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念此(1)(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771 字 9个月前

程莫及初五回去时,屋子里空无一人。

钥匙和门禁卡原样摆在茶几上,把厨房冰箱打开,里面除了半袋水饺没了,其他的也都没少。

他站在客厅给重重打电话,“在哪里?”

“宿舍啊,哦,你回来了?我还以为还要几天呢?”

“上次不是说要报答我?你收拾收拾,我半小时后到南门。”说完也没等那边的回复,直接把电话挂了。

她揣着所有的现金和□□,一坐上车就紧张地问他,“我们去哪吃?”

“素林斋。”

他嘴巴一张一合,重重就觉得口袋里的钱都飞走了。

她心疼地再三确认,“非要去哪?不能换地儿?”

前面正好是红灯,程莫及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她,肯定地告诉她,“不能!”

好在回来查了成绩单,高数确实过了,想一想也觉得不算太亏。

重重咬牙点点头。

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沿着原来法租界的梧桐路往里走,一处乍眼不会注意的角落里,推开古铜色院门,素林斋就在那里。

院落抬眼望去,不是苏绣屏风就是小红灯笼,颇有古代大家的风格,能把吃饭的店装修得如此附庸风雅又不落入俗套,想来老板也是有两把刷子。

穿着旗袍的高挑女子把他们带到一间房,留下菜单后缓缓离去。

“在这里就是不吃饭,看都看得饱,难怪一道菜那么贵!”重重原来只是从陶苏那里耳闻过这里,没想到真实翻开菜单,菜名都是街边能见到的,只是每道菜后面的零,见所未见。

也没跟重重商量,程莫及就敲了铃,唤人进来点菜。

“清蒸鲈鱼、大闸蟹三只、清炒时蔬、雪蛤一盅先上,再热壶米酒。”

他边念,重重边快速翻着菜单,脑中飞快地进行加法运算,就怕卡上的钱不够。

菜一道一道上,重重也渐渐想通了,反正钱不够就赖着他,谁让他下这么大狠心要来这里。心理建设做得很成功,可是银子吃到嘴里还是硌得慌。

“急着在学校干什么?”

重重抬眼看他,脸色如常,才答:“准备考雅思,我先复习复习。”

“要出国?”

说起这个话题,她就一脸纠结,无奈道:“还不知道是考研还是出国,我就是先都复习着。”

“你们新闻专业,国外不一定比国内学校好”,程莫及喝了口米酒,胸口灼热的厉害。

“是吧?不过还是对国外的新闻模式很好奇,想看看和国内有何区别。”

重重吃鱼喜欢从鱼背开始,一面的背已经快被她掏空,她的筷子又继续往鱼肚上落。

“那既然这样,为什么还犹豫?”

她吃完筷子上夹的鱼,叹了口气,“公费成绩可能不够,自费又付不起学费。”

程莫及想起自己出国那年,她到家里送他,坐在客厅散开的行李箱上,哭得不能自已,旁边的人看着都笑了,逗她问她以后要不要出国,她吸着鼻涕,鼻头眼睛都红红的,奶声奶气地答,才不要出国,不要离开家离开爸爸……

那时,她还在三年级留级,每天最难过的事除了不想做作业就是不能看电视。

虽说是请人吃饭,但饭基本都是请客的人吃了,一顿饭他就没动过几筷子。最后他唤服务员进来买单时,她都不好意思让他出一部分钱。

美人拿着账单进来,很懂事地直接走到程莫及跟前,重重佯装看不见,喝着剩余的一点米酒。“给她。”

哪像眼神被他逮住,也不顾什么绅士风度,直接让美人去重重那边。

定睛看了眼最后的“Total”,差点背过气,不是跟他委婉提了自己很缺钱吗,怎么这么没眼力见!

“可以刷卡吗?”

美人轻点头,微笑答可以。

重重慢动作抽出钱包里的□□,不舍地递给她。美人接到卡的那秒,对面的程莫及探身拿起账单,龙飞凤舞地签了自己的名,“先记我账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