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恨【三】(1 / 2)

〖他救了白凤一命,那我就还他一命!〗

只是正急于离开的白凤心神都不在年轮身上,再美的画卷他也无心去停留。半片残风划过颊边,不经意督见了街道上这个时期的自己和〔逆风〕的其他成员,看样子是在探听消息,到底是什么什么任务?管不了这么多了,年轮赶紧提气追上白凤。她赶到时,弄玉已经把心弦之曲解说得差不多了,墨鸦则是诧异着年轮的出现。

接下来,白凤便沉不住气了,年轮伸手想要拦下他,白凤却像是预料了一般,打开,顺势推了一把年轮。他这一掌用了不少内力,打在她的肩上,让她来不及防备。险些喷出鲜血,咬着牙,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而他打中的肩膀,正是过去为他挡下匕首的那边。

怔怔地看着为了弄玉冲出去的白凤,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鼻间泛起酸意,此时年轮眼中的白凤,是这个时期的白凤,又像她所知的白凤。对待她,从来都没有变化。墨鸦看到年轮从眼眶滑落的泪光,怔了几个数。有这么一双漂亮眼睛的女人,面纱下的容颜也不会差。有种感觉,她被这样对待并非第一次了,但是她和白凤,是何时认识的?

紧揪着衣裙的手,又松开。白凤的肩膀,曾属于弄玉。一切都跟在蜃楼所见一模一样,自己给自己狠狠地捅了一刀,痛够了,看清了,却不舍得放下。

眼见姬无夜要伤着白凤,墨鸦只得出手。年轮也顾不上再多,向姬无夜挥出数十根银针。“谁!姬无夜愣是被人打断了两次,朝周围看去。”年轮思量了一会,中午决定现身。稳稳的站在白凤身侧,在她举手间才发现衣袍下各有两只白羽系在臂环上。姬无夜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想必他也发现了年轮的实力不一般,“没想到你们还有帮手。”转过身子,他们四周瞬间降下了铁笼。上方四角开启了机关,箭在弦上只等姬无夜一声令下。

环视了四周一圈,眸色越发清冷。目光最后停留在弄玉身上,正巧对上弄玉投来的视线。先移开目光的是年轮,又看了眼蹙着眉头的白凤,几番心理挣扎之下,她还是过不了良心那关,打算给弄玉解毒。不想这是墨鸦问弄玉解药在哪,只见她眸光流转着,顿了一会才说,“在,城外。”听到回答,年轮向腰间探去的手停下,看着弄玉愈来愈苍白的脸颊,一时间又纠结起来。

后者扯着笑容,她就像一只快要凋零的嫣花,在濒死边缘苦苦挣扎。年轮侧开头,垂下手,隐去眸中的不忍。而年轮这一系列变化,全被墨鸦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

姬无夜没给他们时间继续讨论,刹时,四面八方的箭雨朝他们袭来。墨鸦忙是用一片玄鸦挡住箭雨,不过多时,周围躺在数百只乌鸦的尸体。看着姬无夜箭上弦瞄准墨鸦,年轮愣了愣,她知道,这一箭是会穿过墨鸦的身体袭向白凤的。

箭离弦的瞬间,年轮也抬起手,一抹白色从她手中挥出。还是慢了一步,只折断了箭尾。但是年轮的出手,还是使箭的轨道改变,发生了偏移。年轮看清自己挥出的竟是白凤放在她这的白羽时脸色一怔,而羽毛已经从缝隙穿过铁笼,钉在年轮够不到的位置。

“啊!死了死了,要是凤凤知道我弄丢了会生气的!”她怎么会拿错用羽毛啊,要用针啊!针啊!真是为自己的智商捉急。本来就忍着一口血在喉间的墨鸦听到年轮的话后,呛喷了出来,正对着白凤。凤凤,指的是白凤?

看着那透心凉的伤口,白凤若不是你执意来,墨鸦也不会受重伤。

石破惊天,白凤踏着那只黑羽离开将军府。年轮眼见姬无夜打开铁笼就要追上去,冷下眼眸。上前扭断姬无夜的右手,回身之际一把药粉洒向他。药效很快,姬无夜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这才转身看向同样倒地接近油尽灯枯的墨鸦,几分犹豫。

古老的话一再在她耳边响起,不可以改变,不可以阻止,但她做不到视而不见。更何况,是为了救白凤的墨鸦。垂下眼帘,点穴止血,迅速喂他吃下一粒药丸。目前只能用药吊着他的命,先离开这里再说。

“别死啊,你这条命可是我赌着会被比姬无夜强上不知多少倍的老头追杀捡回的。”扶起墨鸦,这男人真是太拼命了,简直一点余地都不留给自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