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念此(3)(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104 字 9个月前

连着几天没接到他的电话,重重以为是自己言辞恳切的说法最终说服了他,不管怎样,事情算是告了一段落。

下学期开学后,专业课又增加了好几门,重重抽空去了一趟辅导员办公室。听完她的来意,辅导员很遗憾告诉她,“今年的名额本来就不多,大多都集中在理工科。虽然你专业课确实很优秀,但综合成绩方面稍微落后了一点……这样吧,我也替你留意着……”

叶芮在办公室外等她,看她出来马上迎上去,“怎么样,怎么说?”

重重摇摇头,“希望不大。”

“老大去年不是说,可以在那边帮你推荐。也不用太灰心,学校不行就自己递申请,这样还能选你一直想去的学校。”

她们宿舍的老大,何闻君大二时去了加拿大做交换生。之前FB时听说重重计划出国,是有给她出过这样的主意。“不能去就算了,国内读研也一样。”

叶芮不高兴,训她:“说什么呢?你是真喜欢这一行,也想出去看看,干嘛就算了。有想做的事情,你就只管迈开脚走。”

“你就只有一个你,得到的失去的都是附属品,最后你还有你,那就不算输!”

重重感动地拦肩抱住她,叶芮受不了直呼肉麻,让她赶紧放开。

其实这话,她只可能对她说。因为只有她是孑然一身,没有父母家庭牵挂,她可以一个人走得很远,没必要困在一个地方总是遇见不想遇见的人,想起不想记起的过去……

接下来几天她除了上课,就是在研究国外学校的招生简章。

很突然的,某个晚上开始,她又收到了程莫及的晚安短信。像她压根发出那条短信一样,他的问句和语气没有丝毫变化。可明明自己手机页面上,那条言辞恳切的短信还赫然在列。不知道他是没收到,还是被别人看过后删了,总之她也没法确定,只能努力无视每天的短信。

程莫及电话打过来时,重重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浮现:该来的,还是来了。

“准备休息了?”

其实她还在电脑前,但为了避免通话太久,她还是淡定地撒了谎,“啊,对。躺床上了已经。”

“哦~今天这么早?还说带你去吃东西。”程莫及语气平静,像不知道她一撒谎就喜欢语句颠倒外带加语气词的说话习惯。

“你在学校?”晚上九点了,就算平时这个点没睡觉,也洗洗准备睡了。

“嗯,刚下飞机。”

话说三分留白两分,附加苦肉计。这是何曲招式一。他的原话是,“女孩子都想得多,你说一分她们会想两分,所以你大可以留空让她们猜。再者,你了解重重,这这丫头心软,你多装装可怜,什么强硬、拒绝她都忘了。

他对吃的极为挑剔,上次一起坐飞机他就硬是忍着饿,还是在重重的劝说下他才勉强吃了两口白饭。

她还在犹豫,那边程莫及稀稀疏疏开塑胶盒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你在干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