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轮劫【十一】(1 / 2)

一个黑影站在年轮身后,这人把自己的气息隐藏得很好,年轮若分神,便更难以发觉他。猛地回头,却被对方抓准了时机,将年轮困在身下,尚未看清来者,便被如此对待,惊愣着,登徒子!只是年轮一定睛便认出了来着是白凤。他身上特有的气味,此时被那浓厚的酒气给掩盖了过去。喝醉的白凤行为更是霸道,拼了命似的要与年轮纠缠。

她很清楚,白凤心里不好受,她的决定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抬起手臂环住男人结实的后背,他的吻与其说是霸道,倒更像是野兽一般的撕咬。两人不知不觉中移动到了床榻上,这个男人没有半分停下的想法。白凤,你若要,我给你便是。年轮没有任何反抗的任白凤折腾,可是男人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停下了动作。年轮睁开眼,不出意料的与白凤对视,彼此的眼中都带着迷茫。

男子扯过年轮的手腕,让她的手心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它在为你一个人而跳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白凤顿了顿,面上满是苦笑。“为什么你不要它….”日日酗酒,这般不人不鬼的日子,他在试图让自己忘却,可年轮的声音却越发清晰得在他脑海中不停地响起。

明显的一颤,年轮转过目光,想要抽回手却被白凤紧紧抓住。他狼狈的模样,只有这次是最让年轮自责的。他不该变得这么狼狈,这么无错。“不许转移目光。除非你亲口说你不爱我了,否则我不会放弃,绝对不!”白凤强迫着年轮只看着自己,破罐子破摔,却不舍心底那一点点希翼。

女子心一冽,如果这样就能让你放手,她没什么好后悔的。“你听清楚了…”停顿了一下,忍着眼眶的酸涩,咬着牙冷声,“白凤,我不再爱你了。”简短的话语,击碎了白凤心中唯一的支柱。男子用那颤抖着的手,覆上年轮的脸颊,指尖传来的柔意,不知为何使他更加难受。

不敢想象别的男人拥有年轮的画面,好似有一双手,在撕碎他的心脏。那么痛,那么冷。兴许是酒劲上来了,白凤压下身子,全身重量都在年轮身上。手被松开了,狠着心又忍不住抱住他的脖颈。年轮只能用余光督见白凤醉酒的侧脸。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颈间,忽然听到他的喃语,“我不信。”

年轮一怔,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但接着,那个醉酒的男人再次开口,“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她不是说自己从不信她么,那么这次他也不信。明明声音哑哑的,却透露出一股坚定。曾几何时,白凤也对弄玉说过同样的话。她还以为,白凤对自己的恨,是放不下的。听到男子逐渐平稳的呼吸声年轮稍稍放下心来。

“你的心里到底还有谁?你到底爱谁!”如梦轻喃,却像是个陷入不安之中的孩子,紧紧的抱着年轮。霎时,泪水争先恐后的涌出,咬着唇瓣愣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手指穿过白凤的发间,下颚贴着白凤的额角,“是你,从来只有你一个….”真是该死,她才刚刚说了不爱白凤,这么快就后悔了。听到他的喃语,年轮忍不住说了实话。

她的心里,从来只有他白凤一个男人…

第二日正午,一抹白影掠进檀时的房间,入客为主的地倚在窗边。檀时正在悠闲地品茶,他是早知道白回来找自己,而且就在这几日。看着那个闭目养神一言不发的男人,檀时不禁轻笑。他知道,白凤可以为年轮放下一身傲骨,但对别人,想都别想了。

“我还想你何时才会找上门,不想你居然忍得这么久。可终究还是来了。”晃着茶杯,垂着眼眸。白凤对他的态度如何,他一点也不在乎,哪怕白凤需要他的帮忙。

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凤眸盯着檀时。“既然你知道我会来,那就说明也清楚我的目的了。”他白凤的女人,谁也别想夺走。

抿了口茶,也不生气,语气淡淡,“你要如何让她心甘情愿的跟你走?”说实话,年轮能想到这么对付白凤,自然就不会轻易跟着白凤离开。毕竟,这个男人还没得到她的原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