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恨【五】(1 / 1)

〖留恋,还是执念?如果能有来世,我们还是不遇见的好。〗

“呐,墨鸦鸦,你知道这里哪有味道一流的糕点吗?”她快忍不住了,之前都有白凤带吃的给她,到了着地方后就只能她自己。所以说年轮被白凤圈养了,这个形容的确没有说错。

正在自个上药的墨鸦嘴角一抽,这段时间被年轮这么唤着他也算习惯了。也不知年轮用的是什么药,他想好慢一点都不行。所以当他能够自理时年轮就撒手不管了,上药什么的都是自己处理。“城西有一家还不错。”按着记忆里搜寻,随口一答。墨鸦自己本身对甜食不是很感冒,可那个人,却也是个嗜甜如命的女人。脑海里忽的浮现一个女子的模样,不禁失笑。

城西?她是路痴怎么办,天要亡她么!真是笨到家,跑到楼下交代小厮就可以啦。调戏墨鸦比调戏白凤有趣,也比白凤好欺负,嗯……

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墨鸦看了看天气,挺晴朗的啊,难道是他身子骨差了不成?

待到糕点到来,年轮美滋滋地轻咬一口。入口即化的糯软,这个味道她可不会忘。白凤,每日送来的糕点,与这个味道一模一样。是巧合吗?不会,白凤从来不做无意义的事情。“墨鸦,白凤知道这家店吗?”声音很轻,像是喃喃自语一般。目光有些空散,失神。

闻言,墨鸦转头看她,瞟了一眼食盒中的糕点,挑眉回想着。这才淡淡地开口,“应该吧。”他记得,好像是知道的。毕竟有一段时间,他经常买,而吃不完就丢给白凤解决。

所以,那个男人每次都跑回这里么?是为了惦念墨鸦,还是为了弄玉?她真是个小气的女人,一点点小事都在吃醋,在意得不得了,任哪个男人遇到她这种都会逃走吧。垂着眼帘,明知道纠结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白凤对弄玉的感情不会改变,却总是克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扯着唇角,面色淡然地继续吃糕点。

“看来白凤一点安全感都不给你。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你不担心?”墨鸦忽然问道,语气中带着少许戏谑。看年轮刚刚的神色语气就能察觉出什么,不过这都是怨不得人。

担心?她又不知道紫女他们把白凤带到哪去了。况且她既没有赤练的蛇群,也没有白凤的百鸟,这样怎么寻找?

不过接下来都该顺利进行了吧。目光停留在墨鸦身上好一会,“怎么,你就没有思念的人么?比如说,某个女子?”一挑眉,反问道男人。墨鸦的事,当初因为白凤她也有适当查过一些,他的情史啊,啧啧啧……

后者一怔,思念的女人?随即苦笑,想见又如何,那件事之后他甚至不敢见她。对她而言,只剩下复仇和恨意了吧。也许这就是命,无奈的摇摇头。见墨鸦久久没有回答,自是没趣的抿唇不言了。取下腕间的玉哨,仔细把玩着。

“墨鸦,不要出现在人前,至少在韩国覆灭之前,都不要现身。”轻声说道。韩国的覆灭么?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顺风而来的尘沙,迷茫了双眸。

女子倚靠在树干上,玉哨躺在手心中,抬头凝望着天空。抬起手,吹响玉哨。悠长的哨音在空气中回荡,远远走来一个人。握着拐杖,系在拐杖的铃铛发出“叮铃铃”的响声。

作者有话要说:莫忘恨完

一口气更完什么的,再也不要了

即将发表新文,宇智波鼬的BG同人文,亲们留意一下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