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恨【二】(1 / 2)

〖为了让你活下去,哪怕会被你恨,我也必须这么做。〗

抬眸看向白凤,她清楚的看到他眼眶中,闪着的泪花。心里一阵抽痛,真想冲上去抹掉他的泪,抚平他的眉头。抿着唇,但她不可以去,不可以改变这一切。他的发缕在风中轻飘,发梢闪着零星的微光,昏色映在他的脸上。墨鸦的冷声,制止了白凤的举动,同时唤回了年轮的思绪。退了退身子,转眼看了弄玉一眼,轻叹气。

夜晚,墨鸦在被姬无夜警告一番后,不免有些不安。独自在林间漫步,听闻有动静,侧眸一看见是年轮,虽然不知道她此时出现在这里做什么,但也没心情去探查。可当他看清年轮手中拿着的白羽,眸色一厉,下意识挥了一支黑羽出去。年轮停下步伐,也没有出手,只是侧身子伸出两指,夹住了黑羽。

朝树后的墨鸦看了一眼,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白羽,似乎有些明白他突然出手的原因了。不过这白羽,是白凤放在她这的,这下要她怎么跟墨鸦解释……

一手叉腰,墨色的头发交杂,年轮还隐约看见了几条小辫子。这是他自己绑的?年轮在脑内幻想了一下,那画面有些喜感。“把脸掩起来,莫不是姑娘容貌不能见人?”墨鸦也没急着问白羽的来历,倒是先调戏起人来了。年轮不禁在袍下白了一眼。

夜间视野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看清,但对于年轮和墨鸦而言,绰绰有余。将白羽收回袍下,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我长什么模样,与你有什么干系?”说罢,就像是无意地抬起手,将黑羽挥向墨鸦。男人稍微侧了一下头便躲过了,可眼眸却亮了几分。年轮的动作看起来好像很无力,但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用这种手法。或许是她经常用什么类似的武器,比如羽毛、针。

“美人是不舍得把自己的美貌藏起来不给人看的,看样子你的确不是个美人。”墨鸦眯了眯眼,杀气在他周身浮起。

闻言,袍下的年轮嘴角一抽,竟有些无言以对。墨鸦见她没有反应,侧额抚了抚,“姑娘方才拿着的羽毛可否给在下看看?”声音泛着冷意,这个女人绝不一般。那些白羽,怎么看都跟白凤用的一模一样,她怎么会有?

转过身子,年轮便要迈开步伐。墨鸦见此,眸色一寒,出手拦下年轮,转身挡住去路,不过眨眼之间。后者转了下手腕,抬起手臂抵住男人的拳头。墨鸦这一拳用了些内力,可年轮却像挡住没有力气的拳头一般,轻易接下,不见任何内力波动。没等墨鸦惊讶之际,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一个不支整个身体倒向一旁。是毒!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下的?眸中倒映着年轮的身影,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年轮本来也没打算对墨鸦怎样的,可墨鸦却一直纠缠不休,无奈也只能用点药粉对付他了。“只是普通的毒,半个时辰后你就可以恢复行动了。”要是让他看到自己什么时候下的毒,还不毁她毒医的名头。说罢,再没停留,足尖轻点一跃,几个呼吸间,年轮便消失在墨鸦视线范围内。

留在原地的墨鸦脸色有些不好,没想到让人跑了,而且那女人的轻功可以说与他和白凤不相上下,这还仅仅是他看到的,她的实力恐怕远不止此。做完任务回来的白凤正好奇墨鸦去哪了,四处寻找着。在林间发现了他的踪迹,却又点不对劲,赶紧上前,停在墨鸦跟前,“被暗算了?”白凤一挑眉,显然有些笑意。没好气地给白凤一记白眼,他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缓缓告诉白凤事情经过,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

一个女子那些他的白羽?才能双瞳一眯,“我去看看。”莫名的,对那女子生了些好奇。放倒墨鸦,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呢?也不等墨鸦开口阻拦,白凤已纵身追去。这小子!那个女人可不是轻易能对付的。得在白凤闹出什么之前恢复,墨鸦开始调整运息。

远远看见一个身着蔚蓝银云袍的女子,白凤判定出她就是墨鸦所说的人。再提速跟上,身子一跃,在空中旋转几圈,正好落在年轮跟前。对于眼前的白凤,年轮是始料未及的。本来没想过与他相见,看着眼前的他,心脏少跳了一拍,愣是半点反应也没有。后者仔细打量年轮,看起来也没什么啊。双手抱臂,稍侧头俯视年轮,冷声道,“虽然我不在乎那几支羽毛,但我好奇你从哪得到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