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念此(2)(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457 字 9个月前

重重一听,果然停了,只是好像停得太突然,她开始疯狂地打嗝。程莫及开了灯,给她重新倒了杯水,笑她:“真没用!”

她气不过,自己这样还不是他招的。她小口喝了水,一杯见了底,打嗝症状才稍微有所缓解。

“还睡不睡?不睡就跟我走。”打嗝还没完全停,睡觉肯定是不能的。刚才情形那么尴尬,她也不想跟他在这里呆到天亮。

程莫及把衣柜里的羽绒服拿出来给她裹上,自己也穿了件,才拿了车钥匙出门。

凌晨时分的江边,除了瑟瑟的江风和对面的广告灯牌,再找不出其他。程莫及把帽子盖到她头上,两个人站在江边静默无言。

“那时候离开B市,怎么没说声?”

她从日记本里看到关山留给她的火车票和信件时,是关山自杀的第二天。关山嘱咐她,要她尽快离开火车去陵水,除了一个地址和电话号码,他也没有说更多。她对于离开这件事一直在犹豫,B市是她的家,这里有她所有的记忆,朋友、亲人和阿南。她拿着信件去找阿南,想去问问他,最重要的是她已经三天没见过他了。她用特殊暗号通知阿南后,就一直紧握着信纸蹲在树后,可最后却等来了他妈妈。

“你走吧,阿南不会见你了。你不要觉得阿姨不通人情,原先我就不太同意你们,但看在年纪小也就任凭你俩胡闹。你也知道我和他爸爸对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不希望你们再互相耽搁。你也是阿姨看着长大的,我也希望你好,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会尽力帮你,只是一点,你不能再找他!”

重重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强忍着哽咽,“他同意吗?”

“他会同意的,也必须同意。”

她也知道爸爸做了错事,很多人都不愿意原谅他,可是他是她爸爸,她没办法怪他,她想起来的只有他每天晚归疲惫的身影和扛起她时爽朗的笑声……何况最后他也极端地拿自己的生命企图赎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封了,三天后房子也会被查封。火车票是明天晚上的,但应该可以改签,她拿出行李袋装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和日记本,床上的趴趴熊、书桌上的星空笔筒、书架上的漫画书……很多东西她都舍不得,很是那些不是阿南送的就是爸爸买的,她就算再不舍也不想带走了。

她是天黑后出的门,没有和任何人道别,也试图避过所有认识的人。走过家门到院门,那道长长的马路,她脑子里一直想的是爸爸在信里留给她的话,“对不起,爸爸给女儿刚刚开始的人生,抹上了污点。如果以后你不愿说,你爸爸叫关山,没关系,爸爸不会介意。宝贝保重,对不起,今后爸爸要留下你一个人了!”

从今天开始,这步迈出开始,我就真的就是一个人了。

重重吸了吸被寒风吹红的鼻子,看着江里倒映的绚烂灯光,很久才答:“没必要。”

程莫及摸摸她被羽绒服包裹得严实的脑袋,叹了口气。

没敢在外边吹太久的冷风,程莫及把车厢里的暖气开到最高,又倒了杯保温杯里的热水给她。短短几个小时,情绪起伏太大,重重在后座躺着躺着就睡着了。程莫及把车停在南门,从后视镜看睡得双颊泛红的重重,安静地等着天亮。

她醒来时已经过了六点,探身确定她额头温度正常,程莫及又给她倒了杯水,看她听话地喝完。“我说的事你可以慢慢考虑,我不急,但是不要让我找不到你!”,得到重重犹豫的点头,才让她下车,“先吃了早餐再继续睡。”

手机有短信进来,重重从口袋掏手机才发现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是他的短信。“我接下来几天不在S市,你好好吃饭。以后,可以叫我程莫及。”

她长舒一口气,紧绷的头皮终于放松下来。

吃了早餐,她回寝室昏天黑睡到了傍晚。要不是手机铃声响,她可能还会一直睡下去。

“虫,干嘛呢,怎么半天不接电话?”

重重一张嘴发现睡太久,嗓子都干涩得说不出话。她下床喝了口冷水,才觉得好了点,“睡着了,没听见。”

“怎么大白天睡觉啊,不舒服吗?”叶芮觉得不对劲,连连发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