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轮劫【六】(1 / 2)

白凤的话语沉稳,隐隐有些喑哑。闻言,年轮感觉眼前的一切有些恍惚。她知道,白凤指的是前世的事情,今生他从未以这般亲密的方式拥抱过她。不可否认她以前的确很受用这个方式,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目光从竹简上移开,顿在腰间的这双手,一时无言。

纵使对自己说了无数次要狠心,可真当面对白凤,她才发觉做不到。将脑袋凑过去,下巴靠在年轮的肩上,白凤的薄唇不知有心还是无意擦过她的颈间。前者只觉那一片如火烧一般炽热,心里也是一阵砰然心动。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竹简,也没注意到自己因为紧张而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白凤稍抬眼便督见了年轮红透了的耳根子。

唇角上挑,抬起手来,两指揉捏着年轮润滑的耳垂。怀中的人儿立马一阵,白凤瞟见她轻咬着唇瓣,似乎在忍耐什么。眸光一闪,指腹移到肩头缓缓环住年轮的肩颈,盯着她锁骨上绘着的徘徊花案,不禁出神。

“白凤……”手指抵住樱唇,白凤阻止了年轮的开口。她看不到,白凤眼中的失措和无力。将白凤的手臂往下拉些,自己调整了坐姿,年轮垂下眼眸,“你说过我们是不可能的,从一开始你就否定了所有。”一缕缕伤意化成薄雾浮在眼前,她否定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撕裂般的疼痛。

男子咬着下唇,撩起年轮大半青丝这才看清她的侧脸,另一手抚着她的脸颊。有些痛苦的色彩染上他的双眸,不顾一切的气势凑上前,在年轮的侧颈啃咬。着实因为白凤的举动而惊愣,手才刚抵上他的胸膛,就是一阵清晰的刺疼从颈间传来。无奈,她怎么也狠不下心推开白凤。

男子再清楚不过,自己将年轮困在自己怀中的力气并没有多大。只要年轮想,她可以轻易就推开自己。此时白凤就像野兽一般宣泄着心中的苦涩。“你没有推开我。”白凤唇离开颈间后,在年轮耳边轻声说道。年轮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双颊却很是绯红。

“我会证明,我对你和你对我的感情是一样的。”白凤起身将年轮放坐在美人榻上,屈膝俯身捧起年轮的脸颊,认真的说道。说罢,又在她的额顶印上一吻才松开。年轮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却又马上移开。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年轮心乱不已。到底,他对她还是不同的。

他说的证明……白凤,若是你证明了,我们仍不能在一起呢?

颈间的刺痛还未消散,带着点点余温。垂下的手紧握,又松开。竹简不知何时被白凤夺去,年轮稍稍的用余光看向白凤。她不知白凤此时也是心静不下来,不断的担心着她会不会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生气。不敢去看年轮的表情,只能尽力分散注意力。收起面上的生涩不安,仿佛又变回了那个高傲冷艳的白凤。

再跟白凤待在同一个屋檐下,真不知他还会做什么。最后看了一眼白凤,便起身离开了厢房。正巧赶上檀时寻来,年轮便跟他一同出去了。走到山间小道,在一竹亭停下。檀时早早就注意到那枚红痕许久,甩了甩衣袖,墨发一摆倚着旁边的竹柱。“白凤留下的。”语气中虽然带着戏谑,可当年轮对上檀时的双眼是顿时察觉出,他有些生气。

该死,她怎么忘了白凤留下的痕迹。慌乱的捊了些许发缕遮掩住红痕,脑海中突然浮现白凤那时认真的模样,回话不禁有些支支吾吾,“不用,在意的。”真是,这一路被多少给看到了!

檀时虽然心有不爽,却也无可奈何。“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他再明白不过,年轮是逃不了白凤的。但既然有计划,他也自然会与她配合。后者咬着唇,似乎还有些犹豫。深吸一口气,年轮直直的看着檀时,“那里是不能待了,把我接到你那吧。”如果就此能让白凤死心,她也不惜代价了。青丝飘舞,瞳孔中满是坚定。

闻言,男子稍稍怔愣,但随即露出笑意。白凤过后会不会拍死他啊……转眸看向竹林,泛黄的竹叶,失了翠意的秋竹。他甘心被她利用,哪怕最后不过是成人之美。明白这点的年轮,对檀时是无尽的愧意。无法给他想要的,还要这般利用他来使另一个男人死心。

“檀时,你可以拒绝我的。”

年轮抿着唇,实在不行她再想办法便是,可不能让朋友为难。唇角上挑,檀时上前揉了揉年轮的头发,眸中却是一片柔情。揉了头发还不够,总要讨点利息吧,又伸手捏着她的脸颊。就这么给白凤了,真是让人不爽啊。男人唇边的笑意不减,:“回去收拾东西吧,过两日就去接你。”从衣怀里拿了随身的伤药,指尖勾起一点药膏轻柔的涂抹在年轮那明晃晃的红痕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