小会年轮都会消失不见一般。

年轮想,她也只能趁着现在多贪妄些白凤的温柔了吧。垂下眼帘,也许要加快进度了,若是再这么和白凤相处下去,那肯定是坚持不住的。

待到正午时分白凤才醒过来,怀中没了伊人使得男人一阵慌乱。大概是意志力支撑着他的身子,下了床榻满屋子寻找那抹身影。年轮恰好推门而入,白凤看着她端着午膳和汤药进来,大步朝她走去。双手捧起年轮的脸颊,确认是她不是梦才松了一口气。对于白凤的大惊小怪年轮已经习惯了,他的沉着冷静都去哪了呢。小幅度的挣扎了几下后,绕过男人,把东西都放在矮几上。

“洗漱一下就自己把午膳和汤药吃了。”就像当初救墨鸦一样,能恢复行动了就让他们自己疗理。年轮说罢,便选了个竹简惬意的躺在美人榻上看书。被留下的男子怔愣着,随即苦笑,看来她是不愿意给他机会呢……收敛了眼中的失落,才转身去整理装容。

一连几日下来,年轮对他的关注更是低到了极点。任白凤苦恼着到底该怎么做才好,目不转睛的盯着年轮好久,下一瞬像是下定决心了朝年轮走去。弯腰一揽便将年轮横抱而起,未等伊人惊呼自己就抱着她坐在美人榻上。让年轮靠着自己,环抱住她。

“你以前很喜欢我这样抱着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