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1 / 2)

多看了几眼。

“其实,我觉得萧总要是做明星,一定很多迷妹。”于静兰道。

要是萧政宇做了明星,她的情敌至少会有上亿,想了想,岳清瑶道:“还是算了,留着给我自己一个人欣赏。”

于静兰:“……”

再往下翻,还翻到了余欣洁的脑残粉。

nc粉a:某个靠抱大腿上位的女明星真恶毒,因为嫉妒心所以煽动自己的金主封杀我洁,真恶心。

nc□□:谁说我洁的演技不好,别开玩笑了好吗,圈内的女明星有谁可以跟她比?而且,人家不仅演技好,颜值高,学历也高,秒杀那些没学历又没颜值的。

nc粉c:一如既往地支持欣洁,在我心中她是一个很棒的女明星。

……

于静兰偷偷看了看岳清瑶的脸色,道:“瑶姐,他们这群人简直眼瞎,完全看不到余欣洁丑陋的那一面。”

岳清瑶反而释然,“别管网络舆论了,说不准只是水军而已。”

“是啊,我之前还看过一个帖子扒余欣洁的,她红之前根本没什么好的作品,就是靠水军炒起来。”于静兰退出了微博,说:“要是能把余欣洁的真面目展示给大家看就好了。”

岳清瑶也在想这个问题,让所有人认清余欣洁的真面目,让她在娱乐圈彻底待不下去。

于静兰突然想到什么,“瑶姐,要不这样,下次你和她说话,她要是毒舌,我就偷偷录下来,然后公布,你说怎么样?”

“光凭录音,她一定会耍赖。”

于静兰捧着脸,“那怎么办啊,要是她签约了美国娱乐公司,一定比现在还嚣张。”

岳清瑶心里一直在想着那天在小区门口看到的那个男人。他到底跟余欣洁什么关系,余欣洁为什么要杀他?

要是能找到他,问清楚,或许就能让余欣洁再也爬不起来。

“清瑶,换衣服,准备下一组拍摄。”工作人员喊道。

岳清瑶道:“好的,马上来。”

岳清瑶再去换了一身白色的裙子,这一次拍摄背景是黑色的。

五点半的时候,萧政宇进了来,站在一旁看着在镜头面前摆着姿势的岳清瑶。

嘴里含着棒棒糖的于静兰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他,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来的?他的视线正落在岳清瑶身上,很专注,要是这个时候打招呼好像不大好吧。

还是算了。

负责人看到了萧政宇,赶忙含着笑过来寒暄,“萧总。”

萧政宇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好?”

“快了快了,还有几个镜头。”

等岳清瑶拍完了照,看到了萧政宇,赶忙过来,“你怎么来了?”

“今天去外面吃饭。”

“去哪?”

“日料店。”

听到日料店,岳清瑶立即兴奋了,“好久没吃了!”

萧政宇含着淡淡的笑,“快去换衣服。”

“嗯,你等我一下,很快!”

岳清瑶换了衣服,和萧政宇一起去了经常去的那一家日料店。进门的时候,岳清瑶看了看传送带旁边的位子,她已经很久没尝试坐在那个位置吃了。

以前都是一边吃一边看着各式各样的寿司从眼前飘过,味觉和视觉都得到了满足,但是现在她连坐在那里吃都有所忌讳了。

萧政宇带着她往传送带旁边的位子坐,“坐这。”

带着帽子遮住半张脸的岳清瑶四周看了看,“待会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这里比较隐蔽,应该没问题。”萧政宇选的是靠近里面的位子,一般人看到这里有人就不会过来了。

“那就坐这。”岳清瑶轻车熟路地坐下,泡玄米茶,调芥末酱油蘸酱,一套动作下来,还是那么利索。

萧政宇看着她乐此不疲地做着这些事,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兴致勃勃,但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你不是不喜欢坐这吃东西吗?”岳清瑶问,顺道把泡好的玄米茶放在他面前。

“以前不喜欢。”

岳清瑶看着他问:“近的我多?”

对上她的目光,萧政宇淡淡道:“嗯。”

岳清瑶一本正经道:“其实呢,这也是一种人生乐趣。”

从传送带上端下几盘寿司,岳清瑶打开上面透明的盖子,对萧政宇说:“你看,这些寿司做的多精致,其实食物做得精致并不能增加它的风味,但是能增加乐趣,就像现在,我看着它,就算不吃,也觉得赏心悦目。”

萧政宇认真地听她讲。

岳清瑶继续道:“就像生活,有些事情做了对我们并没有好处,甚至是多余的,但是乐于去做这些多余的事的人往往他们的生活都很精彩。”

“嗯。”

岳清瑶夹起一个三文鱼寿司,蘸了蘸酱,整一个放进嘴里,芥末的味道冲上大脑皮层,她皱起眉,眯着眼,过一会儿,她再睁开眼,“好吃,你也吃。”

萧政宇学着她夹了一个寿司蘸了蘸酱放进嘴里,芥末的味道确实很刺激,但是比起岳清瑶,他淡定很多。

岳清瑶看着他,“厉害,吃芥末你眼睛都不眨。”

萧政宇:“……”

吃了寿司,萧政宇并没有开车回家,而是去了城市广场,那里的夜景是这座城市最美的,还有摩天轮。

岳清瑶很兴奋地牵着萧政宇上了摩天轮,就像小学生一样趴在摩天轮的窗上,看着底下璀璨的霓虹灯,感叹着这一份美好。

“坐好。”萧政宇的语气像大人教训不听话的小孩一样。

“这里视野真的很好。”岳清瑶回头看了看他,“怎么想起要来坐摩天轮?”

“听说比较浪漫。”

“呃……”岳清瑶也承认,“好像有点。”

萧政宇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看看合不合适。”

岳清瑶看着萧政宇手上那一个香槟色的小方盒,“什么东西?”

“打开就看就知道了。”

接过,打开,里面一枚闪着金属光泽的铂金戒指,岳清瑶有点懵。萧政宇道:“戴上试试,看合不合适。”

“哦。”岳清瑶取出戒指,正要往食指戴,萧政宇忙阻止,取过戒指,“戴这只手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戒指很合适,岳清瑶抬了抬头,“无名指好像是结婚才戴的吧。”

“嗯。”萧政宇道:“现在就是在求婚。”

岳清瑶:“………………”

“你怎么不早说!”

萧政宇淡淡道:“现在说也不迟。”

可是她都没心理准备!太突然了!

岳清瑶看着手指上的戒指,总觉得很神圣。可是这么神圣的事情,刚才戴上去的时候完全没有神圣感啊。

岳清瑶抬头看着萧政宇,“怎么办,我现在特别感动。”

萧政宇看着她又惊又喜的模样,淡淡一笑,“要是被感动的话,那就嫁给我。”

岳清瑶咬着唇笑了笑,“这戒指都取不出了,不嫁也不行了。”

“你好像很勉强?”

“不不不,不勉强,我还打算,你要是不跟我求婚,我就买999朵玫瑰跟你求婚来着。”

萧政宇淡淡一笑,凑过来,在她唇上吻了吻。

岳清瑶抿了抿唇,“政宇,我特别想做一件事。”

“什么事?”

“我现在特别想睡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