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1 / 2)

关的事情,不要提,我不答应。”萧政宇说,岳清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作罢。

车里安静了下来。

岳清瑶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看了会,回过头来,“我好像蛮久没去你们家了。”

前段时间,她两个星期去一次。

“你想去?”

“不想。”岳清瑶嫌弃道:“跟你一起睡一点都不自由,在家我自己一张床,想怎么滚就怎么滚。”

萧政宇看了看她,“对于你的睡相,我好像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

岳清瑶:“等你有意见那就晚了。”

萧政宇:“放心,我没有意见。”

到了岳清瑶小区门口,萧政宇把车停在门口旁边。岳清瑶解开安全带,萧政宇也解开了安全带,在她开门的时候,萧政宇喊了她一声,“清瑶。”

岳清瑶回头,萧政宇倾斜着身子,那张脸近在咫尺,下一秒,唇上一湿,后脑勺被他的手掌固定住,岳清瑶把瞳孔放到最大,右心房扑通扑通地乱跳。

萧政宇允着她的唇瓣,岳清瑶也本能地回应。唇瓣与唇瓣互相纠缠吸允,很柔软,很甜。

萧政宇微微松开她,柔声问:“学会了没有?”

岳清瑶抿了抿唇,咽了咽口中的津液,弱弱道:“可不可以要求,再示范一次?”

萧政宇淡淡一笑,“可以。”

说着,再次吻上她,岳清瑶侧着身子,双手搭上他的肩膀,这一吻,很长很长。

有过了实战经验,岳清瑶才知道,接吻并不需要学的,这是一种本能,只是她今天太过担心,才会一直被NG。

第二天岳清瑶来到片场后,信心满满。

但是统筹姐姐临时发了通知,吻戏被删了!表白后就是拥抱,然后没有下文了!

岳清瑶拉着统筹姐姐的手臂,低声问:“是不是我昨天NG太多次,导演生气了,所以删了?”

“应该不是,你昨天也就NG了三次,导演一般不会因为这个删戏的。”

“那为什么突然之间删了?”

“这个不清楚,我也是早上临时收到的消息。”

“哦哦。”

所以,昨天她和萧政宇练习了那么久,最后还是没派上用场!

于静兰坏坏地笑了笑,“瑶姐,删了吻戏,你好像有点不满意?”

岳清瑶嘴角扯了扯,“不,是太满意了。”

和一个自己把他当做普通朋友的男人接吻,无论如何,岳清瑶都觉得别扭,删了吻戏,正合她意。

但是好奇怪,昨天她和萧政宇接吻,她怎么就不觉得别扭?!

距离明星慈善夜还有两周,岳清瑶被罗香怡临时叫去了公司。说是今天名媛服饰的一个服装设计师要过来为她量身定做慈善夜晚会的礼服。

岳清瑶早上拍了戏,下午匆匆忙忙回到公司。

服装设计师的飞机晚点,岳清瑶回到公司后,她还没来。岳清瑶坐在罗香怡的办公室,百无聊赖,拿着喷雾器给罗香怡办公室的几盆植物喷了点水,处理了一些黄叶。

刘梦琦捧着杯子喝着咖啡,“我说清瑶,你又没钱,干嘛还要接受慈善夜的邀请?”

岳清瑶说:“去看看大家是怎么捐钱。”

刘梦琦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她笑着看向罗香怡,“怡姐,她这副德性你还给她千辛万苦给她找服装设计师,我觉得是白费心机了。”

“这次的服装是赞助商提供的,不过,要记住,去慈善晚会最重要的还是提高曝光率。”罗香怡扶了扶眼睛,“她没钱,他们家总裁有,不怕。”

刘梦琦恍然大悟,“不说我都忘了,她还有个总裁。”

蹲在地上浇花的岳清瑶回了回头,“你们别总扯上他啊,《翌日曙光》这部戏的片酬我拿到一半了,50万以下的东西,我还是可以举个牌的。”

刘梦琦干笑几声,“呵呵呵,平时给自己买点品牌东西都舍不得,我才不信你舍得花在这上面。”

岳清瑶认真道:“错了,名牌我还是经常买的。”

“少来,你买没买,我还不清楚。”

岳清瑶一个一个数着:“我平时买的立白洗衣粉,海飞丝洗发水,黑人牙膏,你跟我说,哪一样不是名牌?”

刘梦琦:“……”

罗香怡接了个电话,服装设计师已经到公司了,前台小姐领着她去了公司的服装室。

服装设计师叫做Jessie,穿着打扮很时髦,剪了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耳朵上吊着两个圆耳环。

Jessie看到罗香怡后,赔笑道:“怡姐,抱歉,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我是刚下飞机就赶过来了。”

“飞机误点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我们都能理解。”罗香怡看了看旁边的岳清瑶,“介绍一下,这位是清瑶。”

Jessie对着岳清瑶笑了笑,伸出手和她握了握手,“你好。”

岳清瑶和她握手,“你好。”

罗香怡道:“Jessie,这次时间比较赶,你看两周之内可否出成品?”

Jessie道:“时间上确实有点赶,不过我手头上本身已经有一些设计,两周的话应该没问题的。”

罗香怡道:“那行,清瑶她接下来几天都有通告,没办法来公司,你先给她量一量身。”

第32章hapter32

Jessie拿出随身携带的量尺,给岳清瑶量了肩宽,三围,并做了记录。之后,抬起头问:“清瑶对礼服有没有什么要求?”

岳清瑶支吾了一下,“我没什么要求。”

罗香怡补充道:“最好是能吸引眼球的。”

“明白。”Jessie笑了笑,“我们给明星设计衣服,一般都会吸引眼球作为出发点的。”

“酒店安排了吗?”罗香怡问。

“没安排酒店,和朋友说好了,住她家。”Jessie说:“我朋友也在这家公司,待会说过来这里找我。”

“哦哦,原来这样。”罗香怡道。

岳清瑶和罗香怡走后,Jessie坐了下来把自己之前设计过的草稿看了一遍,琢磨着哪一个设计比较适合岳清瑶。

此时,服装室的门打开,余欣洁从外面走进来,踩着一双高跟鞋,把地板踩得咯咯响。

Jessie当然认识国民女神余欣洁,很多服装设计师都希望自己的设计的服装能穿在她身上。

Jessie有礼貌地问了一声好,“余小姐,你好。”

余欣洁温柔地回了一个笑,“你是赞助商请来给清瑶设计礼服的吧。”

“嗯,是的。”

余欣洁脸上始终带着平和的笑,“我们家清瑶的品味我最了解了,要不,我给你一点建议。”

Jessie不大理解她这样做的目的,但她并不想有任何得罪她的地方,只得说:“能有建议,这个最好了。”

“清瑶平时穿的保守,但她呀,其实是个暴露狂,越暴露的衣服她就越喜欢,你知道的,她的身材好,平时也比较喜欢秀,所以,你给她设计衣服的时候可千万别太多布料,她不喜欢的。”

Jessie干笑了笑,“余小姐对她还真了解。”

“我和她认识好几年了,不了解都难。”余欣洁抱着双臂,嘴角扯起一个笑,别有意味道:“要是你给清瑶设计得好的话,下次我的礼服也可以尝试给你设计。”

Jessie意会地笑了笑,“能给余小姐设计衣服,那是设计师的荣幸。”

“那设计好之后,也给我看看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