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现实短(2)(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549 字 9个月前

程莫及版试卷两天后就躺在了重重的邮箱,她打开一看,简直惊呆了,word文档上不仅有答案,还有详细的解题过程。拖到底,程莫及用红色加粗字体标记着。

“尽量理解,不行就死记。别给我丢人!”

重重花了两天时间记考题,其他时间都用来复习专业课,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好不容易熬到考试周结束,她心情很是明朗,程莫及果然名不虚传,光大题就蒙对了三道,她还是第一次交完卷后有轻松的感觉。

“我不能下学期再见到你吧?”沈老师边封着试卷,边调侃重重。

“那绝对不能,我有信心。”

重重头一次给程莫及发了短信,“我好像真的不用再见到高数老师了!为表示感谢,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请你吃饭!”

到晚上,他的短信才回过来,“怎么感谢不是应该我说吗?先记着吧,等我想想。”

重重难得没讨价还价,爽快应道:“没问题!”

考试一结束,陶苏和叶芮就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过年。

“你今年去哪?要不去我家。上次我妈打电话还念叨你呢。”叶芮卷着行李箱的衣物节省空间,跟坐在电脑前的重重提议道。

“不用了,代我向叔叔阿姨问好。明年就大四了,我考虑要不要考研,正好先复习着,然后年前要再去一趟小塘村。”

“又要去?还有,你之前不是说想出国吗?怎么又决定考研了?”

重重无力地靠在椅背上,“那怎么办,公费没可能,自费更没可能。实在不行就只有先工作了。明年就去不成了,今年再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大一刚进校时,重重有加入学校的社会实践部,小塘村就是大一暑假她参加的实践活动。虽然大二一开学她就退了部,但是小塘村却成了她每年都会找机会去的地方。

她过年不想呆在学校,也不愿意去叶芮或陶苏家时,就会去那里。

“那你记得随时报告行踪,别让人担心。”

陶苏递给她一大包东西,重重接过,很疑惑,“什么?”

“暖宝宝和围巾。那里冷,你带好”,陶苏扒拉额头的刘海,脸色不太自然地解释。

重重笑得开心,“正好我忘了买,谢谢!”

去小吃街的路上,叶芮想起陶苏下午在宿舍的反常表现,直呼想不通,“从山庄回来后,我还以为她要跟我们绝交呢。”

“她应该还是生气我有事瞒着她吧,也是我的错。”

叶芮正色道:“说什么呢,谁还没个过去啊,就算恋人也不用事事都知道何况只是朋友!别多想。”

一月末了,气温愈发冷,说话间的白气能从脖子口的围巾缝隙呼呼往外跑。重重舒了口气,感慨道:“幸好她给了台阶下,这下不用别扭到明年了。”

“跟校长联系好了吗?他去接你?”

“打过电话了。校长近来腿脚不太好,再说我也是去过两次的人了,不用人接。”

叶芮离校前反复叮嘱她,“随时保持手机畅通,一天一条短信报平安,知道吗?自己小心点。”

“知道知道,都记住了叶婆婆!”

重重提前买了腊月24的火车票,路上两天,到时正好能赶上小年夜。

小塘村只要一所小学,校长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和善老头,夫妇俩都是学校的老师,无儿无女大半辈子都在学校。

“张婶,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这个大葱是不是要洗了切?”

张婶抢过她手上的葱,连连拒绝,“不用不用,坐了几天火车了,你休息去吧我都习惯了也不累!”

重重也不出厨房,就站在旁边陪她说着话。

“张叔腿好点了吗?我带了点膏药,晚上您给他敷试试看,如果效果好我再买。”

“别瞎花钱,你叔那都是老毛病,人老了那还能没点问题。来,尝尝这个。”张婶夹了一块切片香肠,喂到她嘴里。

重重砸吧砸吧嘴,吃得很香,“张婶手艺愈发好了,加了糯米口感更好。”

张婶闻言很开心,“喜欢就好,走时多带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