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恨【四】(1 / 2)

改写命运,就真的不会有后悔吗?既然是没有结果的结尾,那就不应该有开始。

〖我们的故事,有让你心疼珍惜的一章吗?〗

空出手来聚气成刃挥断那些银针。接着抽身冲向年轮,就在眨眼之间,一道重击拍向她带伤的右肩。身子想被抽走一般不受控制,往白凤那后边倒去?一股甜腥从她口中涌出,喷洒到白凤脚边。勉强身子站起来,面纱缓缓飘落。

一张不施任何粉妆,樱唇嫣嫣,眼角唯有一朵栩栩如生的徘徊花案的容颜落入众人眼中。连忙别过脸,真是什么不想发生的事都发生了。一手捂着受伤的肩膀,勾唇轻笑,眼底满是自嘲,她不敢,没有勇气去看白凤的眼睛。

“罢了罢了,看你的应对能力,也不是第一次和阴阳家的人交手了。丫头,有些事情已经开始了,就得好好结尾。唉……〖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古老轻叹着,转过身,手一伸拐杖便向他飞来。缓步离开,又抬手摇了摇。玉哨与铃铛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年轮心里明白,垂下眼帘看着腕间的玉哨。

紫女不知何时出现,解开了卫庄他们的穴道,绕有趣味地看着白凤和年轮。

“为什么不救他们!弄玉和墨鸦本来不会死的!”在白凤的质问中,含着深深的恨意。恨自己的无力,又恨年轮的袖手旁观。后者迅速出手敲打白凤的后颈,让他昏迷倒向自己。

手指穿过他的发间,泪珠滴滴掉落在白凤的颊上,与残留的血迹混合。抚平他的眉头,眼里满是无可奈何,“那便恨吧。”既然如此,那就恨她吧。在那一瞬间,她想起了许多,明白了许多。开始加入〔流沙〕时,到如今仍旧的敌意态度;这个时期的他们,来到新郑的任务。

刺探姬无夜身边的〔夜幕〕暗卫。

一切早就注定了,她以为是改变了,却不想一切都按着命运而走。她的到来,袖手旁观,让白凤恨她,怨她。所以,白凤对她的态度时冷时热摇摆不定;所以,白凤讨厌她的碰触;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恨不得杀了她吧。

这个时期的年轮,也许会在任务中遇到白凤的,却在路上耽误了两日,昨日才到达。只差一点,就差一点,他们就不会相隔九年才见了。只差一点,这个时期的年轮和〔逆风〕就可以救他们了。

“我是不是,不该这么执着来找你?再不相见会不会更好?”满心的苦涩,若她放下执着,便不会与他纠缠。她不能救弄玉,也不敢救……所以哪怕是被他恨,她也要他好好活着。但她也怕,改变了一切,就真不会与白凤相遇了。

天空褪去殷红染上玄苍,冷风肆意地吹刮着。

紫女眸色一闪,勾起唇角,“姬无夜正在全城搜捕这个不听话的手下。”

最后,年轮还是让卫庄他们带走了白凤。回到驻点,过了好久才见墨鸦恢复意识。年轮端着热水走到榻边,让他坐直起来,顺手过去帮他解衣服。谁知墨鸦反是一僵,抓住年轮的手,“姑娘还是放着我自己来就好。”他绝逼不是害羞,只是为了年轮的清白名誉着想。

早已取下面纱的年轮唇角一抽挥开男人的手,“该看的不该看的早都看光了。”顿了顿,忽地想起白凤也曾有过类似的举动,眸色暗了暗,“你在纠结什么。”挑着眉,继续手上的动作。况且她是医者,他也不是唯一一个被看的。

否认不了的是,墨鸦的身材的确不错。

对于年轮轻车熟路的动作,墨鸦心里一阵不平衡,他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看光了!“你也脱过白凤的衣服?”轻浮地打趣道,那小子……

“他…受伤了总是一个人躲起来,没办法只好硬来了。”唇边的笑容告诉墨鸦,这些回忆对年轮而言都是美好的。白凤那家伙,也会对女人妥协啊。他还记得年轮那时的落泪,仿佛是早就知晓了一般,却又难以接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