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1 / 2)

梦琦眼眶湿了,“清瑶,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想知道原因。”岳清瑶想了很久,始终想不明白刘梦琦到底为了什么要这样做。岳清瑶的孩子没了对她来说没有一点好处。

刘梦琦眼神空洞,脸上几分苦涩,“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你有一个爱你的萧政宇,一个什么都能给你的萧政宇,即使不用奉承,不用出卖自己也能在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而我,就不行了,我什么都没有。”

岳清瑶看着她,吸了一口气,“然后呢?”

“你还记不记得你陪我试镜的那次,后来唐世林说想让我演女一号,在这个圈子里混这么久,我也知道女主角不会那么轻易拿得下的。可是,你知道的,我今年27了,再过几年30,我错过了太多机会,要是再不好好把我这一次,那我一辈子都没办法浮出水面了,所以……”她最后还是出卖了自己。

岳清瑶想起那一次去北京探班,看到唐世林搂着她出了大厦,原来不是她多想了。

刘梦琦猩红的眼睛看着岳清瑶,“娱乐圈有多少潜规则,你是知道的,但是在这个圈子里,要么接受,要么退出。我已经退不出去了,我必须接受。”

这些岳清瑶都理解,当初她跑龙套,做群演,后来努力进了乐音传媒,也只是演一些小角色,这个圈子,并不是演技好就能一定红,没有后台,连展示的机会都没有。

要是以前,岳清瑶一定会为她心疼,搂着她安慰她,可是,她做了那件事,已经让岳清瑶心寒,“你说的这些跟你做那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因为余欣洁握住了我的把柄,她用那个把柄要挟我。”说着说着她的眼泪流下来了,“要是那些照片和视频传出去,我这辈子就毁了。”

又是余欣洁,不过倒也并不意外,她一直都在想尽办法拆散她和萧政宇。如果是她在背后指使,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叶子琦用手擦了擦眼泪,“我从头到尾都不想害你,我知道,那个孩子你也不想要,所以我才……”

“这个没有关系。”岳清瑶打断她的话,“我个人的意愿和你所做的事,不构成因果关系,我在意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出卖了我,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

刘梦琦擦了擦眼泪,“清瑶,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做了那件事之后,我没想过你会原谅我,也不求你原谅。”

“有些事情发生了,嘴上说原谅,心里依旧会记一辈子。”岳清瑶道。

“我知道。”

岳清瑶看着满脸泪痕的她,问:“那你现在开心吗?”

刘梦琦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说实话,如果可以,我宁愿回到以前。”

“如果你自己也后悔的话,那你就真的做错了。”岳清瑶站起来,看着她,“我先走了。”

有些路走错了,就再也没办法返回到原点了。

友谊也是,碎了,就再也补不回原来的模样。

岳清瑶下了楼,走出了刘梦琦住的小区。

一个穿着格子衫大约三十岁的男人迎面走来,他脖子上挂着单反,从岳清瑶身边走过,岳清瑶看了他一眼,总觉得很眼熟,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当他擦肩而过,带起了一阵风,岳清瑶莫名地心跳加速,停下脚步想了想,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一个双目圆睁,脸上带着血的面孔划过脑海,岳清瑶终于想起来了,他就是当初被余欣洁和袁航杀害的那个男人,连他身上的格子衫都和当时的那件一模一样。

岳清瑶回过头,看着他上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岳清瑶转身向着那一辆面包车跑,摘下口罩想要出口喊他,面包车已经开走了。

看了一眼车牌号,并记了下来,岳清瑶的心久久平静不下来,要是刚才那个男人的命运没改变,那他就会被袁航和余欣洁杀了。

可是,余欣洁和袁航为什么要杀他?

54.chapter54

岳清瑶心不在焉地开着车回家,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停下,对面大厦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余欣洁的一个面膜广告。

看着荧屏上的余欣洁,岳清瑶握着方向盘的指节泛白,坏事做尽的女人还能作为明星被追捧,天理不公。

这一次,不能再手软。

晚上,岳清瑶靠坐在床头看着四月份开拍的电影剧本,等萧政宇洗了澡,她放下剧本,看着他,“政宇,我有个事想跟你说。”

萧政宇走过去掀开被子在她旁边坐下,“什么事?”

“当初你为了报答我,答应了我三件事?”岳清瑶认真道:“还有最后一件事我没说。”

萧政宇看了看她,“说来听听。”

岳清瑶一字一句地说:“封杀余欣洁。”

传祺集团在娱乐圈占了半壁江山,完全有这个影响力可以封杀一个一线女演员。

萧政宇有点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做,“理由?”

萧政宇做事一向有原则,有分寸,岳清瑶也不想让他觉得这是在无理取闹,“我在拍《越战》的时候,余欣洁连续三天派人给我送了酸梅汤,而酸梅汤里面含有堕胎药。”

萧政宇问:“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今天找到了给我送酸梅汤的那个人,她说的。”

有人想害岳清瑶,而他却一点也不知情,萧政宇脸色骤冷,“是谁?”

岳清瑶顿了顿,“那个人只是个跑腿的,她也是被逼的。”

萧政宇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件事很严重,我会安排人查清楚。”要是真的有人想要害岳清瑶,那他绝对不会容许他存在。

岳清瑶问:“那封杀余欣洁的事?”

萧政宇淡淡道:“不难。”

第二天。

萧政宇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关景华叫到办公室。

在办公椅上坐下,萧政宇抬头看着办公桌前的关景华,“帮我查一查余欣洁的所有资料,要全的。”

“嗯,好。”关景华道。

“另外,目前集团下总公司和所有分公司和余欣洁有关的项目,列一份清单给我。”

“好的,没问题。”关景华摸不透上司的心思,小心翼翼地问:“萧总,怎么突然之间对余小姐感兴趣了?”

萧政宇面带冷色,“她触了我的底线。”

关景华点了点头,“那我去做事了。”

萧政宇刚开了电脑,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按下接听。

听筒里传来岳清瑶的哀嚎,“萧总,保镖是什么鬼?”

“保护你的。”

“没必要吧,我又不是被人追杀了。”一大早发现有个保镖出现在面前,说是萧总让他来贴身保护的,岳清瑶看着眼前高大威猛的男人,有点难以接受。

“有他跟着,我放心点。”

“可是有他跟着,我有耍大牌的嫌疑啊!”

“嗯。”

嗯又是什么鬼?

萧政宇说:“明星有一两个保镖跟着,正常现象。”

也是,一些一线明星出去赶通告都是带着保镖的。岳清瑶嘟喃,“说是这么说,可是我浑身别扭。”

“习惯了就不别扭了。”

岳清瑶:“……”

于静兰瞄了瞄那边带着墨镜穿着西装站的笔直的男人,“瑶姐,我觉得不像耍大牌,像黑社会大姐大。”

岳清瑶哭笑不得,她这样走在街上,大概胆小一点的人都不敢靠近她了。某些时候,岳清瑶觉得萧政宇真的有里面霸道总裁的范啊。

经过了一天的体验,她还是不习惯有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一直跟着她。并且,化妆室他都跟进来,好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