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1 / 2)

女配角是贵妃级的,所以妆容和发型要更精致一点。”

郭玉玲哑口无言,余欣洁饰演的女主角一开始,只是女配角身边的一名宫女。所以,妆和头饰都是走简易风的。

不用半个小时,余欣洁的妆就已经画好了,头上两个苞,用红色的发带捆着,名为双丫髻。往那龙套群里一推,也就没了女主角的气质。

余欣洁看了看旁边的岳清瑶,挽着朝天髻,头上插着各式珠翠,眉心一点丹砂更添了几分艳色。

余欣洁把头上绑着头发的带子一扯,“太土了,重新做!”

化妆师说:“余小姐,这个宫女的发型我们都是统一的。”

郭玉玲抱着双臂,说:“让你重新做就重新做,刚才做的发型也太差了,你不会是新来的吧。”

“但是,就算重新做,也是做成刚才那个样子。”化妆师说。

“那就换一个人过来。”余欣洁说。

化妆师咬着唇,心里有气却不能发泄。

戏马上就要开拍,女主角的头发还散着,剧务过来调解,“重做就重做吧。”

化妆师无奈,只好给她重新做发型。

岳清瑶已经画好了妆,刘梦琦拉着她打量了一下,“清瑶,你这一身造型太美了!”

岳清瑶用手指点了点刘梦琦头上的一个蝴蝶发簪,“你的也不错。”

刘梦琦在宫玉里演的是一位嫔妃,造型虽然比不上岳清瑶的华丽,但比起宫女的造型,要精致的多。

刘梦琦看到了余欣洁的宫女造型,捂着嘴笑了笑,在岳清瑶耳边说:“那谁的造型真土。”

岳清瑶也轻笑了笑,余欣洁从镜子里看到她们两个交头接耳,看眼神也知道是在说自己,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

剧务催促道:“大家动作快点,片场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演员就位了。”

岳清瑶和刘梦琦挽着手出了化妆室往片场赶,余欣洁的发型重做了之后,还是和之前一样。

剧务特意过来说:“余小姐,导演在等了。”

余欣洁瞟了剧务一眼,“我记得这部电视剧投入了上亿的,怎么请的化妆师都是半吊子。”

剧务不敢得罪她,赔笑,“下次我另外给你安排,这次就先凑合着。”

“一部剧如果这也凑合那也凑合,那收视率也高不到哪里去。”

剧务咧着嘴笑,“有余小姐演的电视剧,收视率一般也低不到哪里去。”

余欣洁听了这句话,心情好了点,拢了拢头发,“算了吧,毕竟一部电视剧也不是全靠造型支撑收视,还得要看演员。”

剧务摸了摸额头的冷汗,松了一口气。

《宫玉》以架空为背景,主要讲述饱读诗书的女主角叶婉晴因为家道中落进宫做了宫女,偶然一次在赏诗大会上作了一首诗,被身为皇帝的男主角记住。后在御花园与其相遇,皇帝一眼认出了她,邀她赏桃花。叶婉晴以桃花为引,写下了一首词,皇帝从此对她欣赏有加。叶婉晴因此被封了一个昭仪。

叶婉晴受了宠,引来后宫妒忌和排挤。后面的剧情则围绕栽赃嫁祸,明争暗斗展开。

岳清瑶饰演的角色穆妃是后宫中地位仅次于皇后的贵妃,皇后常年缠绵病榻,由穆妃代掌后宫。穆妃前有权倾朝野的丞相爹爹,后有太后撑腰,在后宫之中一手遮天,目中无人。

叶婉晴原本只是穆妃身边的宫女,成了昭仪后,穆妃处处为难打压。叶婉晴的昭仪只做了两个月,便被陷害,调去了辛者库。

后来在皇后的帮助之下,被调出辛者库,恢复了昭仪的身份。皇后表面装病,实则在暗中谋划着如何将穆妃铲除。因叶婉晴在穆妃身边当过差,故想利用叶婉晴除去穆妃。叶婉晴心地善良,不愿介入后宫争宠的恶斗,只一心想过好下半生。

剧情俗套,但热门,所以还是很多制片人和投资商愿意不厌其烦地砸钱拍。

第10章chapter10

片场的灯光道具等都已准备就绪,演员们各就各位之后,场记打下场记板。

身穿华服的穆妃迈着端庄的步伐走进了宫殿,在檀木椅上坐下,跟在她身后的叶婉晴奉上茶,穆妃漫不经心地接过,带了金义甲的手揭开杯盖,浅抿了一口,舌尖尝到了涩味,脸色一冷,把茶递给了旁边的叶婉晴,“换一杯。”

叶婉晴白了她一眼,“是,娘娘。”

“咔!”导演喊了一声,“这一场重拍!”

