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1 / 2)

艺人互相熟悉熟悉,节目组安排了晚宴,八位艺人坐在同一张圆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互相了解。

在座的艺人,丁杰年纪最大,也是知名度最高的。关伟宏也是家喻户晓的,只是在娱乐圈的地位比不上丁杰。而其他四名男演员,有两个岳清瑶都没听过名字,还有两个是二十岁出头的小鲜肉,分别叫楚威宁和罗锦添,名气不算大,但靠着颜值在国内圈了不少女粉丝。

坐下来之后,大家都很活跃,一开始大家都在谈论丁杰最近要上映的一部电影。

小鲜肉楚威宁说:“杰哥,你演的那部《围战》太精彩了,我光是看片花都觉得热血沸腾!”

另外一名小鲜肉罗锦添说:“我也看了,看了好几次,太帅了!”

岳清瑶没看过丁杰新片宣传,一句话都插不上,只能默默地在一边扒饭。

在车上安安静静的叶子琦也聊得很high,岳清瑶明白过来,她只是对自己冷而已。

聊完了电影,大家又开始聊关伟宏目前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大家又是一片奉承。岳清瑶最近在剧组拍戏,每天累得跟狗一样回到酒店就睡,根本没时间关注电视剧,这会聊到关伟宏的电视剧,她依旧插不上话。

直到晚宴结束,岳清瑶算了算,她只说了一句话:饭菜都凉了,大家快点吃。

晚宴结束回酒店,一上车,岳清瑶就觉得叶子琦对她翻了个白眼,似乎在说要不是节目组安排我才不愿意和你同一辆车。

岳清瑶把最近这几年有可能和叶子琦发生交集的事情回想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可以得罪到她的地方。那她对着自己这样一副嘴脸,到底是为哪般?

在同一辆车里,两个人都不开口说话。岳清瑶也懒得追究为什么,她甩她冷脸,她也没必要热着屁股贴上去。装冷漠,她还是蛮擅长的。

第二天早上,艺人乘坐汽车来到节目录制的地方。重庆碧津公园,广场中间被拦出一块圆形的空地,地上铺了一圈指压板。

录制开始,先是挨个在镜头介绍自己,这种时候少不了广告,大家自然而然把话题聊到了丁杰下个月上映的电影。

楚威宁说:“杰哥,宣传的片花真的超级赞,为了表达我的仰慕之情,电影上映当天,我买一百张票!”

“我,两百张!”关伟宏喊道。

大家纷纷都爆出了数字,岳清瑶默默算了算,50块一张电影票,一百张就是五千块,这对她来说有点多。但是大家都纷纷爆出了数字,她要是不喊一个好像不大道义,反正也只是作秀卖广告,岳清瑶豁出去了,“还有我,一百张!”

“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丁杰双手合十对大家表示了感谢,再对着镜头说:“下个月5号,我的电影《围战》将在全国上映,也希望电视机前的朋友可以多多支持。”

说完了丁杰的电影,又说到了叶子琦的专辑,一轮广告完毕,主持人才宣布游戏规则。第一场游戏的主题是寻找圣水。

第一个环节是接力,两队成员手端两碗水,在指压板上接力。第一棒跑五十米把手上的水交给第二个人,第二个人交给第三个人,第四个人端着水倒进终点的量杯里,再折回把空碗交给第三个人,以此循环,共三分钟的时间。结束后,量杯里的水多的组胜出。

楚威宁在指压板上试着跑了跑,疼得面目扭曲,“啊……太痛了!这东西跟刀子一样!我的脚!受不了!”

看着他喊疼的模样,众人一片笑声。

第19章chapter19

丁杰也试着走了走,对着主持人喊:“这指压板太不人性化了,真的,太痛了,不是夸张,在上面走都这样了,要是跑起来那是要残废的啊!”

其他艺人试过指压板后,也纷纷哀嚎。

岳清瑶,丁杰,楚威宁,孙瑞一组,岳清瑶被安排在了最后一棒。

主持人在众人的一片哀嚎和抗议中喊:“这一局获胜的队伍可以获得寻找圣水的指示,游戏规则,在接力过程中,不能跑出指压板,否则要重来!”

