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1 / 2)

疼地顺了顺她的背。

岳清瑶缓了缓,“我没事。”

萧政宇倒了一杯水给她漱口,“多吃点酸的。”

岳清瑶漱了口,抬起袖子擦了擦下巴的水,“嗯,我包里有梅,待会吃一颗就好了。现在才六点多钟,你别管我,去睡觉吧。”

“困不困?”萧政宇问。

“嗯?”

“不困的话,洗漱,去外面吃早餐。”

七点多钟出门,进了一家早餐店,叫了白粥,白粥的配菜很多,可以随意点,腌萝卜,盐酸菜,还有榨菜。

这些平时不怎么吃的东西,现在在岳清瑶看来,简直就是人间美味。昨天晚上没吃饭,今天吃到这么多开胃菜,岳清瑶一口气喝了两碗粥。

吃了早餐,八点不到。萧政宇再带着她去附近的公园散步。

萧政宇牵着她的手走在绿荫小道上,“最近通告怎样?”

“不多,就后天有《越战》的一个配角戏。”

萧政宇有些不放心,“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觉得能去拍戏?”

“我就演一个小配角,三天就拍完了,也没激烈的动作戏,没关系的。”岳清瑶怕他还不放心,再解释道:“而且,我就是想吐,身体没有不舒服的,多吃点酸的就好了。”

萧政宇并不想强迫她,“拍戏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别拿命来拼。”

岳清瑶正经道:“好的,领导。”

——

散步之后,岳清瑶回到公司,在大堂等电梯,电梯刚下来,她走了上去,黄姿雅随后上了来。

黄姿雅抱着双臂上下打量着她,“清瑶,昨天我看到你在妇产科,不会是怀孕了吧。”

岳清瑶从容地看了看她,“你确定你看到我了?”

“你和刘梦琦,不是吗?”

岳清瑶眯起眼睛笑了笑,“我昨天一天都在公司,你要是眼神不好,我推荐公司对面那家眼镜店,现在打八折。”

黄姿雅撩了撩头发,不屑道:“其实怀孕了也没啥,用不着遮遮掩掩的,女人嘛,最大的功能不就是生孩子吗。”

“那是你自己的给自己的定位,不要污蔑所有女人。”

“你……”黄姿雅瞪着她,却说不出话来。

岳清瑶打了个呵欠,“……好困。”

电梯门开了,黄姿雅气冲冲地跨了出去。

进了罗香怡的办公室,岳清瑶打了个招呼,“怡姐,早。”

罗香怡从电脑屏幕上抬头,“怎么样,那件事情跟你们家总裁商量了没有?”

“我跟他说了。”

“他怎么说?”

岳清瑶:“他说尊重的选择。”

罗香怡笑了笑,“那不是很好吗?”

“不好。”岳清瑶道。

“怎么说?”

“因为我有选择困难症。”岳清瑶坐在沙发上。

“我跟你说几件事,方便你选择。”罗香怡扶了扶眼镜,“《总会遇见你》已经签了约,要是你这个时候退出,就算理由正当,我们还是要给毁约金。”

“我知道。”

“然后呢?”

“我跟政宇说,让他给我时间缓冲一下,一切来的猝不及防,现在我自己也是晕晕的。”她希望可以继续她自己的事业,趁着自己热情正盛的时候去拼搏,然后再慢慢隐退和萧政宇做一对普通的夫妻。但是突然之间来了一个孩子,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原本只要把孩子打掉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规划去走,但是想到打掉的是她和萧政宇的孩子,有些喘不过气来。

罗香怡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是要逼你,跟你们总裁一样,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希望你的选择可以明智一点。”

“嗯,我知道。”

罗香怡继续道:“《越战》的那个配角,后天你就要进组,你们家总裁知道不?”

“知道的,我跟他说了。”

“你的戏不是很多,也没什么动作戏,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没问题。”

罗香怡看着她,“反正这两天没什么通告,你休息休息,也给自己以后打算打算。”

“嗯。”

袁航办公室,余欣洁也在气头上,她最近演的电影票房烂,电视剧收视烂,甚至回不了本,她年前开始谈的一部电视剧,制片人竟然落井下石,这个时候压片酬。

余欣洁冷笑几声,“电视剧一集6万,他当我乞丐?这么好打发?现在一个二线的都不止这个价!”

袁航道:“这部电视剧是时装剧,虽然片酬低了点,但是难度不大,没那么辛苦,你就当一边休息一边拍,行不?”

“不拍!还没开始合作制片方就这么恶心,等开拍了,还不知道有多恶心。”

袁航看着大小姐脾气的她,深吸了一口气,“欣洁,我的意思是先接下来,这部剧的原著在网络比较热门的,对你来说没坏处。当初《翌日曙光》就是先火了原著,再带动电影,威力你也看到了。”

提起《翌日曙光》,余欣洁更气,明明当初是定了她做女主角的,最后让岳清瑶抢了,“别跟我提那部电影,也别跟岳清瑶那个贱人,要不是她,我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袁航拿他没办法,“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余欣洁咬着唇看了看袁航,一屁股坐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不说话。

外面有人敲门,袁航看了看余欣洁,提醒道:“有人过来,你别再发脾气了。”

袁航对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黄姿雅从外面进来,“正好你们都在,有个天大的消息告诉你们。”

余欣洁瞥了她一眼,“什么消息?”

“关于岳清瑶的。”

听到岳清瑶,余欣洁和袁航都看着她,等待着下文。袁航道:“关于她,什么消息?”

黄姿雅笑了笑,“我昨天陪我姐去孕检,在妇产科撞见了岳清瑶。”

余欣洁微微讶异,“你是说她怀孕了?”

“有没有怀孕我不知道,不过看她欲盖弥彰的样子,*不离十了。”

余欣洁冷笑一声,“不用说,一定是某个导演或者制片人的。”

“应该不是。”袁航道。

余欣洁:“那是谁的,她和萧政宇又不是真的男女朋友。”

袁航若有所思,“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加上她现在有萧政宇做后台,更加不会做这种事。”

余欣洁不以为然,“那是你对她了解地不够深,在男人面前,她当然能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就算她不清高,有萧政宇做后台,制片人或者导演,也不敢碰她。”袁航分析道。

余欣洁咋舌。

黄姿雅抱着臂膀,“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按理说他们假装男女朋友,被戳破之后,萧政宇的家人一定不会允许的,可是,过了这么久,他们还在一起,也太奇怪了。”

余欣洁想了想,微微抬头看着黄姿雅,“你是说,他们假戏真做了?”

黄姿雅点了点头,“要是这样,岳清瑶怀孕就说得通了。”

袁航道:“要是你说的是对的,岳清瑶要是怀了孕,那萧政宇和她就有可能奉子成婚。”

余欣洁想到萧政宇要和岳清瑶结婚,心里很难受,“不,不能让他们结婚,现在岳清瑶仗着是萧政宇的女朋友,已经在娱乐圈横行霸道了,要是她做了传祺集团的女主人,我们还混什么。”

黄姿雅赞同道:“欣洁说得对,要是岳清瑶真的和萧政宇结婚,那我们这些跟她不和的人,就真的没什么好混的了。”

袁航叹了一口气,“现在只是我们在猜测,她到底有没有怀孕,根本没有确凿证据。”

“袁航,你找人查一查吧。”余欣洁靠在椅背上,抱着双臂,吊着退道:“她要是怀孕了,随随便便找个人跟踪,就能找出蛛丝马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