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轮劫【十二】(1 / 1)

年轮的反应在白凤的意料之中,他抬手抚上她的脸颊,“我不想今生再重蹈覆辙了,更不想再尝到那后悔的滋味。”明明他离开时那么决然,怎么会后悔?骗人,他在骗她。“骗子……”年轮不敢,不敢赌,这个男人对她而言实在遥不可及。

男子笨拙的拭去她眼角泪水,想起蜃楼时自己也曾对她不信任,“怎么舍得骗你。”白凤苦笑着,他不舍得,仅是看到年轮如今这般惊慌的模样,他就不知所措了。“原谅我好吗?”在蜃楼上的那些话,白凤生怕有一天会实现,他怕她不要他。

现在只是想象年轮不在自己的身边,白凤心里便难受不已,疼痛比任何时候都强烈。泪水终究是难以抑制的滑出眼眶,那些话在白凤看来是惩罚,对于年轮又何尝不是如此。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赌上了一切去爱这个男人,伤心,但不后悔。

白凤取出一支白羽,这是很久以前年轮给他的,他从来没有用过,正是那支抹了〖梦魇〗的白羽。他将白羽塞进年轮手中,“你既然要舍了我,那么这颗心也一块抹去吧。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他活下来,是她给的,现在还给年轮,也没有什么舍不得。

手中的白羽仿佛有千斤重,让年轮不禁颤抖。原本一直躲在暗处的檀时,这个时候跳出来,又给白凤添了把火,“是他要你杀了他的,年轮跟我回去。”他知道,这个决定,年轮不得不做。

诧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檀时,心乱如麻的年轮不知该怎么选择。他们一个两个都在逼她,杀了白凤?她做不到,在场的任何人都懂年轮做不到。“过去的我错了,可是你也没给我弥补的机会。”扯着嘴角,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他傻,她也很傻。

错了?白凤居然说他自己错了,这个男人过去是多么的骄傲,从不认为自己的做法会有错。可是他为了年轮,第一次承认自己错了。还在惊讶中的年轮,突然被白凤扯过那只握着白羽的手,朝他的心脏移去。这个男人真的不要命了吗!奋力松开那支白羽,从她手中掉落在地。“我做不到,我不要抹杀你……”她舍不得,终究是舍不得他。

年轮心念的,在乎的只有他。这个男人一直在欺负她,他早就把她吃得死死的,还故意用这种办法使她妥协。狠狠地甩开男人的手,别过头不去看他。白凤见此,连忙拉过年轮,稍稍俯下身,与她双额相贴,“从一开始被你在巷子里拦下,被你拥抱,我便无路可退了。那么早就被你预订了,不支持退订。”惩罚性地咬了咬年轮的耳垂。

还就是个孩子,就将他的心给偷走了,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绝对不许别的男人拥抱她。余光瞟了眼那个出来丢火把的檀时。

怔了怔,听到白凤说的话不禁吃惊。傻萌地盯着那双蔚蓝眼眸,良久才开口,“你都记得?”记忆里那个小小的男孩,骨子里的骄傲,与眼前的男人重合。她还以为白凤早都忘记了,还以为那份回忆,只有她一个人舍不下。

白凤怎么舍得忘记,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了脑海中。最初走进他内心的,不是弄玉,就是年轮。“在新郑的时候,我便认出你了。”但他没有说,一开始是惊讶,后来就选择了装作不认识。新郑,是〔逆风〕任务那次,还是重返之旅那次?是记恨她没有救弄玉么……

他早就认出了她,却不与她相认。白凤的想法,原来她从来都不懂。年轮的沉默反而引起了白凤的不安,连忙捧起伊人的脸颊,很是认真的神色,“你用两世等我,换我许你三生可好?”到现在,白凤还是会担心年轮是否会拒绝自己。

是否该相信白凤一次?许她三生?她不要这么多,哪怕只有今生便已满足。眼中倒映着白凤的模样,怔怔的说不出话。十指揪紧了白凤的衣袖,小声地应着。得到回应的白凤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内心却欢心不已。终于,没什么可以阻挠他们两个了。

花炮的声音四处响起,伴随着欢言贺语。风拂红纱阵阵起,百鸟环绕相伴离。爱过,哭过,去留只在一念之间。爱一人,执一手,三生不松。

赤纱嫁衣,执手三生。

作者有话要说:第五卷:殇轮劫完

还有墨鸦鸦的一丢丢番外哟

喜欢墨大不要错过,虽然主角还是白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