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清平愿(3)(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400 字 9个月前

重重坐在程莫及旁边,他们一帮大老爷们逮住难得的机会,拼命劝着程莫及的酒。

“这样喝,确定没问题?”程莫及喝酒来者不拒,豪爽得像是再喝白开水。

何曲形态潇洒地坐在一角,一派风流地端着酒杯,看程莫及的笑话,“他们多少年就等这一刻了。再有,这么多年我都没见他醉过,这些对他是小意思,放心吧!”

他们说话中间,重重注意到沈菡走到门口持续呆愣的人身旁,靠近他在耳语着什么。

“他们是男女朋友,很多年了!”

陶苏不知什么时候,也坐到她们那边,看她眼神扫向门口,语气淡淡。

“是吗?”

对于她用喝醉这个理由,把她俩骗来这件事,叶芮还耿耿于怀。见她过来说话,也不太爱搭理。

房间里一片闹哄哄,陶苏应该是从哪里听说了什么,坐在她旁边喋喋不休历数他俩的情感史。重重突然就有些厌倦,想走,可是替她代酒的程莫及还被包围着,她现在说要自己先走,多少有些不厚道。

“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跟我有关系吗?”

“……我以为你想知道。”

重重深看了被问得讪讪的陶苏,没有再继续答话。

她相信,这间屋子认识的人包括陶苏,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对是笑话。舅舅和侄子先后跟同一个女人在一起,现在又同时出现,任谁都觉得接下来会有一场好戏。

“你们不会有结果,他们家不可能同意!”陶苏信誓旦旦,语气中的肯定莫名就戳中了重重的笑点。

“可那都跟你没关系!”

陶苏一而再再而三的态度,令她有些恼火。今晚这样窘迫的局面,本可以推后或者说避免,可是她就这样让她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她既然已经知道她和方绪南的过去,那也应该了解,她不愿谈及过去的心情。

她确实没有作好准备,没有作好面对方绪南,面对程家,面对她过去的朋友的准备,可她,她信任的朋友,却就这样把她一把推了出去。

她时刻注意程莫及那边,看他终于有了间隙,连忙把手里的水杯递过去。“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他稳稳地握住她递杯子的手,转头看她,眉语目笑:“没事。”

“……”眼睛里的□□都快溢满整张脸了,还说没事。

“我们走吧,我想回去了。”

“叶子,我要送他回去。你跟我一起出去吗?”他喝了酒不能开车,重重也不可能让他一个人打车回家。

叶芮看了眼和别人拼酒拼得正欢的陶苏,虽说有些气她,但也不好丢下她自己先去宿舍。

“我等会陶苏吧。你那边需要帮忙吗?”

程莫及喝了酒,意识还挺清醒,只是牵着重重的手不肯放,倒还是能正常下楼。

“不用了,那你们……都小心点,别弄太晚,早点回去。”

交代完也觉得不太放心,万一陶苏今晚也不回去,她不用担心去处就怕到时候叶芮一个人落单。想了想,她去找何曲,拜托他到时送下她俩。

“不开心?”

程莫及靠得她极近,念在他酒是为她挡的份上,她也懒得推开他。任着他满是酒味的呼吸,尽数喷到自己脸上、脖子上。

“没有。”

“明明就有!”不像清醒时候的他,会刻意避开她不愿谈及的问题,这时的他能察觉到的只有她的心口不一,话语间也有了些不依不饶。

出了酒吧,在马路边挥手打车时,她都没在开口,像是否认也像默认。

两人在出租车后座坐稳,程莫及就像树懒一样把全身重力都落到重重身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