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1 / 2)

厅,萧政宇的父亲萧金维已经在餐桌上等着了。

岳清瑶还是认得萧金维的,见了他之后,礼貌地打招呼,“伯父,好。”

“是清瑶对吧,来,快坐。”萧金维道。

岳清瑶入了座,坐在周慧芯的对面,萧政宇的旁边。

周慧芯今天的心情很好,“我第一眼见到你,当时就觉得你和我们家政宇很般配,没想到,是你们两藏得太深。”

岳清瑶干笑了笑,“我和萧总是一见钟情。”

周慧芯愣了愣,“萧总?”

“政……政宇。”岳清瑶改了口,说着,含着笑看了看旁边的萧政宇,“平时和政宇一块,都是开玩笑地喊他萧总的。”

周慧芯了然地点了点头,“你们年轻人,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萧政宇盛了一碗汤,放在岳清瑶面前。

岳清瑶动作很自然地用汤勺舀着喝了一口。

周慧芯笑了笑,“我们政宇啊,从国外留学回来也好几年了,我还没见过他把哪个女孩子带回家呢。”

岳清瑶尴尬地笑了笑,“那是因为他平时比较内敛。”

“他呀,就是爱冷着一张脸,一副谁也不爱理的样子,也只有你能把他摆平。”

摆平?这个词用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第11章chapter11

萧政宇在旁边不说话,一家之主萧金维开口说:“清瑶,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在这里不用太客气。”

“对,不要太客气,当自己家。”周慧芯说。

岳清瑶点了点头,“嗯,好。”

吃了饭,已经晚上九点。岳清瑶本想吃了饭就走,但是周慧芯拉着她坐在沙发上谈心,她也不能说走就走。

萧政宇和萧金维进了书房谈公司的事。

岳清瑶想着明天一早还要早起化妆,拍戏,一直心不在焉。

周慧芯说:“政宇也不小了,再有几个月就满二十九了,我和他爸,都希望他可以早点成家。男人嘛,过了三十岁还没成家,可不行。”

岳清瑶干笑了几声,“政宇这么优秀,不怕成不了家。”

“话是这么说,我和他爸以前从不担心他的感情问题。可是啊,他就是对谁都太冷漠,这才让我担心。”

岳清瑶理解周慧芯的担心,萧政宇平时确实是冷漠了一点。

“清瑶,以后政宇要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你就过来跟我说,我替你好好教训他。”周慧芯说:“就是别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伤了两个人的和气。”

周慧芯的话有暗示,岳清瑶也是听得明白的。但此时也不能告诉她,她和萧政宇其实是演戏的。

“伯母,我和政宇平时没什么矛盾的。”

周慧芯开心地笑了笑,“没矛盾当然是最好的。”

十点多钟,萧政宇终于从书房出来,下了楼梯,走到沙发坐下。

岳清瑶几次用眼神示意他,让他帮忙解脱,萧政宇无动于衷。

十点半的时候,周慧芯说:“今天太晚了,清瑶,你今天就在这睡吧。”

岳清瑶面部僵硬地笑了笑,瞥了一眼萧政宇,“这,我明天还要拍戏,还是回酒店吧。”

“现在这个时间点,你要是再回去酒店,那不得凌晨两三点了,还是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赶回片场。”

岳清瑶想了想,这个点,要是赶回去确实是凌晨两点了。

周慧芯站起来说:“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两早点休息吧。”

岳清瑶弱弱地问了问,“我住哪间房?”

周慧芯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萧政宇,“当然是政宇的房间啊。”

岳清瑶:“……”

周慧芯见岳清瑶的反应,咯咯地笑了几声,“不要告诉我,你两对着媒体公开了关系,还没同过房吧?”

岳清瑶脸不红心不跳地答:“不是,同过的。”

“那就是,既然同过房,回到自己家没理由还分房睡吧。”

“呵呵,是。”岳清瑶尴尬地笑了笑。

萧政宇的房间和想象中一样豪华,比想象中还要整洁。岳清瑶一眼就看到了落地窗旁的单人沙发,她指了指沙发,“我睡沙发就好。”

“要睡也是我睡。”萧政宇脱下了西装外套,打开衣柜挂了进去。

岳清瑶过去把沙发占领,“你别跟我抢,我喜欢睡沙发了。”

萧政宇看着她,“在我面前,你可以更自私一点。”

岳清瑶笑了笑,“我现在已经把你占为己有了,算不算自私?”

萧政宇不语,眉眼之间,有淡淡的笑意。

岳清瑶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要不这样吧,公平起见,抛硬币决定谁睡床,谁睡沙发。”

萧政宇:“……”

“正面向上我就睡床,正面向下我就睡沙发。”岳清瑶往上抛弃硬币,硬币下落时,接过按在手心,打开一看,她露齿一笑,“看来,是注定我要睡沙发的。”

门外有人敲门,萧政宇转身去开了门,门外站着周慧芯。

周慧芯一边探着头,一边进了房,“清瑶。”

岳清瑶听到有人喊她,从沙发上起来,“伯母。”

周慧芯手上捧着一身衣服,“我刚看你没带衣服过来,我这有一套睡衣,新的还没穿过的,你凑合着先穿一穿。”

岳清瑶伸手接过,“谢谢伯母。”

周慧芯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再看了看岳清瑶,“那我就不打搅你们两个了。”

说完,转身出了去。

等周慧芯走后,萧政宇指了指房间里的一趟磨砂玻璃门,“浴室在那边。”

“嗯,好。”岳清瑶今天拍戏穿着厚重的古装,出了不少汗,捧着周慧芯给的蚕丝睡衣进了浴室。

岳清瑶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身体干爽多了。

萧政宇坐在单人沙发上,开着手提电脑处理邮件。

岳清瑶洗了澡出来,对他说:“我好了,你去洗吧。”

萧政宇应了一声,合上手提电脑。

等萧政宇从浴室出来,岳清瑶歪在单人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在车上睡了三个小时,这会又睡得这么香,可想而知,岳清瑶一天拍戏下来有多累。

身体一轻,岳清瑶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萧政宇怀里抱着,惊了一下,“做,做什么?”

“去床上睡。”

岳清瑶反应过来,“不用的,咱们两一块的时候,你别跟我客气。”

身子着了床,萧政宇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

岳清瑶从被子里伸出手,扯住萧政宇的衣摆,“这床这么宽,要不,我们两都睡床好了。反正,我们又不会做什么。”

萧政宇看着她,轻笑,“我发现你,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

“哈?这个……因为是我要求你陪我演戏的,没理由让你受委屈。”那个单人沙发只能坐着睡,要真的睡一晚上,睡眠质量肯定不佳,且第二天还会腰酸背痛。

岳清瑶看着他的脸色,松开了手,“你要是介意,那就算了。”

萧政宇说:“我没说介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