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现实短(3)(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381 字 9个月前

重重摆着手,跟在程莫及后头,晃悠悠地两边倒,“张叔今天很高兴,好久没人陪他好好喝酒了。”

程莫及停下来,双手扶住她的两肩,问道:“你呢?”

“嗯?”重重仰着头,正好能从他肩窝处看见月亮,又大又凉,“我当然也开心啊。”

“你什么时候走啊,明天就年三十了?”

刚才吃饭,她助兴也喝了两口张婶特酿的“桂花酒”,得亏程莫及及时把酒杯拦下了,不过现在还是有点上头。

“我订了明天的机票,你跟我一起回。”

张婶把新被子抱到重重房间,她张罗着要给他铺上,被程莫及极力拦住了,“我来就行,您去歇着吧。”

张婶担心地看了眼床上倒头就睡的重重,“那你有事就敲我们门。”

回到屋里,张婶还是放心不下,对躺在床头看书的张叔念叨:“他俩住一起没问题吧?重重还醉倒了,哎,这丫头酒量也太浅了。”

张叔嫌她想太多,“我看那小程能特意找来,对重重就不一般,老婆子别插手年轻人的事。早点睡!”说完把书页一折,就准备睡觉。

“那丫头也是个苦命的……”

重重睡的床是单人折叠床,铁丝织成,躺上去有轻微晃荡,加一个人,力量会向中间聚拢。

一晚上都觉得自己在一个摇篮里,怎么翻滚都像被桎梏着,没有多余的地方动弹。

睡了一宿伸展不开的觉,重重醒来只觉得腰酸背痛,窗前的课桌上摆着两床崭新的被子,看样子程莫及早就起床了。

程莫及陪着张叔在门口下象棋,看到她出来,张叔边落子边对她说:“你张婶在屋里,快去吃早饭。”

张婶给重重装了好些腊货,猪肉、香肠,足足有一大包。“张婶儿,我吃不了那么多!再说学校也没地方放。”她从里面拿出一串香肠,“这个就够了。”

张婶不依,“那也给小程拿点,你回去也可以给老师同学分点。这里也没什么好的,就是这多,村民也送了我们好多也拒绝不了。”

好说歹说,最后张婶才同意不用都带走。

“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有时间再回来。”

张婶拿衣袖擦着眼泪,“别担心我们,自己在外边儿好好的。”

“你这老婆子干嘛呢!重重你别理她,明天就大四了,你也忙不用老惦记我们。”

“每次有志愿者来,张叔张婶都很高兴,这里老师就他们俩,在讲台前站了大半辈子,腿和肺都不太好,让他们去省里的医院看看他们也不愿意。两老一辈子省吃俭用,存的钱也都给学校用了。对我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也像亲生女儿一样……”

程莫及摸摸她的头,拿指腹替她拭了眼角的泪花。

他们落地S市已经将近11点,程莫及把在出租车上睡得昏天黑地的重重敲醒,“一会去超市,先清醒清醒。”

大年三十团圆夜,24小时营业的大型超市只有几个零星的店员在整理货架。程莫及推着购物车径直去了冷藏区,“要五花肉还是瘦肉?”

等了半天没听到回答,转身一看,她已经跑到了隔壁的货柜。

“三全好还是思念好?”她一手举一袋冷冻水饺,询问来找她的程莫及。

“不要顿顿吃速冻!”他拿过她右手的那袋,“思念!”

程莫及把她送回他家,把购物袋里的食品分门别类放进冰箱,钥匙门禁卡递到她手上,“你先去洗个澡,一会出来吃点东西。”

“你还不走吗?我不饿。”

没回答她的问题,程莫及直接把她推进洗手间。

煮了半袋水饺,等她洗完出来正好过了第三遍水,准备起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