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恨【一】(1 / 2)

她眼睁睁看着弄玉和墨鸦身死。他的敌意她不是不知,只是在那日前不知从何而来。

恨之源,伤之痛。遇之悔恨,失之错过。殊途相陌,同归何道。

月明萧森风划过,屋上瓦砾声声响。枝干相互碰刮,碎叶似乎会被吹破一般。年轮在这破屋里抛丢着一块碧玉,玉上只刻着一个“弄”字。美眸环视了四周一圈,唇角一勾。迈足走了几步,“古老先生,让我寻了这么久,还不打算现身么?”轻轻地笑了几声,突兀握住玉石,另一手抽出隐于腰间的链鞭,扭动颜值,手腕一转,挥着链鞭朝一个角落甩去。似乎缠住了什么,年轮用力一扯,这她倒未料,所寻之人这次竟乖乖出来了。

见年轮反而警惕地盯着自己,古老不免有些气闷地用拐杖重击了几下地面。这威力堪比地动,让人站不住脚。年轮心里暗暗苦笑,老头子内力这般深厚,看来是没找错人了。赶紧收回链鞭,将它再次缠在腰上。从蜃楼下来后,她便一直有些不安,至少她还不能确定在那看到的是真是假。去问白凤,又怕惹他不开心。因此,年轮只能先离开桑海,寻找眼前这个据说可以带人回到过去的〖古老〗先生。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必须要亲身回去看一次。

后者见年轮一直瞅着自己,便象征性地敲了几下拐杖,这样反而让人觉得他不是年近百岁的老人,而是个爱计较的孩子。黑袍下的老人此时的表情,她是看不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知老人竟用那七扭八拐,形状复杂的拐杖头敲击她的脑袋。额角传来的痛楚使年轮不禁皱起眉头,倒是有几分委屈地看着黑袍老人。

“瞅什么哈?叫你死缠了老头我这么多天,现在出来了你还紧张什么?”他辣么英俊潇洒,年轻时便有大群妹子在后面追着,老了也照样不差。挺了挺腰板子,黑袍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

自个揉揉额角,“谁让你一直躲,不就找你有点事嘛……”虽然她是可以理解古老是被追怕了。世上之人都有后悔之时,而有的人寻找他,只是想知道过去发生的真想。年轮便是后者。

古老突然静下来盯着年轮好一会,他的原则也没什么,他向来只帮有缘人。既然她都逼出自己,那帮她一把有何不可。这一回,可不只是魂归,肉身也是一起的。重返便相当于再经历一次,若是在过去发生了意外,那可就真的死在那里了。有了许多前车之鉴,古老每次也是再三提醒,万不可改变过去,一切顺其自然便好。虽然如此,但总有些人改变了,而他也只能下杀手,阻止这类人。“重返一事你可真的想好了,向来回去的人都会发生种种意外,真的要赌上这条命吗?”语气少有的严肃,他是挺欣赏年轮的,毅然且有能力追了他将近半个月,也是少有的了。

为知道白凤的过去,要赌上这条命么?忽地想到白凤不顾一切去救弄玉的画面,心里一阵钝痛。带着几分轻嘲,目光流转,“那个人对我很重要,无论如何我都要去。”面上是轻柔的容色,古老却看出了她隐去的坚定和悲伤。

终究是〖情〗只一字毁了许多人,若动心了,谁能逃过这个劫?他自己不也是,能带世上任何人回到他们要回的过去,却唯独回不了自己的过去,见不到那人。碧色一闪而过,古老接住那块碧玉。无需再多言,握着拐杖的手收紧几分,将拐杖往空处一扔,十指迅速结印,嘴里念叨着咒决。

只见拐杖四周漂浮一层白雾,越来越浓,雾底接近地面的边缘凝结成了冰凌。而这时,屋内的温度也同时急剧下降,对于这一变化,年轮抿着唇暗自催动内力。古老带着年轮,迈向那片白雾之中。当年轮真实的站在韩国都城,大将军府门前时,耳边再次回响起古老的声音。

“切记,天命难违,一切早有注定。当你决定要回去时,吹响你腕间的玉哨。”

回头看去,古老暗自隐于黑暗中,年轮看了看自己不知何时被系上的玉哨。倒也没什么想法,只是有点纠结,这玩意不会很多人用过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