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在梦里(1)(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722 字 9个月前

“重重,你昨晚说梦话了。”

一宿模糊不清的梦,害得她精神萎靡不振,耷拉着头往嘴里塞着油条,“说了什么?”

“说什么,不要请家长”叶芮侧头想了几秒,加了句,“还有数学什么的……”

陶苏摸摸她的头,“可怜的小虫儿,已经被高数折磨疯了!”

重重垂头丧气,惨白的肤色称得黑眼圈更显目,“每节课都上得我老脸羞愧,整个班逮我就叫学姐。难得逃次课,得,沈老师一看不见我人就点名!我都大三了,大三啊!”却还在补考大一的课程。

叶芮和陶苏两人听她的念叨,吃吃的笑。

下午的高数跟着大二选修课一起上。吃完早餐出食堂,碰到有认识的大二学生,打招呼都只有一句话,“下午高数去不去?”

她被大二学弟学妹戏称为“高数逃课指南针”。她去他们就放心翘课。

“关重重,关重重来了没?”上课铃声响起,讲台上的老师一开口就是找她。

重重无力地抬起自己的胳膊,“老师,我在呢。”

“好,那我们就不点名了。课本翻到34页,我们继续上周的课程……”

重重趴着桌上,借着前桌人的后背躲避讲台上随意扫视的眼神,小声跟陶苏碎碎念,“这周不是你生日吗,想怎么过,我们仨去大吃一顿?”

S大周三下午固定是选修课,像陶苏这种学分早都修够、也不用补考的人来说,同周末也没区别。

“我哥他们要来S市玩,顺便给我庆生。那天你和芮芮也一起来吧?”

重重下意识地拒绝,“算了吧,你先跟他们玩。等找个机会我们再过。”

“都是些一起长大的朋友,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那个和你很像的朋友,她也会来。说不定你们还能成为好朋友呢!”

“关重重,来,大三的学姐帮学弟学妹们解决下这道题?”讲台上沈泓均笑脸晏晏、语气温和,打着商量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是在为难压根没听课的人。

重重听到被点名,没有慌张淡定地站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凛然样儿。

陶苏的生日正巧是周六。

周末晚上出行的人不出意外的多,就算仨人提前半小时出门,还是赶上了交通拥堵。

到包间时,屏幕上放着《千年之恋》的MV,两只话筒随意摆着,可容纳二十来人的中包,只有寥寥数人。

“陶子,你们来了。”

“人呢?陶闽不是说人很多吗?”

“这间没有麻将机,他们去了另一间。大部分人都跟过去了。”

陶苏没在意,拉过重重给她们互相介绍,“这个就是我常说的小虫儿,关重重;这个就是我一起长大的朋友,沈菡。”

“予童,我问你件事。”沈菡强行把杨予童从麻将桌旁拽走,在靠近洗手间找了个角落。

“什么?快说。”杨予童对桌上进入白热化的牌面十分惦念,心神不定地催促她。

“你给我看过的,一张照片。上面有很多人,你、你哥、方绪南……你们都很小。上面除了你还有一个女孩,你记不记得她叫什么?”

沈菡说的照片杨予童根本没印象,小时候那样的照片太多了。不过女孩子除了她只有可能是她,有她的照片不一定有她,而有她的一定有她。

“关重重,你问这干什么?”

从杨予童那里听到确定的名字,沈菡的表情有些不受控制。

“没什么就突然想到了。你先进去吧。”

麻将桌周围挤了一圈看牌的人,打过三四圈,程莫及不耐叽喳的吵闹,唤过陶闽替他。

杨予唐和沈菡相继离开,打火机“啪嗒”声唤醒沉寂的黑暗、小孔喷涌的火苗轻易看清眼前人,面容清冷、寒目如炬。

等沈菡再坐回重重身边时,她和叶芮正在行酒令。

今晚她运气不佳,两轮下来酒都进了她的肚里。叶芮逗她,“想喝酒就直说啊,这赢得我嘴都干了。”

重重不理她继续倒酒,只是暗地里每杯都减了量。

“我们也加入吧,不过不罚酒,改玩真心话怎么样?”沈菡叫来陶苏,兴致勃勃提议道。

桌上的酒瓶基本都被重重包了,她很想叫停又不甘心,听到沈菡这么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换换游戏有利于改改运势。

不过事实证明,运气差换什么游戏都差。

第一局,重重输。

沈菡:现在有男朋友吗?

重重:没有。

第二局,重重输。

陶苏:初吻几岁?

重重:……15岁。

第三局,重重输。

叶芮:跟你初恋说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重重:谢谢。

连输三局,重重开始耍赖。第四局她怎么也不开始,捧着肚子哼哼唧唧叫着要去厕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