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1 / 2)

片,“看来,我不能开车了。”

萧政宇说:“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你送欣洁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就好。”

萧政宇对身后的关景华吩咐道:“另外安排车送余小姐回去。”

“是,萧总。”

第6章chapter6

余欣洁死死咬着唇,气得全身都在发抖,今天的她本来是女主角,却因为岳清瑶,硬生生地将为了女配角。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去!

岳清瑶看了一眼余欣洁,在萧政宇的搀扶下上了车。

萧政宇对司机说:“先去医院。”

岳清瑶问:“去医院?”

“看脚。”

岳清瑶摆手,“不用,这点小伤,回去抹点药就好。”

“刚才不是喊疼?”

岳清瑶也知道自己太夸张了,于是赔笑,“现在好多了,真的,我家有药,抹点第二天就好的。”

萧政宇看了她一眼,“随你。”

岳清瑶住是再普通不过的小区,车停在小区门口,不能开进去。岳清瑶下了车,对萧政宇挥了挥手,“拜拜。”

萧政宇跟着下了车,“能不能走?”

“能的,你回去吧。”岳清瑶弯腰脱掉高跟鞋,提在手上。

萧政宇看了看她裙摆下露出的脚,“住哪一栋?”

“e栋。”

萧政宇揽住她的腰正要用公主抱,岳清瑶阻止,“扶着就好,我腿又没断。”

扶着她走到e栋,进了大厅,他上前要去按电梯,身后的岳清瑶说:“走楼梯吧。”

萧政宇看了她一眼,“有电梯就坐电梯。”

岳清瑶弱弱道:“我住五楼,电梯不停的。”

萧政宇:“……”

“不要用这种嫌弃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没办法的,穷。”o(╯□╰)o

小区里的电梯只服务于七楼以上的楼层,而七楼以上的租金要比七楼以下贵一半。

萧政宇没说别的废话,拦腰将她抱起,往旁边的楼梯走去。

回到家,岳清瑶把抽屉里的红花油拿出来,萧政宇接过,坐在沙发上抬起岳清瑶的脚放在腿上,往手心倒了一点抹在岳清瑶红肿的脚踝处。

“卧槽,好疼,你倒是轻点!”岳清瑶喊得撕心裂肺。

萧政宇:“不要在我面前说粗口。”

“哪一句是粗口?”

“自己回想刚才说的话。”

那句卧槽?“那是哪门子粗口,口头禅好吗。”

岳清瑶以为,第二天的娱乐新闻应该有她的一角,比如:传祺集团总裁萧政宇在周年庆晚会上与一名三线演员共舞,当红女星余欣洁竟被无情冷落

再比如:传祺集团总裁萧政宇深夜送神秘女子回家,疑似恋情曝光

但是万万没想到,真正的新闻头条是这样的:传祺集团总裁萧政宇携国民女神余欣洁参加晚会,两人甜蜜对视,金童玉女,羡煞旁人!

这种新闻,岳清瑶就有点看不懂了。

全都是炒作!

岳清瑶今天要去摄影棚拍杂志封面,来到了摄影棚才接到罗香怡的电话。

“清瑶,今天别去摄影棚了。”

岳清瑶不知道罗香怡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怡姐,今天不是要拍杂志封面吗?”

“公司临时换了人。”

那边,黄姿雅戴着墨镜向着这边走过来,这下,岳清瑶不问也知道换了谁。

明白了情况,她对电话里的人说:“那好吧,我回去。”

黄姿雅走到她的面前,“哟,清瑶,你怎么在这,不会是来探我的班吧?”

岳清瑶笑了笑,“别想太多,会得幻想症的。”

“那……你是来干嘛的?”明知故问。

岳清瑶看着她的墨镜里的自己,“鉴于我们两不熟,我就不告诉你了。”

黄姿雅扶了扶自己的墨镜,“不说就算了,反正你的事我也不感兴趣。”

“再见。”岳清瑶绕过她,开着车折回了公司。

在罗香怡的办公室,刘梦琦打抱不平,“不用说,一定又是余欣洁那个□□搞了鬼。”

于静兰抱着双臂靠在椅子边,“我也觉得,否则通告下来,杂志社那边不会随随便便临时换的。而且,代替瑶姐的还是余欣洁身边的人。”

岳清瑶端着热咖啡坐在沙发上发呆。

“怡姐,余欣洁无法无天,你得为我们撑腰啊。”刘梦琦也是罗香怡手下的艺人,这一次是岳清瑶的通告无缘无故被取消,下一次就有可能轮到她了。

罗香怡头疼地揉了揉额角,“现在老总都听余欣洁的,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只能认命了。”

刘梦琦叹了一口气,“要怪就只怪我们没她那么贱,她能在娱乐圈站稳脚步,全靠背后没有几个干爹撑着。”

岳清瑶站起来,“我先走了。”

刘梦琦看着她问:“去哪?”

“反正今天休息,去兜兜风。”岳清瑶拉开门出了去。

岳清瑶开着车在外面兜了一圈,再去日本料理店吃了一顿,心情才舒畅了一点。

晚上的娱乐新闻,荧屏上的余欣洁面对着记者对于感情问题的追问带着甜美的笑,回应说:“看缘分吧。”

记者再问:“请问你和传祺集团的萧政宇有可能发展成为恋人吗?”

余欣洁笑了笑,“这个顺其自然吧,我个人比较喜欢谈一场顺其自然发展的恋爱。”

岳清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往嘴里塞零食。

娱乐新闻完了后,她关掉电视,拿起了手机。

这还是她第一次打萧政宇的手机号码。

“萧总,晚上好。”

“嗯。”这是萧政宇最常用到的一个回应词。

“我想到我的第二个请求了。”

“什么。”

“我想让你做我男朋友。”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为了证实萧政宇是否挂了电话,岳清瑶看了看手机屏幕,显示还在通话中。

“喂?还在吗?”

“在。”

“你先别拒绝,我刚说的其实是假的。”岳清瑶纠正道,“不不,我的意思是说要你做假男友。”

“你到底想说什么?”

岳清瑶觉得自己对不起语文老师,说句话都表达不清楚,她重新整理了一下词句,“我想让你做我名义上的男友,也就是演戏,暂定一年期限。”

“原因。”萧政宇问。

岳清瑶想了想,答:“炒作。”

萧政宇:“……”

岳清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请求稍微有一点过分,“你要是觉得挺为难的就算了,我说过的,不会提出让你为难的要求的。”

“见面说。”

“现在?”岳清瑶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自己身上也穿着睡衣了。

“明天。”

“哦哦,好。”

第7章chapter7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