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1 / 2)

的顶头上司,她也不能拒绝,否则她以后在公司难以待下去。

岳清瑶开着车去了马云祥电话里说的酒店,在一个包厢里。

进了包厢,她才发现,袁航和余欣洁也在,而那名导演则是香港著名导演蒋锐华。

有余欣洁在,岳清瑶就认定了绝对没什么好事。

马云祥介绍说:“蒋导,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岳清瑶小姐。”

蒋锐华上下打量了一下岳清瑶,那种眼神并不是纯粹的欣赏,而是带了一点邪念。

岳清瑶礼貌地问了好,“蒋导好。”

马云祥指了指蒋锐华旁边的位置,说:“清瑶,快坐。”

岳清瑶走过去坐下。

余欣洁说:“蒋导,我们清瑶可是出了名的清纯,别的导演要是请她吃饭,她去都不去,也只是听到您来了,她才肯出面。”

蒋锐华含着笑拍了拍岳清瑶的肩膀,用一口浓重的粤语口音说:“那岳小姐还真是出淤泥而不染啊。”

岳清瑶皮笑肉不笑,“我这种小演员哪敢不出面,是欣洁抬高我了。”

酒店服务员陆陆续续上菜,还上了好几瓶高度白酒。

马云祥说:“清瑶,蒋导喜欢喝酒,你待会陪她多喝几杯。”

岳清瑶笑得很难看,扫了一眼袁航,袁航也正好在看着她。

袁航的视线落在蒋锐华身上,“蒋导,你的新作打算什么时候开拍?”

蒋锐华喝了一杯酒,“现在还在物色演员,快的话,三个月之内就开拍了。”

余欣洁接话,“我看了剧本,我觉得清瑶就挺适合里面的一个角色,蒋导多考虑考虑我们清瑶呗。”

“哦?”蒋锐华问:“哪个角色?”

“女配角。”余欣洁扫了一眼岳清瑶说:“演女配角,清瑶很多经验的。”

岳清瑶只笑不语。

蒋锐华看着她,“我这部电影的女配角是看点之一,我看岳小姐的气质可以演,改天过来试一试戏,不知道岳小姐肯不肯给面。”

“蒋导不介意我是个没名气的老透明,试戏,我当然去。”

袁航这边给蒋锐华倒满了酒,那边就举起了杯子,“蒋导远道而来,今天我们作为东道主,敬你一杯。”

岳清瑶的酒量还可以,连续喝几杯,脸都不红。倒是蒋锐华,几杯白酒下肚脸颊都泛起了红晕,手也不安分,放在岳清瑶的背后乱摸。

又是个色鬼。

岳清瑶站起来,赔笑道:“抱歉,去一下洗手间。”

出了包厢,岳清瑶觉得洗手间的空气都比里面清新。

岳清瑶推开一间隔间进去,坐在马桶上,拿出手机,给萧政宇发了个信息:萧总,花园酒店302包厢,求救。

岳清瑶发了信息,在里面坐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开了洗手间门出来,余欣洁正在镜子前补妆,幸灾乐祸地瞥了一眼岳清瑶,“清瑶,蒋导对你很满意,你要好好把握。”

“当然。”岳清瑶洗了手,再甩了甩,把手上的水珠甩上了余欣洁的身上。

余欣洁拍了拍身上的水珠,“你干嘛!”

岳清瑶抱歉地说:“哎呀,抱歉,没湿吧。”

余欣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岳清瑶把手放在烘手机上烘了烘,转身出了洗手间。

进了包厢,蒋大导演的脸已经比得上了黄昏的太阳,看着岳清瑶的眼神也是□□裸地。蒋锐华对着她招了招手,“来,清瑶,刚才你都没怎么喝酒,再来陪我喝几杯。”

岳清瑶走过去坐下,余欣洁随后进了包厢,趾高气昂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岳清瑶连续喝蒋锐华干了几杯,依旧面不改色。

袁航说:“清瑶,你酒量这么好,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岳清瑶回了一句,“那说明你对我了解得不够透彻。”

“酒量这种东西,都是练出来的。”余欣洁说:“清瑶没喝醉,待会送一送蒋导回酒店吧。”

岳清瑶说:“我从不酒驾,所以,我刚才已经通知我男朋友过来接了。”

“男朋友?”马云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

“嗯。”

蒋锐华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你还年轻,以后大把红的机会,有男朋友可就成了拖累了,得赶紧甩了。”

离得太近,岳清瑶被他满嘴的酒气恶心到了。

此时,有人从包厢外敲门进来,岳清瑶抬头,看到了萧政宇。

马云祥第一个站起来,寒暄道:“萧总,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萧政宇看了看被蒋锐华搭着肩膀的岳清瑶,“有点事。”

蒋锐华看向突然进来的年轻男人,连马云祥都对他毕恭毕敬,想来不是小人物,“这位是?”

马云祥说:“这位是传祺集团的萧总。”

传祺集团几乎掌控者半个娱乐圈。提起传祺集团,娱乐圈无论是大导演还是大明星,都要敬三分,蒋锐华自然也不例外。

他虽然喝了很多酒,但是神智还是清晰的,听到了传祺集团总裁的大名,立即起来要和他握手,“原来是萧总,幸会幸会。”

马云祥好奇萧政宇为什么突然出现,但也不好问,“萧总吃晚饭了吗?来,坐坐,我再另外找人加几个菜。”

“不用,我来接人的。”

“接人?”

萧政宇示意了一下岳清瑶,“我女朋友。”

马云祥愣愣地看着岳清瑶,她是萧政宇的女朋友?岳清瑶口中的男朋友就是萧政宇?

岳清瑶含着笑从座位上起来,走到萧政宇身边,挽住她的手臂,“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我就在附近。”

蒋锐华此时此刻笑得尴尬,“原来,岳小姐是萧总的女朋友。”

马云详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这……萧总也太低调了。”

萧政宇用宠溺的眼神看着旁边的岳清瑶,“是清瑶低调,所以一直没公开。”

蒋锐华和马云祥都恍然大悟,心里头有一点不踏实。马云详跟蒋锐华说今晚找个美女好好犒劳他,而蒋锐华则意味岳清瑶是那种能三陪的女星。

没想到,岳清瑶竟然是萧政宇的女人。

萧政宇说:“不打搅各位聚了,我和清瑶先走。”

马云祥笑得难看,“好,萧总慢走。”

岳清瑶扫了一眼桌子对面的余欣洁,唇角勾起一丝笑,挽着萧政宇的手臂转身走了。

进了电梯,岳清瑶松开了萧政宇的手臂,说了一句,“谢谢。”

萧政宇不问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圈内女明星被要求陪吃饭陪酒都是常事。

岳清瑶拿出自己的车钥匙,萧政宇说:“你喝了酒,坐我的车。”

“嗯,好。”

岳清瑶喝了七八杯白酒,喝的时候脸色没变,但是走了几步之后,头开始犯晕。上了萧政宇的车后,直接睡了过去。

到了岳清瑶住的小区,岳清瑶还没醒。萧政宇轻轻摇了摇她,“醒醒。”

岳清瑶动了动,把头歪向外侧,继续睡。

第9章chapter9

萧政宇把车停在了附近的停车位,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她身上。

直到凌晨两点,岳清瑶才幽幽转醒,脖子歪的太久,有些酥麻。

“醒了?”车里的灯开了起来。

岳清瑶听到了萧政宇的声音,微微一愣,看向旁边,才知道自己在萧政宇的车里睡着了。看了看时间,都两点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