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 / 2)

门外的于静兰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岳清瑶打量了一下自己,还穿着昨天参加宴会的裙子,裙子很脏,还有来历不明的血迹,手臂上多条已经结了疤的伤痕。

她昨天回来后,体力透支,本来想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一休息就睡了过去,澡没洗,伤口也没处理。

“你,没事吧?”于静兰问。

岳清瑶淡淡说:“没事。”

“怎么弄成这样?”

岳清瑶想了想,“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昨晚演了一部好莱坞大片,我还是女主角。”

于静兰:“……”

瑶姐,你真的没问题么?qaq

岳清瑶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开着车去了片场,于静兰不提示她,她都快忘了今天有戏要拍。一部时装剧,她在里面演了一个小小的配角。

剧组里的人从道具师到演员都在讨论着昨天传祺集团总裁遭遇车祸的事。

“太惊险了,他的车都烧成灰了。”

“那人呢?怎么样了?”

“听说他自己砸了车窗,爬了出来,逃过了一劫,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岳清瑶在一边听着,呵呵,就昨天他那个样,还砸车窗?

但是岳清瑶要是站出来说人是她救的,估计没人相信,再说,她自己都不相信昨天做了那么惊险并且伟大的一件事。

估计昨天那种状况,萧政宇本人也未必记得是谁把他救了出来。

拍完了戏,岳清瑶收到了袁航的信息,他说今晚一起吃饭。

这个时候,他和袁航还在开始恋爱的阶段。他和袁航之所以认识并成为男女朋友,是因为他们两个住的地方离得不远。

岳清瑶的车送去修了一个星期,她每天搭袁航的顺风车,慢慢地熟络起来。后来,就这么成了恋人。

知道了一年后发生的事,岳清瑶一刻也不想和袁航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

“袁航,我们分手吧。”安静地餐厅里,岳清瑶吃着牛排,突然抬起头说。

不知道实情的袁航愣了愣,“怎么了?是不是我这几天没找你,你生气了?”

岳清瑶兀自说:“不是,是我移情别恋了。”

“谁?”

岳清瑶想了想,说了一个人的名字,“萧政宇。”

袁航冷冷地笑了几声,“你觉得他有可能喜欢你?”

“几率虽然很小,但是我觉得他喜欢上我要比喜欢上你的几率大一点。”岳清瑶说。

袁航:“……”

岳清瑶站起来,“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袁航拉住她的手,很认真地看着她,“你能不能别疯?”

“那你想让我怎样?”

袁航深吸了一口气,“分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请问,哪里看上去像是假的?”

“岳清瑶!”

岳清瑶真的很难解释清楚,她严肃地再次强调,“我是很认真的。”

袁航狠狠地盯着她,突然,画风一转,“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哈?”

“我好像没跟你表白吧?”

岳清瑶一脸懵逼,袁航松开了她的手,站起来,比她高了一截,“所以,你根本没必要特意跟我说分手,我们没在一起过。”

这……就比较流氓了。岳清瑶竟然无言以对。

但是,渣男主动承认他们没在一起过,岳清瑶觉得一身轻松。

和袁航划清界限之后,岳清瑶换了个房子。和之前的房子距离十万八千里路,上班和袁航不同路,眼不见为净。

岳清瑶刚把东西都搬进了房子,她的助理于静兰和好友刘梦琦都过来帮她收拾房子。

“清瑶,跟袁航分手,这绝对是对的。”刘梦琦听完岳清瑶和袁航分手的事,率先发表意见,“我好几次看见他和余欣洁两个人很亲密,说不定,早就有什么□□。”

“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怕你伤心啊。”

岳清瑶:“……”

于静兰说:“余欣洁那种女人,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吧。”

刘梦琦不服,“呵,我要是男人,我就不喜欢。脸蛋虽然好看,但是不知道被多少个人睡过。”

“可是男人就是犯贱。”岳清瑶道。

刘梦琦竖起大拇指,“犀利。”

此时,门铃响起。于静兰开了门,门外站着三四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看样子,很有来头,“你们是?”

为首的年纪较大的男人问:“请问,岳清瑶小姐在吗?”

岳清瑶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厨房探出头来,“在!”

男人礼貌地道:“岳小姐你好,是萧先生让我过来找您的。”

“萧政宇?”

“嗯,是的。”

岳清瑶从厨房走出来,“什么事?”

男人含着笑,“萧先生说为了答谢您,有一些小礼品想送给你。”

说着,男人示意身后的三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伙子手上提着大袋小袋,那些袋子上的logo每个都是国际知名品牌。

岳清瑶内心:这叫小礼品?

“礼物已经送到,我们就不打搅了。”

男人说完后,和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转身离开了。

刘梦琦翻着那一堆刚送过来的礼品,眼睛睁到最大,“哇!lv包,钻石项链和耳环,还有prairie的护肤品,这些加起来,起码要值上百万啊!”

惊讶过后,刘梦琦和于静兰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岳清瑶。

第3章chapter3

岳清瑶扯了扯嘴角,“这个……好像是要上百万。”

“你,你傍上他了?”刘梦琦不大确定地问。

“不是。”

于静兰接着问:“你把他睡了?”

岳清瑶呼出一口气,“我说,你们能不能往比较高尚的方向去想一想?”

刘梦琦和于静兰异口同声,“想不到!”

岳清瑶老老实实地把那天救萧政宇的事说给了他们听。

听完后,刘梦琦更加惊讶,“原来是你救了萧总!”

“算是吧。”

“难怪你那天早上身上会有血迹。”于静兰也想了起来。

“你,你也太牛了吧!”刘梦琦搂着岳清瑶的肩膀,“清瑶,我跟你说,你这次绝对要火了!”

“哈?”

“你救了传祺集团的总裁!你知道吗,传祺集团完全可以掌握一个艺人的命运和今后的发展!你现在是萧政宇的救命恩人,你说,他能对救命恩人不管不顾吗?”

经刘梦琦这么一提醒,岳清瑶好像想到了什么。

在这个圈子,她之所以一直不冷不热,不咸不淡,不是因为她不够努力,而是缺少了一个后台。圈里的女明星,要不就是家底雄厚,要不就是背后有几个干爹撑腰,而岳清瑶什么都没有。

她重生后,一直在想着怎么摆脱自己的命运,或许,萧政宇就是他的贵人!

“清瑶,我正好想买个包,你看,这个lv包不如赏了我吧。”刘梦琦捧着那个lv小宝宝,爱不释手。

岳清瑶从她手上夺过,“不行,这些都是要还给人家的。”

“为什么?他送过来的礼物,你还还回去,你是不是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