“倒计时开始!”

丁杰作为第一棒,他装了两碗满满的水,一边啊啊地喊疼,一边在指压板上跑,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现场的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丁杰喊完之后,交给了孙瑞,孙瑞脚崴了一下,两碗水倒出了一半。慢吞吞地挨过了五十米,交给了楚威宁,楚威宁的脚长,每一部跨很大,但是每跨一步都喊得歇斯底里。

岳清瑶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接过了水,两个碗都只有三分之一的水,她端着两个碗,快步在指压板上走,走的十分平稳,皱着眉头,咬紧唇,也只是偶尔叫一声疼。

最后,那三分之一的水一地不漏地倒进了量杯,水倒进了量杯,岳清瑶握着碗,再跑回去!

楚威宁看着淡定的她喊,“卧槽,清瑶,你不疼吗?”

岳清瑶道:“没感觉!因为我觉得我的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把空碗交给了楚威宁,岳清瑶赶紧下了指压板,坐在地上让双脚歇一歇。

第一棒的丁杰对着她大喊:“清瑶,太棒了!”

相比之下,叶子琦的尖叫声几乎可以震坏摄像机,她手上的水一点一点地往外洒,到终点时所剩无几。

第二次岳清瑶这一组比第一次好一点,到她手上的水还有一半多。依旧是在她这里,一点也没洒出去。

八个艺人,只有她在指压板上走得最平稳。

这一场游戏结束后,岳清瑶这一队的水比另外一对多出三分之一。楚威宁对着岳清瑶竖起大拇指,“女汉子!”

获胜的那一组拿到了线索,丁杰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字:漂流瓶。

“这附近有没有水?”岳清瑶问。

“什么水?”

“湖或者河。”岳清瑶分析道:“漂流瓶是在水里的,而漂流瓶里面可能就装着我们下一步的线索。”

“聪明!”丁杰道:“应该就是指真正的漂流瓶。”

楚威宁往四周看了看,“这附近是个公园,应该有人造湖。”

丁杰对着队员道:“走,我们去看看。”

果然,附近有人工湖,也有一艘木筏停在岸边,岸边还有工作人员给他们分配了救生衣,“没错,应该就是指这湖里的漂流瓶。”

长长的木筏,坐上了四个人,在水中摇摇晃晃地前进。摄像师没跟着下水,只能用航拍以及木筏上的小摄像头录影。

在湖面上划了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漂流瓶,漂流瓶里面是一块黄色的布,上面只有一个字:童。

里面还有一张字条:恭喜各位获得第一个线索,只要集齐四个线索,就能找到圣水所在之地。

此时,编导地上一个信封,孙瑞接过,拆开,念道:“线索可由一人保管,如保管线索的人被撕了铭牌,则要无条件把线索让给撕名牌者。”

楚威宁抬头,“谁来保管线索?”

“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要不,让清瑶保管。”丁杰问:“你们有没有意见?”

“我没问题。”岳清瑶道。

孙瑞道:“那太冒险了,要是他们发现了,清瑶一个女孩子应付不来。”

丁杰道:“当然不能让清瑶单独一个人,待会我四个人一块,要是被迫分开,一定要有一个人和清瑶一块。”

“那我们下一步去哪里?”楚威宁问。

丁杰再看了看那一块黄色的布,抬头问编导:“剩下的线索在哪里,怎么没指示?”

编导:“就在这个公园里。”

楚威宁仰天大喊,“公园这么大,太坑爹了!”

岳清瑶道:“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分两组行事。”

丁杰道:“那我和你一组,你们两个一组,有情况电话联系。”

“没问题。”

四个人分开在公园里寻找剩下的线索,丁杰和岳清瑶绕着湖逛了一圈,没看到什么线索,倒是遇上了关伟宏和罗锦添。

罗锦添远远地看到了他们,问:“你们找到几块布?”

“你们呢?”丁杰回问。

关伟宏摊了摊手,“一张,不过不在我们身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