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清平愿(1)(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430 字 9个月前

白天被吓的次数太多,后遗症就是晚上她直接发烧了。

重重心里太心虚,难受起来只敢哑着声哼哼唧唧地叫。程莫及把家里的药箱翻出来,逼着她吃了两片布洛芬,又灌了两大杯白开水。家里冬天都会开暖气,被子只有两床,也都被他搬出来,裹到她身上。

“一会要是再升高,就去医院。”

她极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平时身体好,小感冒捂捂汗第二天都能好,其他的小病小痛,她也是能忍就忍。

“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你先跟你的温度商量商量。”

重重成功被噎住,她脑袋缩进被子里,只留出双眼睛,目光锁住在床边看电脑的人。

她手机在客厅里响起的时候,程莫及看了一眼睡熟的重重,快步出去按下了手机的响铃。

“你好,我是程莫及。”

叶芮拿下耳边的手机,确定拨出去的联系人,是重重。

“哦哦,您好。我是重重的朋友,上次在咖啡店见过面的。重重呢,她没在?”重重生日她只给她发了条微信,本想着晚上她能闲一点呢。

“她在休息。”

休息?现在?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分明写着“18:13”。

她赶紧准备挂电话,“那您先忙,等她回学校我们再聊。再见!”

挂了电话,程莫及又给她量了次体温。上面显示刻度不仅没降,反而又升了两格。

他从衣柜里拿了件外套,拍拍她被热气熏红的脸,“重重……你温度又高了,我现在要带你去医院。”

她整个人迷迷糊糊,浑身燥热,程莫及给她穿衣服抱她出门的整个过程,她只是稍微清醒了一小会儿,过后又睡了过去。

等她彻底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病房里没开灯,马路上的晕黄灯光照进来,病房里的结构她只能看个大概。旁边的桌上有水杯,她舔舔干枯的嘴皮,够起身想拿水杯。

“醒了?怎么样,还难受吗?”程莫及往杯子里添了点热水,递到她嘴边,慢慢抬起一个弧度,让她不费劲就能喝到。

心满意足地喝足水,她摇摇头,精神很好地回答他:“不难受。”

有多余的水珠沿着嘴角留下来,他毫不浪费地俯身替她擦干净。看她来了精神,才教训道:“看你以后再敢瞎胡闹!”

肯定不能让他知道,是为了吓他。重重被他说得呵呵笑,嚷嚷道:“我饿了。”

她头顶的药水还有一半,他伸手调了一下速度,对她说:“再等等,这瓶挂完。”

等药水完的过程太难熬,一滴两滴,滴了半天那瓶子里的量根本没见少。

“手机给我带了吗?”

“没有。”当时只想着快些带他到医院,哪里还能记着给她带手机。

“那你手机借我。”

程莫及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歪身躺到她没挂水的那边,把她的右手死死压在被子里。

“想看什么,跟我说?”他全权操控着手机,她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手指滑来滑去。

照片,没有;游戏,没有;视频,没有。

“你人生会不会太无趣,手机里竟然连张照片都没有。”

更别提能发现什么秘密了。

“那现在照几张?”

他调出手机相机,将摄像头对准身旁的重重。

她的脸也没处躲,只能借他的身体遮个几分。“你这就是故意的!我现在这样,还生着病……”

刚发完烧,脸上都是流汗后的狼狈,头发一缕缕、油光发亮,病房里只有一盏应急灯,这样的光线、这样的脸,能拍出的照片也可想可知!

程莫及不理会她的拒绝,咔嚓咔嚓就是好几张。她急得都快哭了,这人就是没安好心,平常自己打扮一番后,他都不提要存几张照片,现在趁着生病虚弱,没力反抗,他就这样欺负自己!

“你要再拍,我就……我就……”

“嗯?”程莫及很感兴趣她接下来的话,挑着眉期待地看着她。

“我就……就哭给你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