导演上前来说,“刚才这场戏,前半部分好,但是到了后面,欣洁,你要注意一下眼神。”

余欣洁不情愿地说:“好的。”

岳清瑶用手上的手帕气定神闲地擦着鬓角,像是在幸灾乐祸。端着茶杯的余欣洁恨不得把手上的茶水泼到岳清瑶的身上。

她虽然是女主角,但前面的戏只能做女配角的丫鬟。要是别的女演员,倒是没什么,偏偏还是岳清瑶!看到岳清瑶趾高气昂,她心里就有一股火。

导演举着手上的喇叭,“各就各位,准备重拍!”

场记改了场记板,对着镜头,“第三幕第四场第二次!!”

穆妃进了宫殿,坐下后,叶婉晴奉上茶,穆妃尝了一口,递给身后的叶婉晴,“换一杯。”

叶婉晴恭敬地应了一声,“是,娘娘。”

叶婉晴弯着腰端着茶退了下去。

“okay!”导演道:“这一场过,准备下一场。”

演完戏的余欣洁把手上的杯子往剧务手上一塞,冷着脸走到休息区,郭玉玲早已经准备了水和扇子,给她扇凉。

余欣洁看着那边和导演讨论的岳清瑶,一口白牙差点咬断,想到她要做岳清瑶身边的宫女,帮她端茶递水,穿衣梳妆,便觉得浑身难受。

接下来的一场戏,是穆妃领着几名嫔妃去看卧病在床的皇后。

岳清瑶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很到位,当她念出穆妃的台词,在场的人都产生了错觉:这不是台词,而是真正的穆妃在说话。

她把这个角色演得活灵活现。在镜头面前,她总是微微扬起下巴,傲慢,目中无人,看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带着轻蔑,说的每一句话,即便是一句普通的话,语气也能伤人三分。

导演谢睿常对她竖起大拇指,“演的很到位,不错!”

五月份已经开始热了,演员们还要穿着几层衣服,头上带着几斤重的假发和头饰拍戏。

回到酒店,刘梦琦和岳清瑶都累得趴在床上动不了。

刘梦琦搂着枕头,看着旁边床的岳清瑶,“清瑶,我跟你说,每次看到余欣洁在你面前恭恭敬敬,明明心里不爽,还强颜欢笑的模样,我就特别想笑出来。”

岳清瑶全身瘫软在床上,“这有什么好笑的?”

“有啊,你演的太好了,你往镜头那么一站,我就觉得好有气势,余欣洁根本就没了女主角的光环。”刘梦琦翻了个身,把枕头垫在胸下,“你看她平时仗着自己是公司的一姐,好像整个公司都靠着她赚钱似的,在外人面前装的一副小鸟依人温柔贤淑的模样,在我们面前就趾高气昂,嘴巴又毒,我早就想好好教训她了。”

“演戏而已,又不是真的教训她了。”岳清瑶说。

“管它是不是演戏,总之,看到她被人欺压,我心里就爽!”刘梦琦翻出剧本,“清瑶,我跟你说,明天有一场戏是你煽余欣洁耳光的,这么好的机会,你到时候可别手软了啊!”

这一场戏是叶婉晴在御花园和皇帝赏桃花,被穆妃知道了之后,煽了她一巴掌。

岳清瑶微微勾起唇角,她之所以跟萧政宇提出演女配角,是因为这一部戏的女配角实在是个诱人的角色。

早上演了几场戏,这一场煽巴掌的戏挪到了下午。

场记拍下场记板时,穆妃的贴身宫女说在御花园,皇帝和叶婉晴一起赏桃花,叶婉晴以桃花作了一首诗,皇帝还用笔墨写了下来,赠给了她。

穆妃得知此事,砸了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

叶婉晴刚回宫,给穆妃请了安,穆妃举起巴掌,往她脸上煽了下去,“贱人!”

这一巴掌煽地很响亮,连旁边举着话筒杆的采音员都惊了一下。

“啊!”叶婉晴喊了出来。

叶婉晴的这一声喊得违和,完全不像是女主角该有的反应。

导演喊了咔!重来。

余欣洁捂着被煽的右脸,指着岳清瑶对导演哭诉,“导演,她下手也太重了!”

岳清瑶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谢导深吸了一口气,一个是当红女星,一个是传祺集团老总的女友,他两边都不说话,对着工作人员道:“待会这场戏重拍。”

转身安慰余欣洁,“欣洁,你先休息一下。”

趁着中场休息。

郭玉玲找到导演,小声说:“谢导,这一场戏用替身吧。”

谢睿说:“这一场戏是正脸镜头,不能用替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