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念此(4)(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591 字 9个月前

清明节,她照例是要回陵水的。

结束白天的课程后,重重回宿舍随便收拾了几件行李,叶芮去食堂随便送她到校门。

“大晚上坐大巴真的没关系吗?明天走也不晚吧?”大巴不比火车,夜车总是让人不安。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没关系的”,她看见近在眼前的校门,催促叶芮回去,“去吃饭吧,我走了。”

叶芮心里意外的有些不安,她不停地叮嘱:“你小心点,警觉些,有些跟我联系。”

重重笑得很暖,每次出门还有人不放心,会担心叮嘱她,她举手保证:“好,一定。”

她买了20点的大巴票,车程三个小时,应该可以赶在隔壁强叔休息前拿到钥匙。离大巴出发还有四十分钟,候车厅晚上人也很多,四周很嘈杂,她带上耳机、拿出雅思书,努力摒弃着干扰。

一会儿她就彻底放弃了,叶芮可能是怕她无聊一直在微信上敲她,和她胡乱扯了两句后,就有检票员招呼她们检票上车。

明天放假的原因,这班夜车人出奇的多,每个座位都坐了人。一番推攘之后,她终于坐上了自己的座位。隔壁座位是一位抱着小孩的妈妈,孩子应该是困了,一直在哭叫。重重重新拿出耳机,划开手机才看见程莫及打过电话。

她戴上耳机,给他拨过去。

“在做什么,怎么不接电话?”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

“刚上车呢,人太多没听见。”

“上车?这么晚?”

重重往旁边让了让,好给妈妈腾出点位置哄孩子。

“嗯,明天放假我提前一天回去。”

车子开出去了半小时,程莫及还不提挂电话,孩子终于睡熟,在车子的晃悠颠簸下,她也有些犯困。“我有点困了,你也休息吧。”

哪知程莫及压根不接,“晚上坐车睡觉危险,你眯会,我一会叫醒你。”

电话一直没挂断,他应该是还有工作,键盘声隐隐约约从听筒里传过来。

车厢里的人渐渐都陷入沉睡,重重再也撑不住,就这么戴着耳机睡了过去。

程莫及没叫醒她,她是被强烈的刹车惯性撞到前座上,吓醒的。车上的人被扰醒,情绪都有些不快,一片叫叫嚷嚷。

程莫及听到她的惊呼,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重重也还没回过神,只看到司机下了车,她照实回答:“不知道,司机突然停了车。”

车上有男人跟着下了车,不一会就有人上来大声报告最新进展:“撞车了,别人拦着不让走,非要司机跟着去医院。”

“那我们怎么办?不能都跟着去吧?”

“对啊,我还赶着回家呢!”

“这司机到底会不会开车?有人受伤吗,重吗?”

整车的乘客都急躁地骂着司机,也有人下去了解情况,都不安生。

“我们的车和别人撞了,司机在和别人沟通。”

“你别下车,在座位上坐好。你看下窗外有什么标志,指示牌什么的。”

重重掀开不太干净的遮光帘,不远处显眼的蓝色指示牌上写着“距离陵水45km”。

“你坐好,别睡着了。看司机怎么安排,有情况随时给我电话。”说完还没等重重反应,他就挂了电话。

重重看着暗掉的手机屏幕,有些纳闷,刚自己要睡觉都不挂,现在倒好……

高速上的纠纷持续了很长时间,最终也没有商量出合适的解决办法,整车人都陷入烦躁地骂咧中。私了不通,只能叫来交警。

大巴今晚无论如何不能准时到达陵水,有的乘客在打电话约相熟的客车司机,其他人听到纷纷附议,反正今晚能到就行,重重举手表明也愿意一起。

程莫及再次打来电话时,已经是一小时后了,重重跟着大队伍站在高速应急车道上,等约好的车来。

“你下车干什么,知不知道站在路上有多危险?车来了你别跟着上,我最迟15分钟后到。”

被他莫名地吼了一通,重重也觉得火大,何况他挂电话太快,自己根本没机会反驳。压着压着,越想越气,两倍车费都给了,而且他怎么一声不说就过来!

程莫及远远看见她说的标志牌,渐渐放慢车速,他们目标太大,他靠近时几乎不费什么劲就看见了,后方挎着肩背着书包的重重。

他快速停稳车,拉起神游的重重就往副驾驶塞,随后重重地摔上车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